永利网站

1990年11月18日星期日,1990年10月20日星期六

五月 17th, 2019  |  文学

  叶倩玲阿姨要回美国了,她的皮箱都装得满满的,并排停在那儿待发。探亲期间,她似乎胖了些,眉字间也少了些焦虑,滋润许多,仿佛是淋了一阵春雨的树,精神缓过来了。中午,她把洁岚叫上楼,小声说:”来,帮我看看头上有没有自发。”

  这个周末,是洁岚倒霉的日子,也是李霞复赛的日子。李霞照例一早就在宿舍里亮她的好嗓门,还按她们老家的土法,一口气吞下两只生鸡蛋。

  洁岚仔细地找着,兴奋地叫道:”找到了,至少有五根!”

  ”该死!”她咬牙切齿地说,”复赛怎么不安排在星期天?”

  ”唔,真是个实心眼!”叶阿姨笑着点着她的额角,”快,帮我拔掉吧,轻一点。”

  她的好朋友颜晓新安慰她道:”怕什么,我们会在教室祈祷上帝保佑你!”

  洁岚帮叶阿姨拔自发,不料,阿姨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身边坐,小声地说:”洁岚,你想过不那么苦的日子吗?你现在太苦了,也没有家,早上这么早去学校,也没有什么热饭热菜,实在是……”

  颜晓新是独自一人回来的,她的脸被晒得红红的,情绪稳定,只是说,妈妈带她去郊区观察马了,她还说,马的脸相温柔极了。有一匹褐色的老马同她一见如故,她抱住它的脖子,它温和地闭上了眼睛,这使她终生难忘。那本速写本她带回来了,只是连夜把以前的临摹都一页页粘起来,准备重起炉灶。她没多提她母亲,只说那历史教师一共才一周假期,所以就匆匆赶火车去了。

  ”我并没觉得苦呵!我们几个作伴,很开心的!”

  洁岚说:”我们可以送李霞上车站!”

  ”跟阿姨走如何?”叶倩玲说,”我现在是一个人在美国,连讲话的人都没有,你去了,我就不孤单了。”

  ”送君送到汽车站!”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那儿?”洁岚很惊异。

  洁岚她们把李霞送上车,就返回学校。在校门口,她遇上了等候在那儿的刘晓武。

  叶倩玲用手理了理自己的鬓发,撇了撇嘴,说:”我们分居了。但是,他按月给我寄赡养费,那笔钱虽然不算多,可足够你同我花销,你可以每月有新衣服,有首饰。本来,我是想接我母亲去的,可她住惯了这儿,相信叶落归根,所以,这天大的好事就轮在你头上了!”

  ”你好!”洁岚说。没想到他这时候会出现。

  洁岚忽然觉得那干干瘦瘦,衣着灰溜溜的,喜欢吃各种药品的老奶奶十分可敬,她天天操劳着,但心安理得,忙忙碌碌,生活得有声有色。她不愿去异地,被一个不相干也不相爱的人养活着,过那种表面上舒舒服服骨子里却空空的日子。

  ”你好!”他向另两个女孩打招呼,”你们好!”

  ”小傻瓜,说话呀!激动得说不出话了!”叶倩玲阿姨等着接受洁岚的千恩万谢,”你总得表个态,我好去办各种手续,还得征求你父母的同意呀。”

  他们在校门口站住,多日不见,洁岚忽然感觉刘晓武有些陌生,又看了几眼,才看出变化,刘晓武新吹了头发,显得英俊倜傥,一件新潮T恤短短地扣在腰间,下身则是宽大飘逸的长裤,他说:”去宿舍几次,都没找到你。今天休班,所以……”

  ”我不想去!”洁岚说。

  ”我给你的信收到了?”洁岚着急地问,”解围的办法有了吗?”

  ”理智些,小傻瓜!现在多少人都向往去那儿!你哥哥都往我美国的公寓去了三封信,让我做担保。”叶倩玲阿姨说,”失去机会,你会后悔的!”

  ”什么信,你给我写信?”

  ”是有许多人想去,”洁岚说,”但我不想让您或者是另一个不认识的人来养活我。还有,阿姨,你为什么不找份工作呢?靠别人赡养多难受呵!”

  洁岚更急了:”你没收到?这封信的内容是秘密的!”

  ”你看不起阿姨?”叶倩玲面露愠色。

  ”那我赶紧回单位去找!放心,一定找回来!”他眉宇间闪过兴奋类焦虑的神情,”等我看了这秘密信,再给你答复!”

  ”没有看不起。”洁岚说,”只是,我不喜欢您这样生活。”

  ”你快去吧!”

  一向亲切的叶倩玲突然怒不可遏,她站起来,哼了一声,拂袖而去。洁岚呆呆地站了会儿,感到十分悲伤,也许她从此失去一个爱护她的人,她不知怎么会一下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的。她信奉直率,但这种直率可能只适用于同龄人,因为只有同龄人能相互通融得很深。

  ”一定,一定。”刘晓武跨上自行车,又回头补充了一句,”拜拜!”

  洁岚下楼把自己关在房间内独自沮丧了许久,后来,她听见叶倩玲阿姨的高跟鞋敲打着地面,沿着楼梯一路嗒嗒作响。李霞同颜晓新下午去医院看郭顺妹,她们约洁岚同去,她摇了摇头,她听说叶倩玲阿姨今天下午要上飞机,她一定要亲口同她道别。

  洁岚怅怅地站立片刻,她想着万一信丢了那就糟了,黄潼的那番话,一直在她耳边响着,她不愿给雷老师添乱。正想着,忽听有人轻轻地拍了她一下肩。

  李霞不满地说:”洁岚,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你真是个铁石心肠的丫广头!”

  ”郑洁岚,刚才那位是常到宿舍来看你的哥哥吗?”

  ”我有事。”洁岚解释道,”其实我很想念郭顺妹!”

  洁岚一回头,只见雷老师和颜悦色地望着她,她想着心里的顾虑是否已被老师察觉,因此脸就红起来,她没想到,雷老师是另一种思路。

  ”算了吧,情义不值钱,”她怒气冲冲,”刘晓武待你这么好,你也能把他拒之门外!”

  ”你别脸红!告诉我,他在什么单位工作!”

  自从李霞从刘晓武那儿得知歌咏决赛的真情后,她就整个儿变了个人,在她嘴里,很少能听见赞扬人的话。口吻里随时带着怒气和牢骚。仿佛心里有股子愤怒整日冲来冲去,一有决口就汹涌地扑来。

  ”公交公司!”洁岚说。

  ”别误会,这不是一回事。”洁岚分辩道,”我至今感谢他的帮助。”

  雷老师就是那种周密的人,她跟学生谈话总是设好一个大包围圈,等对方钻进去后,她再单刀直入,猛一下把圈子缩小:”你有几个哥哥?”

  但是,李霞怎么听得进洁岚的解释呢,她不由分说,挽住颜晓新的胳膊就走。门被当成泄愤的工具,狠狠地响了一声,只留下怅然的洁岚。

  ”就一个!”洁岚说,她很纳闷地看着雷老师。

  少顷,门外响起敲门声,洁岚还以为是叶倩玲阿姨,喜出望外地打开门一看,不由叫道:”你?”

  ”好吧!好吧!”雷老师拍拍洁岚的背部,”上课去吧,以后有机会,我去拜访你哥哥!”

  门外站着个中年人,脸消瘦,但身体宽宽的,是那种很有风度的正气的样子,只是他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使人感觉此人有点小小狡猾。这个人就是颜晓新的父亲,她们私下叫他”姓颜的”。

  洁岚这才感觉不对,刘晓武并不是她的哥哥,她抬起头来,正碰上雷老师那炯炯的目光:”我,这……”她觉得忽然已陷入有口难辩的境界,立刻,紧张得胳膊上的小汗毛也竖了起来。

  ”呵,她不在?”他欠过身子朝房内张望了一下。

  ”有话要同我说?”雷老师稳如泰山,她的目光在洁岚光滑的前额上停了一下,然后盯着看她的眼睛。

  ”她去医院探望病人了,一会儿就来。”洁岚应了一声。

  洁岚摸出手绢擦拭额头。可事实上,那根本没有必要,她挑不出合适的字眼来解释这个误会,”雷老师,我以后再同你谈好吗?”

  这个姓颜的平均一夭要来一次,每次都不空手,或带两只苹果,或是一只腆麟蛋糕,点点滴滴,像办家家似的。颜晓新对她的父亲十分冷淡,因为那次父女在小绍兴聚餐时,他拒绝再回到颜晓新的母亲身边去。这是一道深刻的裂缝,触目惊心,让酷爱这个家的颜晓新感到绝望。

  ”可以,不过,别大晚!”雷老师宽宏大量地说,”我随时都等着你来谈!”

  ”哦,没关系。”姓颜的露出轻松的神色,”我只是来送东西的。等工作单位落实了,要去市郊了,我就没法天天来了。”

  洁岚逃也似的往学校里冲,只感到雷老师的目光热辣辣地穿过她的背部。一种含混复杂的怒气油然而生: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居然变成个躲躲闪闪,见也见不得人的悬案了。雷老师用的,就是那种挽救人的口吻,这也大触目惊心了!进了教室,她满腹的火气无处发,拿起笔,在纸上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觉得不过瘾,又打了个大大的惊叹号!”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罐椰奶,说:”我看过广告,说这里头含锌含铁,晓新从小就贫血,吃这个有好处。”

  坐在洁岚身后的男生耗子大声叫起来:”你干什么?干什么?像判官一样在纸上打勾。”

  一罐椰奶就能力挽狂澜,根治贫血?洁岚觉得这个父亲有些滑稽,像为做好人好事而去找好人好事做的小学生,一片热心,但解决的只是一些皮毛。颜晓新每次收到小礼物,都沉吟片刻,然后轻轻摇摇头,仿佛不让自己为此感动,将此否定掉。

  他就是那种人,平时嗓门很大,只有上课时让他发言,嗓音卡在喉咙里,咕噜咕噜,像吹泡泡。他说这是天性,天生不是当学生的料。也许他向往早日到他爹的铺子里帮忙,他在那儿,嗓音肯定应用自如,宏亮得压倒一切。

  姓颜的走进屋子,看看女儿的被子,又摸了摸垫被,看得出,他是个细致的父亲,也许他只擅长做好父亲,却当不好丈夫。他肩那么宽,可不肯挑重头东西,把痛苦平分在一家四口的肩上。他拆散了家,从此,世上就多了四个破了家的人。

  第一节课,就是雷老师的数学课。雷老师同耗子之流恰恰相反,平素她不动声色,脸色灰灰的,靠颧骨那儿还时隐时现地出现块淡色的记,但当她夹着教案走上讲台时,她的脸就会出现一种美妙的光晕,仿佛数学中焕发出一种神力,罩住她并给她注入了力量。她讲课干练、精确,对心爱的公式们得心应手,她授课时有一句口头禅,在班里是众所周知的。

  他看出了洁岚眼光中的内容,因而对自己的举止也开始有所收敛,他在检查女儿衣食住行情况时,就有些缩手缩脚,就像在做一件分外的事。

  ”数学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它是一把万能的钥匙……”

  ”喔,这枕头太硬了些……”他嘟哝了一句,”该晒一下。我决定给你们在外面拉一根铅丝,粗一点的,可以经常晒被子。”

  正当雷老师带着宗教般的虔诚在背诵这句著名的口头禅时,有人无情地在门上敲了三下,打断了雷老师神圣的表情。

  ”房东老奶奶常常替我们晒的!”

  雷老师定了定神,走过去开了门,只听她说道:”你找谁?现在是上课时间!”

  ”噢,我多此一举。”他尴尬地说,”我走了,别忘了同晓新说一说。”

  不知对方答了句什么。雷老师雷厉风行地跟了出去,一直在外面逗留了三四分钟,而且,还反手把教室门紧紧地拉上。

  他把易拉罐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中央,然后很儒雅地冲她欠了欠身,说:”谢谢啦,再见啦!”

  ”问题严重!”耗子在后面自言自语,也许全班的同学都如此认为,因为雷老师向来珍惜数学课的每一秒钟。

  待姓颜的走后,才听见门口有汽车喇叭声。洁岚屏声敛气,忽然发现,楼上轻微的高跟鞋的笃笃声听不见了,她嗷地一下冲出去,只见房东老奶奶站在大门口,倚着门框,一只举起的手还在徐徐地招着。前方,一辆小汽车正疾速朝前驶着,一闪就不见了。洁岚踮起脚,扬起臂,但只见车后的淡淡的尘土拖出一条,而车已影踪全无。

  门终于开了,雷老师走进来,她轻轻地咳嗽一声,把眼光停在洁岚脸上,眼光中闪过一种让人看了心软的深深的失望:”郑洁岚,请你出去一趟。”

  ”叶阿姨真的走了?”

  郑洁岚惶惑地走出门,还没站定,就被劈头盖脸的埋怨声包围:”小岚,你在这儿干了什么错事?害得我被人盘间。你们班主任也真够凶的,她还让我出示学生证,岂有此理。好像我是个走私犯或是通缉犯!”

  老奶奶说:”是走了!她谁也不让惊动,就这么古怪的人。”

  站在面前的是洁岚的哥哥峻岚,他在苏州一个机械学校上中专,自洁岚到上海后,他们一次也没见过面。洁岚给哥哥去过两封信,可都不见回信。

  ”可是,我,我。”洁岚噙着泪花说,”我想同她道别。”

  ”我的信你收到了?”洁岚间。

  ”她留了信和礼物给你,”老奶奶说,”她很喜欢你。”

  ”怎么会收不到呢?”他振振有词地反间道,”你真是瞎担心!”

  洁岚从老奶奶那儿接过一封信和一个小首饰盒。信没封口,一张光滑的信笺上写着流利的中文。

  ”什么瞎担心,因为你没给我回信!”

  亲爱的洁岚:

  ”回信吗?我太忙了,大忙了。”

  分别总是令人伤感,我只能不辞而别。人生活在世上,有各种各样活法,你能选择,而我已难以选择。不过,我已不能挑剔什么了,我离开不了舒适,离开不了钱。你不喜欢我用丈夫的钱给你买礼物,那好,这副耳环是祖传下来的,送你留个纪念。愿主保佑你。

  洁岚不知哥哥在忙些什么。他是那种凭小聪明读书的人,平时只是应付功课,临考试才熬夜读书,往往也能混个中下水平。每年大考过后,出了考场他就把书烧了,说是它们害得他寝食不安。

  你的叶阿姨

  ”走,找个吃东西的地方,我下了火车还没吃早饭!”

  洁岚捧着信,默默地读了许久,品味不出内心的滋味,只感到心往下坠着。她打开那个首饰盒,只见里面装的是一副镶着翡翠的耳环,十分美丽,但古色古香,中学生戴上这个一定不伦不类,只有那种做妈妈的人戴上才好看;或是少数民族女孩来戴,让入觉得这是风俗,见怪不怪。这精巧的小东西上凝聚着叶倩玲阿姨的一片心。她把它们放在手掌上,珍爱地端详着。

  ”我想上课!”洁岚说,”数学课落下了就完了!”

  ”呵,哪里弄来这个宝货!是假首饰吗?”有人说,”真没出息!”

  ”我坐了火车专程来找你,你就这样?”峻岚火冒冒地说,”我已替你请了假了,要同你商量大事!唉,你也笨死了,落几堂课算什么?老师讲课像拉锯一样,来来回回要进行多遍,等她锯子再拉时,你留心些就行了!”

  洁岚回头一看,是哥哥郑峻岚,多日不见。他神色不怎么好,不如往常那样洋洋得意,但他在妹妹面前永远硬撑成个大亨,所以,一见面以一句虚张声势的训斥作为见面礼!

  洁岚永远拗不过哥哥,他永远都是一套一套的,自成体系。

  ”哥哥!”洁岚说,”这是叶倩玲阿姨送给我的,是祖传的。”

  兄妹两个一前一后走出教学楼,穿过空无一人的操场,洁岚听见哥哥不停地在她身后督战:”喂,喂,快点走,脚步大一些!”仿佛在押解俘虏。

  ”她回来了?”峻岚喜出望外,”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快将她的住处告诉我!”

  他们进了一家饮食店,峻岚叫了一笼馒头,又要了两碗面筋百叶双打。

  ”她已经走了!今天的飞机。”

  ”吃呀,你怎么像客人!”哥哥埋怨道,”装什么假!”

  ”该死!”峻岚气得眼珠子弹出来,像牛眼似的,”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害人不浅!”

  洁岚只能勉强吃了几口,哥哥的嘴是很厉害的,骂起她像骂女儿似的。她从小就反抗过,但他有一个政策:妹妹认真时,他就收敛些,妹妹气头过去,他又死灰复燃,所以对哥哥,洁岚只有甘拜下风。

  洁岚弄不懂他为何气得如此咆哮:”你又没说过要我通知你……”

  峻岚狼吞虎咽着。他是个被宠坏的男孩,一向讲究吃穿,不知怎么,尽管食量很大,但他人很瘦,脸窄窄的。他考上中专后,总觉得是家里的功臣,动不动就向父母要钱。他的一身秋装都是名牌,可由于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所以也显不出名牌的气派,有些浪费。

  ”你是木头人?有没有头脑!”他更凶了,而且,真像洁岚害了他什么似的,气得呼呼乱喘,”我要见了她,准能让她带我去美国,做她的干儿子也认了。呵,那样我能看到著名的赌城,还能去超级市场买豪华汽车,噢,这种机会被扼杀了!”

  ”你呀你,你从舅舅家搬出来,就把这条路断了,害得我也不敢上门去!其实舅舅也蛮客气的,就是脾气阴阳怪气,容子也是个好心肠!”峻岚说,”害得我只能去投奔刘晓武,他在公交公司!”

  ”你光想享福,难道那儿地上有金子捡?叶阿姨自己还靠别人养活呢!”

  ”我晓得的!”

  ”反正,”峻岚往上翻翻眼皮,”我在学校里混够了,他们居然处分我。”

  ”你晓得?”他的眼睛弹出来,”你们来往过了?”

  ”处分?”

  ”他常来看我,很照顾我。”

  ”嗯,就为上次旷课,还有所谓的早恋。妈的,给我记个大过!”峻岚轻描淡写地提道,仿佛是做错了一道题目,”随他们去,反正是处分,又不是罚款。”

  ”刘晓武人不错,可是,你别跟他多来往,他思想太复杂。”峻岚说,”我的话不会错,十六七岁的青少年跟你们中学生不一样,特别是你,头脑大简单!”

  ”那么,你这次又旷课了?”

  峻岚用手比划着,竟忘记吃馒头了,翻来覆去兜着圈子谈了半天,因为他总避着什么,所以谈不畅,空空的,同废话也差不了多少。未了,他话锋一转,说:

  ”不,这次是专程来照料病人的。吃一堑长一智,我说你病了,学校就准了三天假。”峻岚笑笑,胸有成竹地说,”你总不会去告发我吧?”

  ”叶倩玲回国探亲了,你见着她了吗?”

  ”那个女生也来了?”洁岚不满地问。

  ”叶阿姨吗?她已经回来了?”

  ”不,不,我们分道扬镳了!”哥哥说,”你看我干吗?难道我会是一个想不开的吞安眠药的傻瓜吗?曾经有过,何必永远拥有?这支歌可以给你洗洗脑筋。她是校花,追求者一大帮!喂,向你透露个消息,刘晓武有女朋友了!”

  ”估计是,妈妈信上说她十月中旬回国,今天几号了?肯定已到了。”峻岚焦虑起来,”我还以为你同她接上关系了呢,特意请了假来会她的!”

  洁岚的头一下子涨开了,她不知刘晓武会怎么对峻岚谈到她。

  洁岚说:”妈妈没告诉你她住哪儿?”

  ”是个女中学生,很漂亮,他就说这些,死不肯透露女友的名字。嗬,恋爱有什么意思,一场空!我劝他别去赶这时髦,他说这女生天下无双,他还说觉得她像天使!”

  ”废话!叶倩玲这样的阔佬回来总是住高级宾馆的!这怎么能预料!妈把你的学校告诉她了,她回来,应该来找你的,你很讨她喜欢!”

  洁岚的心怦怦乱跳,她感觉两腮热腾腾的,那曾是刘晓武向她表白过的话,当时,他话的原意就是如此。没料到,一段日子过去后,他仍对此矢志不渝,念念不忘。尽管这一切都变得很遥远,但此刻,真像特写镜头似的推近时,仍会带给她莫名的温情。

  ”叶阿姨的娘家听说就在外公家边上不远,是不是能去那儿问一问!”

  ”你怎么了?”峻岚说,”无精打采的样子,你得好好读书,否则,我们家就出不了一个大学生!要靠你撑门面的!”

  峻岚立刻兴致勃勃:”太好了,你也有聪明的时候,那样吧,你去办这事,越快越好!”

  他就是这样,很放纵自己。但对妹妹的要求却从不含糊,一丝不苟,摆出长子的架子,洁岚也习惯了。她告诉峻岚外公受伤的事,他点点头,说:”好,你给我个地址,我去看看那老糊涂!对了,借些钱给我,得买些礼品,他是我妈妈的老子,也算是家里的老祖宗了。”

  ”我们一起去!”

  洁岚从床底下的箱子里拿出些钱交给峻岚,又陪他走到车站。一边走,峻岚就一边不耐烦地催道:”快点!快点。跟女孩子一块就是拖拖拉拉,无法潇洒!”仿佛是洁岚有求于他。

  ”不,我去做这事不合适,”峻岚说,”你去找容子,让她陪你去!”

  ”看完外公你还来吗?”洁岚问。

  洁岚还在犹豫,峻岚已决定快刀斩乱麻。他说了声:”你去办吧,隔几天我来找你问消息。”话音刚落,他已走到店门口,又回过身说:”对,你去付一下帐,我没有上海粮票!”

  ”你让我三天假期都泡汤吗?我想好好玩玩,放松一下!”峻岚说,”我住刘晓武那儿,这两天基本排满了,可能抽不出空来接待你。”

  郑洁岚赶回学校,已是第三节课下课。操场上围了一大拨人,她看见李霞是那拨人的中心,她两眼光闪闪的,脸上像涂了腮红,粉粉的,挥着手臂在讲着什么。

  他把自己看成是重要人物,举足轻重。不过,假如他很谦虚,洁岚反而会感觉不怎么正常。

  洁岚走近了,才听见她说:”评委让我回来等通知,反正能不能上决赛我不能保证,可是我发挥了最佳水平,估计问题不大。”

  目送峻岚上了车,洁岚才打道回府。她想着哥哥的垂头丧气。受了处分,他一定是很沉重,只是不愿气馁,硬在那儿摆出潇洒的样子罢了。峻岚胆子并不大,充好汉时,口气狂得很,看起来十分滑稽,洁岚今天一句也没冲着他发火,因为他已经受到大教训了,她有些体悯哥哥的落魄。

  ”张玥怎样?”

  回到宿舍,李霞和颜晓新已经回来了。她一走进门,她们都争先恐后地发布新闻:

  李霞的声音轻下去:”她看来危险了,唱第一句就没处理好,破了句!后来评委同意她再选一首唱。”

  ”喂,郭顺妹胖了许多,”李霞说,”比我活得还好!”

  ”第二支歌唱得怎样?”有人问。

  ”她谈笑风生,风度好极了!”颜晓新补充着。

  ”还可以。”李霞说,”但肯定是要扣去点分的!复赛的竞争这么厉害,得分差零点一分都可能落榜,都是从初赛过来的强手。”

  ”知道吗,你们班主任每天去医院给她补课!”李霞点点头,”这个雷淑敏真是很耐心,是个雷锋阿姨!”

  颜晓新说:”这下,她父亲也灰掉了吧?不会再请客了吧?还有她母亲,把女儿看得那么重!”

  洁岚不喜欢李霞轻慢的口吻,她仿佛总在揶榆一切。洁岚说:”雷老师是我最尊重的老师。”

  李霞点点头:”这是肯定的。张玥出来时都哭了!这也叫命中注定,替她惋惜也没用!”

永利网站平台,  李霞立刻尖叫起来,”好了,好了,别摆出正宗的样子!”

  洁岚有点为张玥难过,中午放学,她特意到张玥的教室去看她。张玥的午饭每天是由保姆送来的,她家保姆总是拎着个三层的大保暖盒匆匆而来,风雨无阻。今天也不例外,那精致的饭菜,浓浓的汤放满了她的课桌。

  洁岚将那罐饮料给了颜晓新,忽然发现放在桌上的那个小首饰盒不见了,只有那封信还在。她紧张起来,手心都出汗了、到处翻到处找,可就是不见踪影。

  张玥正在吃饭,见洁岚过来,就赶紧扒拉几口饭,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对保姆说了声:”吃饱了,你回去吧!”拉着洁岚的手一口气跑到报亭那儿。在那儿站下后,两人相视一笑,谁也没有把千松升。

  颜晓新问:”喂,你找什么?”

  小风轻飘飘地拂来,挟裹着微微的凉意,吹在额头上舒服极了。同张玥在一起,洁岚总有种松弛、愉快的感觉。张玥今天穿的是粉绿色的薄薄的毛衣,宽背带的深绿方格的裙子,皮鞋也是暗绿色的,在秋天淡淡的阳光下,她就像一株天真烂漫的小树,非常之清新。

  ”一副耳环,是叶阿姨送我的。我记得放在桌上的,现在不见了。”

  ”你真漂亮!”洁岚由衷地说。

  ”呵,失窃了!”李霞从床上跳起来,尖刻地说,”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拿的?那好,你去报公安局吧!”

  ”从来没人这样说过。”张玥那对有点特别的眼睛闪着欣喜万分的光,用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尖,”你是第一个赞美我的人,妈妈说我又丑又粗。确实,妈妈是漂亮,她年轻时的照片简直像天仙!”

  ”我不是这个意思!”洁岚让她逼得喘不过气来,”请你别误会。”

  张玥情绪很好,这女孩平素内向文静,可在洁岚面前一说话就滔滔不绝。洁岚刚提起上午的复赛,她就说:”我上午出了个大洋相,还好,后面一个歌发挥好了。你知道不,李霞唱得好极了,假如我是评委,肯定会投她赞成票的,我觉得她希望比我大!”

  ”算了吧!”李霞说,”反正,没人会干这种事的,你不相信可以来捉赃!”

  ”最好能在电视里看到你们两个都得奖!”洁岚笑着说。

  洁岚急得团团转,她真受不了李霞这样的冷讽热嘲。这些日子,李霞总是斜着眼看她,目光冷冰冰的,像着了什么魔,让洁岚看了周身寒彻。究竟为什么,洁岚一无所知。颜晓新听了李霞的话,走过来,说了句公道话:”何必这么呕气,洁岚,我帮你找!”

  张玥把洁岚的手拉得紧紧的,说:”我也这么想!洁岚,等会儿潘同表哥要来问我复赛的情况,我们去校门口等他一会儿好吗?”

  两个人又是一番忙乱,还是一无所获,洁岚心里充斥了一种闯了祸后的自愧。她拿起信封,无意中瞥见信封上多了一行小字,定睛一看,只见上面留着哥哥一律往左倾斜的怪字:那首饰由我代为保管,就像电影里面红军留借条一样。

  操场上活跃着一帮精力过剩的男生,都穿着背心,背心后面烫着鲜明的数字,喊声不绝,她们并没感到好奇,因为男生们似乎永远不会厌倦运动和竞争,每天中午这儿都有篮球的赛事。而篮球队里,似乎集中着全校最优秀的男生。

  ”看看,”李霞高高地翘起下巴,”我说过,这儿没有窃贼吧!你那个哥哥也真是手脚灵敏。哈,要是报了公安局那就好玩了。”

  ”他们个子都很高。”张玥漫不经心地说,”不知是个子高的人才去参加篮球队呢,还是篮球队的人个子长得快?”

  洁岚很火地回敬了一句:”你就喜欢事情搞糟对不对!”

  ”可能都有点吧!”洁岚说。

  ”好尖刻的女孩!”李霞双手插腰,凶凶地说,”你为什么把我看得这么坏!”

  球场上,背对着她们的五号队员忽然远距离地来了个潇洒的投篮动作,只见那球在半空中划了个幅度很大的弧线,不偏不倚进去,连网圈都没擦到一下。那五号不仅球艺高超,身材也是独一无二的挺拔,宽宽的肩,长长的腿,就像个篮球运动员。

  两个人都陷入了僵局,仿佛把说话的余地都排斥掉了。十分钟的沉默之后,颜晓新说了句打圆场的话,可那话轻飘飘的,根本无力打开那两个女孩内心的结。说不出为什么,反正那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影早已经笼罩在她们心上,它像一层黑雾,挡住了双方的视线。本来,它还是零零碎碎的,但经过这一天两次的交锋,它得到了证实,变成一种结结实实的成见。

  洁岚和张玥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噢,好球!”

  从那一刻起,这个俱乐部其实就不存在欢乐了,颜晓新曾竭力调节气氛,可一无所获后就一下子走起极端来:她不理她们两个,认为应该生这两个翻脸不认人的女孩的气。

  那五号回过脸来,她们两个这才发现,原来那打得一手好球的就是潘同!潘同在球场上驰骋着,好球一个接一个,令人眼花缭乱。她们两个自动地为他当啦啦队,为他加油。潘同脸色严峻,并不朝她们多看一眼,但他的打球动作却更加洒脱了,进球越来越频繁。

  这个宿舍变成个单调的卧室。洁岚整日在教室里用功,外界的因素促使她的中考成绩一跃为全年级第三,她总是怕回这冰冷的地方,天天挨到天黑透了,校工来锁教室时才匆匆回家。颜晓新则极有耐心地一笔一笔在那儿画马,她的笔法变得成熟,而且一沉浸其中就听不见任何声响,总是给轻手轻脚摸进来的洁岚一个执拗的背影。

  ”我没有兄弟姐妹,太不幸了。”张玥说,”真想有个哥哥!”

  至于李霞,她早放弃练声了,也不知她在哪儿混,反正不到点她是绝不会回宿舍的,每晚回来后,她总是忙忙碌碌准备第二天的装束,发现衣角皱了,就倒一茶缸烫水,用茶缸底在折皱上熨来熨去。她新买了许多五颜六色的衣服,光比试它们就得好长时间。听说李霞中考成绩一塌糊涂,有两门开了红灯,洁岚很为她难过,可她本人,脸颊放着光彩,活得有滋有味。

  ”我有哥哥,但是……跟没有也差不了多少!”洁岚愤愤地说。

  一场球赛完毕,潘同抱着外套走过来:”我过来时正巧他们篮球队少人,我就成了一员候补的大将。张玥,上午怎么样?”

  ”爸爸估计说我会取胜的。”张玥说,”其实失败了我也能想开,机会多得是!”

  潘同说:”但是,把握每一个机会才是聪明人!”

  洁岚默默无语,她不知是否该把那抽烟事件的真相告诉他。潘同也看出洁岚那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说:”发生什么意外了?”

  ”没什么!”

  ”不,不,你一定遇上难题了!”潘同认真地说,”如果相信我,请告诉我!”

  张玥插了一句话:”请问,我可以申请走开一会儿吗?那个后来的五号打得比二哥哥还好,我情愿看打球去!”

  潘同挥挥手,把张玥放跑,对洁岚说:”你们的班主任过来了!”

  果然,雷老师拎着包从校门口进来,她行色匆匆。一直走到近处,母子两个才对视了一秒钟。洁岚发现,在校园里,雷老师看自己的儿子时,也带着那种师长的目光。

  ”这是一种职业原因。”潘同说,”妈妈在家就把我当学生,从我出生的第一天起,她就开始批评我。”

  ”她很爱你,看得出的!”

  ”我不否认这一点。妈妈对我期望很高,可我既不是神童又不是天才。”潘同说,”也许她觉得事违人愿。不谈了,好不好?我要回学校去拼搏,我答应她五十岁生日时送她一张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不想食言。”

  ”等一等!”洁岚叫住他,把黄潼的事件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当时就不该搞得那么厉害,现在连后路都没了。”潘同皱着眉,”我母亲在争取评高级教师,她毕业于名牌的师范大学,又工作那么多年,理所当然应该评上。可是,竞争很厉害!”

  ”这事责任在我,不会影响雷老师吧?”

  ”这你就大幼稚可笑了,学生一个错误的反映,班主任误以为真,还报到校方作出处理决定,这也算是班主任工作疏忽,治班不严。别人会找到话柄的。”潘同说,”能不能半年后再讲?那时职称都解决了,万无一失!”

  ”为了那事,黄潼受了大委屈,校团委撤了他校报主编……”

  ”校报主编有什么当头?”潘同说,”当代青少年的方向是务实不务虚!”

  潘同那轻描淡写的态度深深地激怒了洁岚,她突然感觉到他的自负和漠然,可她不想同他争吵,不忍用辛辣的口吻激怒她喜欢的人。她涨红着脸,几乎要口吃起来:”这,这对你也许无所谓,但对黄潼很重要!”

  她说完,拔腿就跑。潘同没叫她,她也知道他绝不会向她这样的女孩认输,他那么高大,完美,是个傲气十足的男生。她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突如其来地维护黄潼,就像死死地要捍卫一种弥足珍贵的东西。她跑着,打着颤,心里酸酸的,也许潘同会永远生她的气,她再也见不到他真心的微笑了,想到此,几乎要落泪。

标签:,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