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江郎才尽的有趣的事轶事,论语精讲

五月 25th, 2019  |  文学

  【原文】

jiāng láng cái jìn
淹乃探怀中得五色笔一以授之。尔后为诗绝无美句,时人谓之才尽。《南史江淹传》
江郎:指南朝江淹。原指江淹少有文名,晚年诗文无佳句。比喻才情减退。
作谓语、定语、宾语;用于书面语 黔驴技穷、江淹才尽、江郎才掩
出类拔萃、初露锋芒
不为已甚、迷魂阵、兵未血刃、贪而无信、清谈高论、云程发轫、珠玉之论、矢口否认、心烦意闷、自有公论、……
江淹,字文通,他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一个鼎鼎有名的文学家,他的诗和文章在当时获得极高的评价。可是,当他年纪渐渐大了以后,他的文章不但没有以前写得好了,而且退步不少。他的诗写出来平淡无奇;而且提笔吟哦好久,依旧写不出一个字来,偶尔灵感来了;诗写出来了,但文句枯涩,内容平淡得一无可取。于是就有人传说,有一次江淹乘船停在禅灵寺的河边,梦见一个自称叫张景阳的人;向他讨还一匹绸缎,他就从怀中拘出几尺绸缎还他。因此,他的文章以后便不精采了。又有人传说;有一次江淹在冶亭中睡午觉;梦见一个自称郭璞的人,走到他的身边,向他索笔,对他说:文通兄,我有一支笔在你那儿已经很久了,现在应该可以还给我了吧!江淹听了,就顺手从怀里取出一支五色笔来还他。据说从此以后,江淹就文思枯竭,再也写不出什么好的文章了。《南史》中除了记载以上故事外,还记载了一个类似的索锦的故事,发生在张协与江淹之间。
南朝的江淹,字文通,他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一个鼎鼎有名的文学家,他的诗和文章在当时获得极高的评价。可是,当他年纪渐渐大了以后,他的文章不但没有以前写得好了,而且退步不少。他的诗写出来平淡无奇,而且提笔吟握好久,依旧写不出一个字来;偶尔灵感来了,诗写出来了,但文句枯涩,内容平淡得一无可取。于是就有人传说,有一次江淹乘船停在禅灵寺的河边,梦见一个自称叫张景阳的人,向他讨还一匹绸缎,他就从怀中掏出几尺绸缎还他。因此,他的文章以后便不精彩了。又有人传说,有一次江淹在冶亭中睡午觉,梦见一个自称郭璞的人,走到他的身边,向他索笔,对他说:文通兄,我有一支笔在你那儿已经很久了,应该可以还给我了吧!江淹听了,就顺手从怀里取出一支五色笔来还他。据说从此以后,江淹就文思枯竭,再也写不出什么好的文章了。
江淹曾不无得意地对弟子说:吾本素官,不求富贵,今之忝窃遂至于此,平生言止足之事,亦以备矣。在这种养尊处优的环境下,江淹再也没有写出好的文章。江淹的文思枯竭,江郎才尽。
其实并不是江淹的才华已经用完了,而是他当官以后,一方面由于政务繁忙,另一方面也由于仕途得意,无需自己动笔,劳心费力,就不再动笔了。久而久之,文章自然会逐渐逊色,缺乏才气。(节选自《应用写作》1995年第8期《但愿江郎才不尽》)
历史上的考证
很早就有人怀疑江郎才尽的真实性。古直《诗品笺》引张溥的话道:江文通遭梁武,年华望暮,不敢以文陵主,意同明远,而蒙讥才尽。世人无表而出之者,沈休文窃笑后人矣。意思是说,江淹生怕梁武帝妒忌,故意说自己才尽,这种情况不被后人了解,沈约知道了一定会笑话,因为沈约就有这样的经历。据《梁书沈约传》记载:约尝侍宴,值豫州献栗径寸半。帝奇之,问曰:‘栗事多少?’与约各疏所忆。少帝三事。出,谓人曰:‘此公护前,不让即羞死!’沈约乃一代饱学之士,然在文人皇帝面前却唯有避让三分,以免招致祸端。我们说他识时务也好,说他工奉承也罢,然而文人皇帝对文士的钳制与文才的扼杀却是不争的事实。更有甚者,善为诗赋的江淹遭梁武,年华望暮,不敢以文陵主,意同明远,而蒙讥才尽,世人无表而出之者,沈休文窃笑后人矣。江淹在梁武帝面前也不敢显山露水,怕遭妒忌,故而推说才尽,死后只落得少以文章显,晚节才思微退,时人皆谓之才尽的盖棺之论。江郎才尽一语自此成为嘲弄文人才思枯竭的口头禅,江淹也受到历代文人的讥讪。只有遭际相近的沈约看破机关,晓得江淹不是才尽,而是要命。
不,他不能和菊子散伙。散了伙,他必感到空虚,寂寞,无聊,或者还落个江郎才尽,连诗也写不出了。
老舍《四世同堂》五十五
◎而第五代导演的中坚张艺谋、陈凯歌1999年推出的影片也没有表现出太多创造性的艺术思想和艺术想象,如果说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和《我的父亲母亲》还表现出他善于用极端的形式表现强烈情感的艺术能力的话,那么陈凯歌巨资制作的《荆柯刺秦王》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既媚俗也媚雅、既媚中也媚日、既造作又滑稽的"不伦不类"则似乎是一种江郎才尽的预兆。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1),约(2)之以礼(3),亦可以弗(4)畔(5)矣夫(6)。”
(《论语·雍也第六》,并见于《论语·颜渊第十二》)

  【注释】

  (1)文:正统的文化艺术,例如:六经、六艺等。

  (2)约:规范、约束。

永利网站平台,  (3)礼:合于规矩恭敬的态度或言行举止的规范。

  (4)弗:不。

  (5)畔:同“叛”,偏离正道、背道而行。

  (6)矣夫:语气词,较强烈的感叹。

  【语译】

  孔子说:“君子广博地学习正统的文化艺术,并且以礼来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和态度,也就可以不偏离正道或背道而行了。”

  【研析】

  古圣先贤、史前文物,传承文化给人,教人们如何生活,都是以文字为基础而开创新的历史文明的。文字的形音义具有形象、语言、思想的内涵和沟通功能,从人法天地自然来看,汉字不但可以表情达意,还蕴藏博大精深的宇宙奥秘和承传文化的作用,广博地学习正统的文化艺术,可以明白做人处事的道理,明辨是非善恶,修养心性。如果文字造成阻碍,要深入地认识其中的思想、道理就很困难;相反地,文字越熟练,学习越广博,认识越深入,思想变化就越容易归于正道。

  人类的历史文明有兴衰起伏,推想一下:文明新兴了,人们“博学于文”,心中有道德、心法自我约束,天下是繁荣太平的。久了人心道德由兴转衰,“博学于文”领悟也就有限了,就要借着礼节约束言行举止,人心道德更不行了,就要制订法律,好制止人别做坏事,后来“博学于文”也领悟不到什么了,古文难懂,法律越订越严,把人管得死死的,人内心还要做坏事,最后人心道德实在太败坏了,可能就要遭天惩、劫难而淘汰掉。孔子处于礼崩乐坏的时代,想想我们今天又是处于什么时代呢?渺小的人类真的能改变天数吗?说不定现在正是新旧文明交替的当口呢!那么不想背道而行被淘汰掉,“博学于文”就很主要。

  【延伸思考】

  1、思想支配着人的言行,思想端正,言行就正。透过学习纯正的经典或文化典籍,可以端正一个人的思想意识,思想意识越纯净,领悟越深入。言行举止的消极约束,虽能有辅正的作用,但并非根本。从这一点来看,感官接触什么、大脑装进去什么、纯不纯正,是至关重要的,看看现代人的生活,感官、大脑是不是在广博地接收很多垃圾讯息?是不是因此而麻木?你认为现在算不算是文明最末期了?

  2、文字、文化、思想意识、文明,一期一期的,人类学家也难明了这一期文化的起源,更别说是上一期的文化了,想想八卦、太极、周易这些远古文物,是不是很难明白呢?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我们这一期的文明,这一期的文化和思想意识,有它纯正的道德内涵,那是人们应该明白和遵循的,那样才能生存,如何明白和遵循呢?学习它、溶入它,如果违反道德、背道而行,是不是在破坏文明、破坏正统文化呢?这是不是在自我毁灭呢?

  【阅读资料】

  妙笔生花与江郎才尽

  《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了一段诗仙李白的逸闻,说李白小的时候梦见自己用的笔头上面生出了花,后来果然因此而天才赡逸、名闻天下。妙笔生花,一般用来形容一个人有杰出的文学才能。

  江郎才尽,则一般用来形容一个人创作才能的减退或消失。江郎,即南北朝时期南朝著名的文学家江淹。“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在其脍炙人口的传世名篇《别赋》中,千古传唱,足见其杰出的才华。但是江淹到了晚年,却先后依附萧道成、萧衍等权贵,当起了大官,过上了安富尊荣的生活,就再没写出好的文章了,时人皆称“江郎才尽”。

  关于江郎才尽的故事,在《南史·江淹传》中还有两则记载。江淹曾任宣城太守,当他罢职回家的时候,停船在禅灵寺,夜里梦见一个自称张景阳的人,对江淹说:“以前我送给你一匹锦缎,现在到该还我的时候了。”江淹遂从怀中抽出几尺锦缎,那人很生气,说他把锦缎剪裁得快完了。正在埋怨,见丘迟(《与陈伯之书》一文的作者,其文中“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也是千古传诵的名句)站在旁边,张景阳便对丘迟说,“剩下这几尺,也做不成什么了,就送给你吧!”

  还有一次,江淹住在冶亭,又梦见一人,自称郭璞(西晋时著名的文学家,《晋书》称他“词赋为中兴之冠”),对江淹说:“我的笔在你那里多年,现在可以还给我了吧!”江淹随即向怀中一摸,竟真的有一支五彩笔,也只好归还郭璞。锦缎也没了,五彩笔归还,江淹自然就无才可用了。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比喻文才出众的还有诸如“椽笔”、“魁星”、“锦绣文章”等等,而像李白、江淹这样梦中神迹的故事,历朝历代都层出不穷。这也说明了一个极其重要问题,古今的很多文学大家,都是在一个普遍对神有着虔诚信仰的文化环境中产生的,而且很多创作者本身都是信神的,在这一点上,中西方概莫例外。

  传统文化中对文学创作境界的描述,还往往和音乐、绘画、艺术的创作有着相似的表现。“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神韵,画圣吴道子“吴带当风,天衣飞动”的画境,传统绘画中“心领神会”的意境,“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赞叹,都无不表明了“如有神助”这一简单的事实。公元二零零七年新唐人神韵艺术团全球巡回演出的剧目《造像》,就用乐舞的形式再现了艺术创作的根本:那就是对艺术无止境的追求,创作者都是通过对神佛虔诚的信仰与纯善无私的心性升华,从中得到神佛的启发与智慧,而创作出来的。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讲,也许就不难解释,博取功名的文章为什么不能流传久远,也是“江郎才尽”的一个原因所在。

  天降生花妙笔,着我锦绣文章。此笔唯敬天知命者得有,唯有德者居之,唯以苍生为己念者善用,唯有志者功成。

标签:,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