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良心作证

六月 1st, 2019  |  文学

  巩行长喝光饭盒里的稀饭,撂下筷子说:“这是巨额贷款……要真想贷,请于主任跟省长说一下,管金融的副省长也行,只要有他们的批示……我们银行没有一点问题。”

巩行长喝光饭盒里的稀饭,撂下筷子说:“这是巨额贷款……要真想贷,请于主任跟省长说一下,管金融的副省长也行,只要有他们的批示……我们银行没有一点问题。”
周建设、于兆粮对望着。
于主任的态度马上转变过来:“说到底是我不懂金融,如果宏安不够贷款条件,我支持巩行长坚持原则……一个亿,这可不是小数目。”
吃完饭,周建设和于兆粮一起出门送巩行长。看着小车开走后,他们站在寂静的广场上。夜风吹来,使人感到格外清爽。来接于兆粮的车开了过来,她临上车前安慰周建设说:“小周,你也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明天日本要来一个贸易代表团,有一个开发商对月江的投资很有兴趣,我安排你去接待……说不定柳暗花明呢。”
第二天,周建设设宴款待日商,宴席之奢华连财大气粗的日商也暗暗吃惊。
周建设和日商走进大酒店时,周建设的小学同学文娟正在收拾宾馆的房间。
他们走出电梯,刚好碰到文娟从客房退出来,周建设和文娟都有些惊讶。
周建设惊奇地问:“文娟,这个房间由你负责?” 文娟点点头。
周建设说:“太好了。这是我的日本朋友,你一定要替我细心照顾他。”
文娟答应说:“周大哥,你放心……”又微笑着对日商点点头。
“漂亮……漂亮……”日商盯着文娟用英语连连说道。
大酒店的保安祁小三正在门口值班,听到远处马路边有人喊他的名字。祁小三抬头往那边一望,却不见人影。于是祁小三和另一名保安交待几句后,朝马路那边走去。
祁小三走过去一看,是老四,心里顿时不安起来。老四马上扔给祁小三一沓钱:“别害怕,没别的事,就是让你监视一下9028房间那个日本人,看看他和周建设在搞什么名堂。”
文娟端着一盘新鲜水果敲开了日本人的门。留着小八字胡的日商打开房门,一看是文娟,不禁心花怒放。柔和的灯光下,文娟显得更加柔美了。已有几分醉意的日商把文娟让进客厅,一双色眼定定地看着她。
文娟要走,日商用手指着床,用日语又说了些什么。文娟不懂他的意思,以为是让她整理床铺,于是走过去把弄乱的床铺拉拉整齐。
日商以为文娟同意了,取出一沓人民币举在手里说:“够……吗?”
文娟不明白他的意思,睁大了眼睛直摇头。
日商又拿出两张百元钞票放到原来那一沓钞票里。文娟红着脸微笑,还是摇头。
日商有些不耐烦了,他把手中的一沓钱举在手里,喊道:“够了,够了!”然后把钱放在桌上,解着扣子向文娟走过来。
这下文娟全明白了,她惊恐地躲到墙角。小胡子日商脱着衣服,咿咿呀呀地向文娟逼去。文娟大叫着退到里屋。日商跟着扑了进去,里屋传出厮打声和玻璃破碎声。最后是一声嚎叫和一声闷响。
文娟衣衫不整,神色慌乱,惊叫着跑出客房。
祁小三装作巡视,正准备去日本人住的地方看看。突然听到一声嚎叫,就循声快步走了过去。他发现日商住的9028号客房门开着,就警觉地走了进去。只见屋里空无一人,一片凌乱,他意识到一定出事了,就快步走到阳台向下看去。一看之下,大惊失色,日商已经摔死在楼下。
他拔腿就往客房外边跑。他见走廊上空无一人,转念一想,又跑回客房,手忙脚乱地打开日商的行李,找出一沓钞票,从床上的外套里翻出钱包,临出门,又拿了桌上的那沓钞票。
出了大酒店后门,祁小三躲躲闪闪地走到集体宿舍的二楼。文娟的宿舍中有一个服务员在化妆。祁小三缩在卫生间,焦急地等着。这时,有人叫那个服务员接电话,她放下口红,门也不关,匆匆跑了出去。
祁小三迅速溜进文娟的宿舍,把日商的空钱包塞进文娟床头的纸箱中。他回到大厅,经过那个女服务员身旁时,她还在对着电话嗲声嗲气地撒娇。
这时,一个女清洁工从酒店一侧尖叫着跑了过来,大喊:“有人摔死了!有人摔死了!”可是见了门前的保安,她反而瘫在那儿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楼后。
祁小三和保安立即向楼后跑去。
接到报案,警察很快就行动起来了。照例是警笛呜呜大叫,警灯耀眼地闪烁,然后警车随着尖利的刹车声停在事发现场。七八个警察跟着保安急匆匆地来到9028房间。接着又快速跑到楼后,对着惨不忍睹的尸体拍照。
此时周建设正准备接日商去体验一下月江的夜生活。临走前他指示几个下属:“你,去和市建总公司联系,告诉他们日商投资下月就到,不要动不动就找法院;你,还是去工地监工,无论如何要保证工程质量,那是我们宏安的旗帜……”正说着,电话响了。
周建设拿起电话,才听了个开头就愣住了。
夜已经很深了,龚钢铁和同事们还在批捕科里工作。同事吴小红边吃盒饭边看卷宗。翻过去几份后,忽然看到了一个女疑犯。她盯着女疑犯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觉得有些面熟,仔细看了几页,慌忙问龚钢铁:“哎,科长,这是不是那个文娟呀?”
听到这话,龚钢铁吃了一惊,他连忙放下碗,接过卷宗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把碗推到一边认真审查起来。
牛明边吃边问:“什么罪名?” 吴小红回答说:“抢劫杀人。”
牛明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淡淡地说:“一个女的,她真有这个胆儿?”
龚钢铁仔细看完文娟的卷宗,觉得里面问题不少,拿着几份可疑的笔录走出批捕科,直奔检察长办公室。
龚钢铁与一名同事来到戒备森严的看守所,出示了提审手续。武警战士打开一扇小门,让他们进去。
文娟身着囚服,戴着手铐,被人押着从空旷的大院中走过,前往提审室接受审问。在看守所关久了,她已经很不习惯外面的阳光了,她眯起眼睛看着太阳,人已显得十分瘦弱、苍白。
进了提审室,文娟一抬头,看见坐在桌后的是龚钢铁,激动地张了张口要说什么,见龚钢铁一脸严肃,就把头低下,泪流满面。
龚钢铁给记录员递了个眼色,开始审讯。问过例行公事的问题后,龚钢铁说:“文娟,请你把事情的经过再讲述一遍。”

  周建设、于兆粮对望着。

  于主任的态度马上转变过来:“说到底是我不懂金融,如果宏安不够贷款条件,我支持巩行长坚持原则……一个亿,这可不是小数目。”

  吃完饭,周建设和于兆粮一起出门送巩行长。看着小车开走后,他们站在寂静的广场上。夜风吹来,使人感到格外清爽。来接于兆粮的车开了过来,她临上车前安慰周建设说:“小周,你也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明天日本要来一个贸易代表团,有一个开发商对月江的投资很有兴趣,我安排你去接待……说不定柳暗花明呢。”

  第二天,周建设设宴款待日商,宴席之奢华连财大气粗的日商也暗暗吃惊。

  周建设和日商走进大酒店时,周建设的小学同学文娟正在收拾宾馆的房间。

  他们走出电梯,刚好碰到文娟从客房退出来,周建设和文娟都有些惊讶。

永利网站平台,  周建设惊奇地问:“文娟,这个房间由你负责?”

  文娟点点头。

  周建设说:“太好了。这是我的日本朋友,你一定要替我细心照顾他。”

  文娟答应说:“周大哥,你放心……”又微笑着对日商点点头。

  “漂亮……漂亮……”日商盯着文娟用英语连连说道。

  大酒店的保安祁小三正在门口值班,听到远处马路边有人喊他的名字。祁小三抬头往那边一望,却不见人影。于是祁小三和另一名保安交待几句后,朝马路那边走去。

  祁小三走过去一看,是老四,心里顿时不安起来。老四马上扔给祁小三一沓钱:“别害怕,没别的事,就是让你监视一下9028房间那个日本人,看看他和周建设在搞什么名堂。”

  文娟端着一盘新鲜水果敲开了日本人的门。留着小八字胡的日商打开房门,一看是文娟,不禁心花怒放。柔和的灯光下,文娟显得更加柔美了。已有几分醉意的日商把文娟让进客厅,一双色眼定定地看着她。

  文娟要走,日商用手指着床,用日语又说了些什么。文娟不懂他的意思,以为是让她整理床铺,于是走过去把弄乱的床铺拉拉整齐。

  日商以为文娟同意了,取出一沓人民币举在手里说:“够……吗?”

  文娟不明白他的意思,睁大了眼睛直摇头。

  日商又拿出两张百元钞票放到原来那一沓钞票里。文娟红着脸微笑,还是摇头。

  日商有些不耐烦了,他把手中的一沓钱举在手里,喊道:“够了,够了!”然后把钱放在桌上,解着扣子向文娟走过来。

  这下文娟全明白了,她惊恐地躲到墙角。小胡子日商脱着衣服,咿咿呀呀地向文娟逼去。文娟大叫着退到里屋。日商跟着扑了进去,里屋传出厮打声和玻璃破碎声。最后是一声嚎叫和一声闷响。

  文娟衣衫不整,神色慌乱,惊叫着跑出客房。

  祁小三装作巡视,正准备去日本人住的地方看看。突然听到一声嚎叫,就循声快步走了过去。他发现日商住的9028号客房门开着,就警觉地走了进去。只见屋里空无一人,一片凌乱,他意识到一定出事了,就快步走到阳台向下看去。一看之下,大惊失色,日商已经摔死在楼下。

  他拔腿就往客房外边跑。他见走廊上空无一人,转念一想,又跑回客房,手忙脚乱地打开日商的行李,找出一沓钞票,从床上的外套里翻出钱包,临出门,又拿了桌上的那沓钞票。

  出了大酒店后门,祁小三躲躲闪闪地走到集体宿舍的二楼。文娟的宿舍中有一个服务员在化妆。祁小三缩在卫生间,焦急地等着。这时,有人叫那个服务员接电话,她放下口红,门也不关,匆匆跑了出去。

  祁小三迅速溜进文娟的宿舍,把日商的空钱包塞进文娟床头的纸箱中。他回到大厅,经过那个女服务员身旁时,她还在对着电话嗲声嗲气地撒娇。

  这时,一个女清洁工从酒店一侧尖叫着跑了过来,大喊:“有人摔死了!有人摔死了!”可是见了门前的保安,她反而瘫在那儿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楼后。

  祁小三和保安立即向楼后跑去。

  接到报案,警察很快就行动起来了。照例是警笛呜呜大叫,警灯耀眼地闪烁,然后警车随着尖利的刹车声停在事发现场。七八个警察跟着保安急匆匆地来到9028房间。接着又快速跑到楼后,对着惨不忍睹的尸体拍照。

  此时周建设正准备接日商去体验一下月江的夜生活。临走前他指示几个下属:“你,去和市建总公司联系,告诉他们日商投资下月就到,不要动不动就找法院;你,还是去工地监工,无论如何要保证工程质量,那是我们宏安的旗帜……”正说着,电话响了。

  周建设拿起电话,才听了个开头就愣住了。

  夜已经很深了,龚钢铁和同事们还在批捕科里工作。同事吴小红边吃盒饭边看卷宗。翻过去几份后,忽然看到了一个女疑犯。她盯着女疑犯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觉得有些面熟,仔细看了几页,慌忙问龚钢铁:“哎,科长,这是不是那个文娟呀?”

  听到这话,龚钢铁吃了一惊,他连忙放下碗,接过卷宗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把碗推到一边认真审查起来。

  牛明边吃边问:“什么罪名?”

  吴小红回答说:“抢劫杀人。”

  牛明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淡淡地说:“一个女的,她真有这个胆儿?”

  龚钢铁仔细看完文娟的卷宗,觉得里面问题不少,拿着几份可疑的笔录走出批捕科,直奔检察长办公室。

  龚钢铁与一名同事来到戒备森严的看守所,出示了提审手续。武警战士打开一扇小门,让他们进去。

  文娟身着囚服,戴着手铐,被人押着从空旷的大院中走过,前往提审室接受审问。在看守所关久了,她已经很不习惯外面的阳光了,她眯起眼睛看着太阳,人已显得十分瘦弱、苍白。

  进了提审室,文娟一抬头,看见坐在桌后的是龚钢铁,激动地张了张口要说什么,见龚钢铁一脸严肃,就把头低下,泪流满面。

  龚钢铁给记录员递了个眼色,开始审讯。问过例行公事的问题后,龚钢铁说:“文娟,请你把事情的经过再讲述一遍。”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