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小随笔精选,好人好报

六月 15th, 2019  |  文学

■ 晁秀梅

那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在农村当小学老师。那年,我教三年级时,有个小男孩引起我的注意。他叫肖连生。在班里,个头最高,体格最壮。就是有点呆头呆脑,尤其是算术。有一次我问他:“一辆马车两个轮子,三辆马车有多少轮子。他摆着手指数了一会,才说:“10个吧!”惹得全班一阵哄笑。
  
这是文革期间,他也就糊里糊涂地上了中学,我也就很少看见他了。直到十几年后,我才得知他的消息。从学校毕业后,就到村里干活,几年后,当上了生产队长。不久,就和邻村的一位姑娘结了婚。没想到好事多磨,婚后还不到两年,竟然离婚了。什么原因呢?我很奇怪。后来偶然听到一个消息,原来是他跟末代皇帝一样,做那事不行。我就更奇怪了,他的身体挺棒的呀,怎么会?
  
让我欣喜的是,村里的婶子大妈们,都自愿给他帮忙,终于给他又找了一个四川籍的女子。叫庞春英,她刚刚离异,比连生小五岁,还很漂亮,只是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孩。见过一回面,两个人没去领结婚证,就住一块了。不到半年,庞春英还要到城里打工。连生憨憨地说:“你去,晚上回来就行。”妈妈走了,小女孩就只好由连生照顾着。近40岁的连生又当爹,又当妈的,每天还挺乐呵。因为小女孩叫他‘爸爸’了,他心里就觉得特满足了。,
  
庞春英开始的几个月,每晚回家,后来就偶尔不回家了。她说:“在服装厂的活儿太累,厂子又有职工宿舍。就不天天回家了。”连生很憨,也没多想,就说:“惦着孩子就行。”再往后,她就一连几十天不回家了,连生不放心,就带着孩子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这家厂子。庞春英不在。听工人们说:“一个月之前他就让一家饭店老板接走了,再也没来上班……”连生听了,心里难受,也没辙,只好垂头搭脑地回家了。从此,庞春英再也没了音信。憨厚的肖连生,就和继女相依为命地度日了。
  
土地承包了,连生虽说是队长,可他憨厚,老实,就承包了一块没人愿意要的沙地。他知道,这块地不种树,就只能种瓜。西瓜种不好,就只能种打瓜了。他知道打瓜一棵秧能结几个瓜,能多卖些钱。那时,凉水河畔,没有谁种打瓜了,他成了“蝎子拉屎—独【毒】一份”不少人笑他太憨,什么年月了,还有谁吃打瓜?等着赔钱吧。
  
瓜地离不开人,邻居张二婶看着眼里,就主动帮他介绍了一个名叫王雪艳的姑娘,姑娘模样不错,还上过高中,就是小儿麻痹,走路要拄着拐。这个样子,王雪艳心里没底儿,就问连生“我的身体就这个样子,你同意吗?”连生憨憨地说:“能给我女儿做饭就行,”于是,两个就领了结婚证,连生有了女人,就一门心思种他的几亩承包的瓜地了。
  
谁也没想到,如今打瓜成了稀罕物,送到城里,好多人人争着买,第二年,不用往城里送,就有人开着小车来采摘了。物依稀为贵,憨人有憨福,连生接连种了三年打瓜,发一笔小财。家里买了汽车,盖了新房。他事迹和照片居然上了报纸。更让人想不到的,媳妇过门一年多,居然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他来求我给孩子起个名。我想了想,就说:“就叫肖志行吧!志在必行。我就知道你一直就是能行的。”
  有一天,王雪燕从娘家回来,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王雪燕哥哥在城里搞装修,偶然见到了庞春梅。才知道她得了乳腺癌,不知道男人跑到哪儿去了,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很可怜!王雪燕和连生商量:“你们没领证也是夫妻一场,还是把她接回家吧,咱们给他瞧病!”连生憨憨地说:“你怎么办?”王雪燕说:“救人要紧,管那么多干嘛?”
  
连生接来了庞春梅。一看见连生两口子都这么憨厚,心里很感动。只是女儿肖红见了亲妈。就是不理。让她叫一声“妈”,她噘着嘴,扭过脸,就是不叫。“连生有点火了。闷声闷气地冲着肖红说:“这是你的亲妈,不叫不行!”肖红就是听连生的话,只好勉强地叫了一声:“妈!”庞春梅听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好大。
  两年后,庞春梅的病情加重了,住进了肿瘤医院。过了不久,她就过世了。据说,临死时,总是喃喃地嘟哝着几个字:“错走了一步……”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8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雨,一直下。

  二贵就觉得闷,二贵就把电视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几个熟悉的大明星相继出现在不同的频道上,演绎着同一模式的感情故事,二贵就觉得没意思。

  二贵就想找本书看看。

  二贵就不知不觉来到福蛋家门口。

  福蛋的婆姨是个高中毕业生哩!她家有好多好多的书,去年她还号召大伙种植食用仙人掌哩,只是种的没几家。

  二贵就借了福蛋家的两本书,并在他家炕沿上坐了一会儿。末了,福蛋的婆姨就很有礼貌地把二贵送到大门口。

  有人看见了二贵。

  有人看见二贵手中拿了两本书。

  有人看见二贵手中拿了两本书笑眯眯地从福蛋家走出来。

  确实,二贵从福蛋家借了两本书。

  二贵不就是借了福蛋家的两本书么?这还了得?!

  “阴雨连天的,你去福蛋家干啥?”

  二贵刚跨进自家大门,他婆姨就劈头盖脸地来了一嗓子。

  “找本书看看,咱也学学那些发家致富的本事。”

  “呸,富你个屁!我早就听说福蛋的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俗话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她倒好,整天往外跑,还和邻村那个小白脸一起研究什么新品种……我看呐,她八成是想勾引人家男人……”

  二贵婆姨就和二贵扭打成一团。

  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

  后来,据目击证人张三解释说,那天,他见过二贵,说二贵去了福蛋家,并和福蛋婆姨肩并肩、头碰头地看了一本书,后来两人就……张三说得有鼻子有眼,未了,还叫大家别声张。

  后来,李四说,他也见过二贵,还说二贵早先追求过福蛋婆姨,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就散伙了。现在两人同居一村,难免擦出些爱情的火花……李四挤眉弄眼,说此事到此为止,再声张,违者必究。

  后来,王麻子对二贵借书这一事件,又做了一次更全面的阐述:“那二贵爱慕福蛋家的已有多时,只是无从下手。福蛋家的在背地里也曾对二贵暗送秋波。二贵在得到昭示后,终于鼓足勇气,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夜晚潜入福蛋家,两人先是看书,后来就搂在一起,再后来就滚到一张床上……”最后,王麻子诚恳地告诫大家,此事到此为止,千万别再声张。

永利网站平台,  二贵的婆姨和二贵闹了好几天。

  邻村小白脸的婆姨早先是很支持自家男人搞什么新品种实验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小白脸无缘无故就再也没来过。只剩下福蛋婆姨一个人在村农委办公室发呆……

  后来,再也没有什么人去福蛋家借书看。

  倒是镇里有几位领导来催过村主任,说村里搞的那个新品种试验基地,怎么到现在还没落成……

  村主任只是一脸的苦笑。

  小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人们又过上了和从前一样的日子。

  只是二贵有时会想:“你说我那天犯了哪根神经,非要到福蛋家借本书看看不可,真他妈的!”

标签:,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