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第二十三集

六月 22nd, 2019  |  文学

    废弃义庄之内,随著陆雪琪的突然出现,气氛突然有些异样起来。

废弃义庄之内,随著陆雪琪的突然出现,气氛突然有些异样起来。
周一仙皱了皱眉,强笑了一声,道:“这不是青云山的陆女侠麽,怎麽你也曾到了这种地方来了?”
陆雪琪向周一仙看了一眼,目光随即落在了小白身上。小白微微一笑,眼波荡漾,正也在打量著她。
陆雪琪秀眉微皱,随即转开头去,向小环道:“小环姑娘,你刚才说的那个法宝,当真是那个救你的人所用的麽?”
小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那个样子,我记得很清楚。”
陆雪琪面上阴晴不定,看去似在思索什麽,不过她并没有等多久,便又继续问道:“那此人现下身在何方,还有,你刚才所说的另外一个……魔头,他又在何处,是什麽身份你可知道麽?”
站在一旁的小白面上也露出了仔细的神色,小环却没有多加思索,迳直道:“那魔头身份来历我是看不出来的,只知道他道行实在是深不可测,不过他将我们擒下之后,就锁在这些脏兮兮的棺材里,然后就不见了,一般三、五日才出现一回。我记得他昨日才回来一次,然后便不再见到他,多半也要再等数日他才回来吧!”
陆雪琪“哦”了一声,眉头却似乎皱了更紧了些,道:“那位救你们的人呢?”
小环向后一指,道:“他可不就在里面屋子角落上的那具棺材里麽?”
陆雪琪吃了一惊,站在一旁的小白也是微微变色,以她的道行,刚才竟也未曾发觉那具棺材中竟然还另有他人。
陆雪琪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向那间黑深深的废弃屋子走去,小环看著她的身影,忍不住喊了一声:“小心。”
陆雪琪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看了小环一眼,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后,她定了定神,踏上了布满青苔的石阶。
石阶不过三、五级而已,几步便跨了过去,小屋中的黑暗一如往常,依稀只能看到事物模糊的轮廓而已。不过除了门口透进来的一点微弱星光,这间破败的屋子墙上,还多了一个刚刚被砸出来的大洞,如此一来,便比刚才小白进来时又亮堂了一些。
陆雪琪很快发现了那具躺在屋子角落的棺材,那个地方正是这屋子之中最黑暗之处,远离光亮,隐隐感觉中阴气也是最盛之地,这也是巫妖刚进这屋子之后,第一反应就找到了这里的原因。
陆雪琪深深吸气,她此时的一身修行道行,本门青云的道法固然是炉火纯青,而以她之聪慧绝顶的资质,当日在西方大沼泽与鬼厉共同记下的《天书》第三册,在她私下修行中,已然对她助益极大。只是她平日小心翼翼,并未有多少人可以看出她如今真正的道行如何。
而此刻站在这废弃义庄小屋之内,陆雪琪几乎是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此处阴气之盛,大出她意料之外,而仅在咫尺之隔,她适才站在屋外的时侯,却一点也未曾感觉出来。
显而易见,此处乃是有高人下过禁制,将这剧烈阴晦之气,生生束缚在这方圆寸地。
仅仅这份道行,已然是非同小可!而此地阴晦之气如此强盛,绝非普通义庄所致,而布下如此诡异的术法禁制,困守其中的人,又曾是谁呢?难道当真是被自己猜中了?
陆雪琪不知不觉之间,发现自己手心慢慢渗出了泠汗,只是她毕竟不是凡人,心志坚毅,心中虽有别疑,但并无胆怯之色,只是潜运神通,凝神戒备,一步一步缓缓走了过去。
棺材之中,巫妖与他身下那个神秘胖子此刻都看著陆雪琪的白色身影缓缓接近,胖子没有什麽反应,只是看著,巫妖心头却是乱成一片,不知陆雪琪待曾接近之后,将要如何行动。他有心脱离这尴尬境地,无奈这段时间里,他不知想过多少法子,试过多少刁钻异术,偏偏这棺材里布下的怪异禁制,似恰好乃是他的克星一般,将他全身气脉禁锢的死死不能动弹,半分力气也提不起来。
巫妖心中叫苦不迭,彷徨无计之下,只得在心里不停的自叹倒霉。
陆雪琪慢慢接近了那具神秘的棺村,越走近那看似平平无奇的棺木,她眉间警惕之色和淡淡一丝惊容,便越发的明显。这具棺木显然并非什麽绝世至宝,而看它材质,最多也不过是中等木村,还是有大半朽坏的,自然也不曾是棺材本身散发出来如此强烈的阴气。
而以她敏锐之感觉,此刻的确已经在如此近处,发现了这棺材理确有二人,只是这两个人周围,更布满一层若有若无的阴晦屏障,将他们身子裹了起来。而这层阴气,虽在身外三尺之远,但陆雪琪已然感觉自己体内气血隐隐有翻腾迹象,冰凉感觉,不时侵来。
究竟是何等妖术,或是什麽闻所未闻之妖器,才有如此不可思议之法力?
陆雪琪强忍住心中惊愕,同时须定心神,将体内隐约躁动气息压下,仔细打量了这棺木一番,然后缓缓向它伸出手去。
小屋门口之处,小白的身影闪了出来,她倚在门框边上,神情轻松,但一双秀目却是紧盯著陆雪琪的动作。以她的道行,早在刚才解救周一仙三人的时侯,便已经在小屋中发现了那具棺材的异样,制住周一仙等人的,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术法而已,但那具角落棺材,却隐有极大危险,甚至连她也未敢造次,当机立断之下,她先行救出了周一仙三人,却对那具棺材不敢轻举妄动。
此刻看著陆雪琪站在了那具棺材之前,小白自然是仔细查看,而且那具棺材里还困著一个巫妖,正是她所欲得之人,所以不由得全神贯注起来。
而在另一头,周一仙、小环还有野狗道人三人,似乎也禁不起好奇心的诱惑,悄悄移到了那个大洞的外面向这屋子中间张望著。
义庄内外,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气氛不由得有些诡异起来,人人噤若寒蝉,都盯著陆雪琪的动作,不敢分神,以至於当遥远天际,冲天而起的一道淡淡黑气腾空旋转,另外一个身影似乎紧膻不舍,在半空纠缠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啪”
黑暗之中,随著那白色身影轻轻晃动,陆雪琪修长白瞥的手掌,缓缓摸到了棺材木板之上,而几乎是在同时,这本应该是无声无息的动作,却从棺材内部突然传出了一声不大却清脆之极的细响。
就像是,某根木条迸裂开来。
陆雪琪脸色一变,摸到木板的手迅疾无比的收了回来,就在她手堪堪收起之时,一团黑气猛然从她手掌接触之地冒了出来,“丝丝”之声不绝於耳,竟是在那方寸之地如鬼火一般烧了起来,没有火焰,却生生是在木板上烧出了和陆雪琪手掌一般大小的掌印。
困在棺材之中的巫妖心头一寒,他所修习的道法与这份禁制妖力颇有几分相似,虽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只是看那股无色黑火瞬间燃起瞬间熄灭,他心中仍是忍不住为之一震。被那股黑火烧到躯体的后果是什麽,他心中多多少少能够想到,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麽自己刚才躲进这具棺材的时侯,这诡异凶狠的禁制却没有对自己发动,而此刻陆雪琪来了,却如此敏锐呢?
他心中正苦苦思索,不得其解的时侯,突然间他若有所感,向下看去,就在他身下的那个神秘胖子身上,此刻竟然也似乎随着这些禁制的发动,而有了诡异的变化。
一股浓烈的阴晦之气涌现出来,远比刚才那阵若有若无的气息、强烈百倍,登时将他们此刻置身其内的棺材充斥满满,而巫妖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声大响,彷佛瞬间一片空白,无数冰泠阴毒的气息如毒蛇一般钻入他的体内,狠狠啃住了他全身气脉,痛苦不堪,偏偏他此刻连叫都叫不出来,有那麽片刻时间,他几乎是感觉生不如死。
而这股阴气的来源,赫然正是那个神秘胖子体内散发出来的。
陆雪琪盯著那黑色掌印,脸色微微发白,站在她身后远处的小白,也慢慢站直了身体,不再倚靠门框,面上露出凝重之色。
就在片刻之后,陆雪琪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麽,身子一震,神情大变,但却并未有后退躲闪,只见她更无丝毫犹豫,反手一翻,“呛啷”如龙吟,淡淡霞光泛起,淡蓝光辉一时四射,将这黑暗小屋照得顿时明亮起来。
天琊出鞘!
瑞气蒸腾之中,秋水般长剑倒映著陆雪琪如霜雪一般的面容,剑光亦如水,在半空里如秋天池塘荡漾的涟漪?,微微停顿之后,在空中幻化出连绵不尽的剑光虚影,向那具棺材劈了下去。
说是劈,却又彷佛并未有开山破石之威,著那剑光掠近,这具神秘棺材里似乎有某种东西也感觉到了威胁,细细的劈啪声音开始响了起来。
一股黑气,霍然从棺材之中腾起,如有实质,竟是凭空托住了天琊神剑,陆雪琪面色微变,清叱一声,身子却忽地腾空而起,白衣飘飘,有若仙子。
在她原先立足之地,三尺方圆,只听“丝丝”之声猛然响起,那一个圆圈地方,竟是被一股不知何时而来的黑气,烧的是面目全非。
一股焦臭之味,弥漫在小屋之中。
陆雪琪人在半空,却并未慌乱,天琊神光耀耀,在空中画划了小个半圆,刺了下去。
此刻棺材周围,已经全是阴晦黑气,滚滚如云,也不知道这麽多阴晦之气,究竟是如何在片刻之间涌现出来的,只见此刻上方蓝光如电,天琊光辉闪闪刺将下来,下方黑气却也并未示弱,如有人无形指挥,由四面凝聚至棺材中部,似一面黑墙档在天琊面前。
眼看这神剑与黑气即将对撞瞬间,天铘神剑剑尖才碰到那面黑气,忽地如遇弹簧,陆雪琪整个身子竟是如毫不受力之轻羽,整个向上方飘了回去。而就在她身形飘起的时侯,她的左手忽地并指如刀,须臾之间秀目中闪过淡淡一层金色,一闪而没,而手掌间却是发出一道青光,正是纯之又纯的青云门大极玄清道,从侧面黑气薄弱之处,生生劈了进去。
“砰” 黑气中顿时一阵翻涌,随之是低沉的几声闷响,什么东西碎裂了开去。
站在门口处的小自嘴角泛起一阵淡淡笑意,微微点头,颇有赞许之意。而在另一侧,站在小环与野狗道人身后的周一仙,眉头却突然皱起,似乎看到了什度以后的事情。眼中惊疑不定,随之陷入深思之中。
被陆雪淇出人意料的偷袭得手,那股黑气似乎也是预料不到,愤怒之余,登时转守为攻,,黑压压一片,如一层乌云向著半空中那个白色身影冲了上去。
陆雪琪半空中身形一顿,疾风迎面,秀发飘舞,没有片刻犹疑,只见那身影似被无形大力托了一下,顿时向上飞了出去,轰隆的一理,与她身形看来绝不相符的情景,整座义庄废弃的屋顶瞬间炸裂开去,乱木辟屑粉纷落下,灰尘如雨,只有那白色的身影,却如淡淡浮云,伸天而起,在夭鲜淡淡星光下,更如绝尘一般潇洒。
黑气勉强飞追逐了一丈之高,看去便已无力,空旷平野夜虽吹过,不消片刻,登时将这般黑气吹的散了。
陆雪琪身形在高空中微微一顿,一声清啸,却是再度向那座小屋俯冲了下去。
此刻小白早从那门口处跃了出来,负手站在远处看着,而周一仙等三人就显得狼狈多了,忙著躲避天下突然掉下来的无数朽术垃圾。
就在适一片忙乱之中,陆雪琪身影已经再度冲进了那背屋子,只听得她清脆叱喝之声,猛然传来,瞬间从屋子中看到蓝光大盛,分作无数条从屋中发射出来,片刻之援,屋中轰然作答,隐约夹带著陆雪琪微带惊喜的一声呼唤。
“田师叔,果然是你!”
周一仙等人站的远远的,确定自己不会再被落下的束西砸到,适才回头看去,只见混乱之极的屋内此刻已经慢慢平静下来,过了一会,那耀眼之极的蓝色霞光也缓缓消失了下去,随后,从门口处,当先走出来了一人。
此人却不是陆雪琪,而是一个全身黑衣的神秘人物,连脸上也被遮住了,看不清楚容貌,周一仙等三人都不认识此人,小白却是哼了一声,也不见她如何移动,身子却突然出现在巫妖将要有所移动的前方,挡住了巫妖去路。
巫妖看了小白一眼,苦笑了一声,顿住了脚步。
又过了片刻,屋内脚步声响了起来,适一次,出现在门口的,却是有两个人,而且是陆雪琪操扶著一个容颜憔悴的胖子,缓缓走了出来。
小环等人看的真切,这个胖子正是当日在那个魔头手下救了他们一命的人物,只是这苍促之间看去,在这棺材之中被禁锢了多日,不知为何,适胖子的身材看去,倒似乎又胖了老大一圈。
陆雪琪扶住这个胖子,攘他在这屋子之前的石阶上坐了下来,口中低声声道:“田师叔,你还好吧?”
在场其他人听到她这一句,都是微微怔了一下,陆雪琪什么身份,他俩自然都是知晓的,而听她如此称呼宝这个胖子,莫非此人竟也是青云门下,而且看样子还是辈分不低的长老一辈?
这个胖子,自然便是大竹峰首座,前段日子与青云门掌教道玄真人一起神秘失踪的田不易了。
田不易向陆雪琪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陆雪琪何等瞧明,随即会意,也未再多说什么,只是不知怎么,她心中却是怦怦的那股乱跳,原先的那股紧张感觉,此刻竟是越发强烈了。
田不易在追理了,那鹰,那涸更重要的人,此刻又在何方?
难道竟是小环他俩口中的那个魔头吗?
陆雪琪心中飞快地掠过这个念头,不知怎么,背上如有芒刺一般的微微刺痛感。
巫妖站在一旁,目光落到田不易身上,深深看著那个胖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看清楚田不易的容貌,只不遇他看著田不易的峙候,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色。
不遇他并没有更多的空间时间去观察别人,片刻之后,小白的声音已经回荡在他的耳边了:“我要的束西呢?”巫妖心里咯登了一下,又是一声苦笑,转头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白苦笑道:“我已经对你说过了。””
小白“呸”了一查,道:“南疆千里迢迢,难道我还要为你这一句谁知道真不真的话跑过去啊,我劝你一句,老老实实把我要的东西交出来。”
巫妖沉吟了片刻,他面上蒙著面置,旁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但可以看出他正在思索什么?
小白有些不耐烦,道:“我是什么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和焚香谷那个老鬼是不一样的。当日你主人在的时候,也答应遇到我那个东西吧!”
巫妖默默点了点头,似乎小毛的这几句话说动了他,他缓缓走到小白身边,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话。
小白忽然皱起了眉头,道:“当真?”
巫妖淡淡道:“你也非初次接触巫法,南疆古巫族有些忌讳禁忌,你多少也是知道的。”
小白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好,我就信你一回,若是你敢骗我,迟早我找到你,让你好看。”
巫妖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小白又转头看了看其他褚人,最后目光落在陆雪琪身上,正好陆雪琪也看向她,小白忽地微微一笑,眉间唇角,带上了说不出的那种媚惑,却看不出有丝毫淫荡之处,反而更增她的美丽,微笑道:“陆姑娘,我们好久不见了。”
陆雪琪面无表情,看著小白,只淡淡点了点头。
小白嘴角笑意更浓,道:“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她呢?”
陆雪琪秀眉一皱,却是冷哼了一声,神色转冷。小白看著她的神情,忽而掩嘴而笑,随即摇头转身,大步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周一仙皱了皱眉,强笑了一声,道:「这不是青云山的陆女侠麽,怎麽你也曾到了这种地方来了?」

   
陆雪琪向周一仙看了一眼,目光随即落在了小白身上。小白微微一笑,眼波荡漾,正也在打量著她。

   
陆雪琪秀眉微皱,随即转开头去,向小环道:「小环姑娘,你刚才说的那个法宝,当真是那个救你的人所用的麽?」

    小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那个样子,我记得很清楚。」

   
陆雪琪面上阴晴不定,看去似在思索什麽,不过她并没有等多久,便又继续问道:「那此人现下身在何方,还有,你刚才所说的另外一个……魔头,他又在何处,是什麽身份你可知道麽?」

   
站在一旁的小白面上也露出了仔细的神色,小环却没有多加思索,迳直道:「那魔头身份来历我是看不出来的,只知道他道行实在是深不可测,不过他将我们擒下之後,就锁在这些脏兮兮的棺材里,然后就不见了,一般三、五日才出现一回。我记得他昨日才回来一次,然後便不再见到他,多半也要再等数日他才回来吧!」

    陆雪琪「哦」了一声,眉头却似乎皱了更紧了些,道:「那位救你们的人呢?」

    小环向後一指,道:「他可不就在里面屋子角落上的那具棺材里麽?」

   
陆雪琪吃了一惊,站在一旁的小白也是微微变色,以她的道行,刚才竟也未曾发觉那具棺材中竟然还另有他人。

   
陆雪琪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向那间黑深深的废弃屋子走去,小环看著她的身影,忍不住喊了一声:「小心。」

   
陆雪琪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看了小环一眼,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後,她定了定神,踏上了布满青苔的石阶。

   
石阶不过三、五级而已,几步便跨了过去,小屋中的黑暗一如往常,依稀只能看到事物模糊的轮廓而已。不过除了门口透进来的一点微弱星光,这间破败的屋子墙上,还多了一个刚刚被砸出来的大洞,如此一来,便比刚才小白进来时又亮堂了一些。

   
陆雪琪很快发现了那具躺在屋子角落的棺材,那个地方正是这屋子之中最黑暗之处,远离光亮,隐隐感觉中阴气也是最盛之地,这也是巫妖刚进这屋子之後,第一反应就找到了这里的原因。

   
陆雪琪深深吸气,她此时的一身修行道行,本门青云的道法固然是炉火纯青,而以她之聪慧绝顶的资质,当日在西方大沼泽与鬼厉共同记下的《天书》第三册,在她私下修行中,已然对她助益极大。只是她平日小心翼翼,并未有多少人可以看出她如今真正的道行如何。

   
而此刻站在这废弃义庄小屋之内,陆雪琪几乎是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此处阴气之盛,大出她意料之外,而仅在咫尺之隔,她适才站在屋外的时侯,却一点也未曾感觉出来。

   
显而易见,此处乃是有高人下过禁制,将这剧烈阴晦之气,生生束缚在这方圆寸地。

    仅仅这份道行,已然是非同小可!

   
而此地阴晦之气如此强盛,绝非普通义庄所致,而布下如此诡异的术法禁制,困守其中的人,又曾是谁呢?

    难道当真是被自己猜中了?

   
陆雪琪不知不觉之间,发现自己手心慢慢渗出了泠汗,只是她毕竟不是凡人,心志坚毅,心中虽有别疑,但并无胆怯之色,只是潜运神通,凝神戒备,一步一步缓缓走了过去。

   
棺材之中,巫妖与他身下那个神秘胖子此刻都看著陆雪琪的白色身影缓缓接近,胖子没有什麽反应,只是看著,巫妖心头却是乱成一片,不知陆雪琪待曾接近之後,将要如何行动。他有心脱离这尴尬境地,无奈这段时间里,他不知想过多少法子,试过多少刁钻异术,偏偏这棺材里布下的怪异禁制,似恰好乃是他的克星一般,将他全身气脉禁锢的死死不能动弹,半分力气也提不起来。

    巫妖心中叫苦不迭,彷徨无计之下,只得在心里不停的自叹倒霉。

   
陆雪琪慢慢接近了那具神秘的棺村,越走近那看似平平无奇的棺木,她眉间警惕之色和淡淡一丝惊容,便越发的明显。这具棺木显然并非什麽绝世至宝,而看它材质,最多也不过是中等木村,还是有大半朽坏的,自然也不曾是棺材本身散发出来如此强烈的阴气。

   
而以她敏锐之感觉,此刻的确已经在如此近处,发现了这棺材理确有二人,只是这两个人周围,更布满一层若有若无的阴晦屏障,将他们身子裹了起来。而这层阴气,虽在身外三尺之远,但陆雪琪已然感觉自己体内气血隐隐有翻腾迹象,冰凉感觉,不时侵来。

    究竟是何等妖术,或是什麽闻所未闻之妖器,才有如此不可思议之法力?

   
陆雪琪强忍住心中惊愕,同时须定心神,将体内隐约躁动气息压下,仔细打量了这棺木一番,然後缓缓向它伸出手去。

   
小屋门口之处,小白的身影闪了出来,她倚在门框边上,神情轻松,但一双秀目却是紧盯著陆雪琪的动作。以她的道行,早在刚才解救周一仙三人的时侯,便已经在小屋中发现了那具棺材的异样,制住周一仙等人的,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术法而已,但那具角落棺材,却隐有极大危险,甚至连她也未敢造次,当机立断之下,她先行救出了周一仙三人,却对那具棺材不敢轻举妄动。

   
此刻看著陆雪琪站在了那具棺材之前,小白自然是仔细查看,而且那具棺材里还困著一个巫妖,正是她所欲得之人,所以不由得全神贯注起来。

   
而在另一头,周一仙、小环还有野狗道人三人,似乎也禁不起好奇心的诱惑,悄悄移到了那个大洞的外面向这屋子中间张望著。

   
义庄内外,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气氛不由得有些诡异起来,人人噤若寒蝉,都盯著陆雪琪的动作,不敢分神,以至於当遥远天际,冲天而起的一道淡淡黑气腾空旋转,另外一个身影似乎紧膻不舍,在半空纠缠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啪」

   
黑暗之中,随著那白色身影轻轻晃动,陆雪琪修长白瞥的手掌,缓缓摸到了棺材木板之上,而几乎是在同时,这本应该是无声无息的动作,却从棺材内部突然传出了一声不大却清脆之极的细响。

    就像是,某根木条迸裂开来。

   
陆雪琪脸色一变,摸到木板的手迅疾无比的收了回来,就在她手堪堪收起之时,一团黑气猛然从她手掌接触之地冒了出来,「丝丝」之声不绝於耳,竟是在那方寸之地如鬼火一般烧了起来,没有火焰,却生生是在木板上烧出了和陆雪琪手掌一般大小的掌印。

   
困在棺材之中的巫妖心头一寒,他所修习的道法与这份禁制妖力颇有几分相似,虽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只是看那股无色黑火瞬间燃起瞬间熄灭,他心中仍是忍不住为之一震。被那股黑火烧到躯体的後果是什麽,他心中多多少少能够想到,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麽自己刚才躲进这具棺材的时侯,这诡异凶狠的禁制却没有对自己发动,而此刻陆雪琪来了,却如此敏锐呢?

   
他心中正苦苦思索,不得其解的时侯,突然间他若有所感,向下看去,就在他身下的那个神秘胖子身上,此刻竟然也似乎随着这些禁制的发动,而有了诡异的变化。

   
一股浓烈的阴晦之气涌现出来,远比刚才那阵若有若无的气息、强烈百倍,登时将他们此刻置身其内的棺材充斥满满,而巫妖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声大响,彷佛瞬间一片空白,无数冰泠阴毒的气息如毒蛇一般钻入他的体内,狠狠啃住了他全身气脉,痛苦不堪,偏偏他此刻连叫都叫不出来,有那麽片刻时间,他几乎是感觉生不如死。

    而这股阴气的来源,赫然正是那个神秘胖子体内散发出来的。

   
陆雪琪盯著那黑色掌印,脸色微微发白,站在她身後远处的小白,也慢慢站直了身体,不再倚靠门框,面上露出凝重之色。

   
就在片刻之後,陆雪琪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麽,身子一震,神情大变,但却并未有後退躲闪,只见她更无丝毫犹豫,反手一翻,「呛啷」如龙吟,淡淡霞光泛起,淡蓝光辉一时四射,将这黑暗小屋照得顿时明亮起来。

    天琊出鞘!

   
瑞气蒸腾之中,秋水般长剑倒映著陆雪琪如霜雪一般的面容,剑光亦如水,在半空里如秋天池塘荡漾的涟漪?,微微停顿之後,在空中幻化出连绵不尽的剑光虚影,向那具棺材劈了下去。

   
说是劈,却又彷佛并未有开山破石之威,著那剑光掠近,这具神秘棺材里似乎有某种东西也感觉到了威胁,细细的劈啪声音开始响了起来。

   
一股黑气,霍然从棺材之中腾起,如有实质,竟是凭空托住了天琊神剑,陆雪琪面色微变,清叱一声,身子却忽地腾空而起,白衣飘飘,有若仙子。

   
在她原先立足之地,三尺方圆,只听「丝丝」之声猛然响起,那一个圆圈地方,竟是被一股不知何时而来的黑气,烧的是面目全非。

    一股焦臭之味,弥漫在小屋之中。

   
陆雪琪人在半空,却并未慌乱,天琊神光耀耀,在空中画划了小个半圆,刺了下去。

   
此刻棺材周围,已经全是阴晦黑气,滚滚如云,也不知道这麽多阴晦之气,究竟是如何在片刻之间涌现出来的,只见此刻上方蓝光如电,天琊光辉闪闪刺将下来,下方黑气却也并未示弱,如有人无形指挥,由四面凝聚至棺材中部,似一面黑墙档在天琊面前。

   
眼看这神剑与黑气即将对撞瞬间,天铘神剑剑尖才碰到那面黑气,忽地如遇弹簧,陆雪琪整个身子竟是如毫不受力之轻羽,整个向上方飘了回去。而就在她身形飘起的时侯,她的左手忽地并指如刀,须臾之间秀目中闪过淡淡一层金色,一闪而没,而手掌间却是发出一道青光,正是纯之又纯的青云门大极玄清道,从侧面黑气薄弱之处,生生劈了进去。

    「砰」

永利网站平台,    黑气中顿时一阵翻涌,随之是低沉的几声闷响,什么东西碎裂了开去。

   
站在门口处的小自嘴角泛起一阵淡淡笑意,微微点头,颇有赞许之意。而在另一侧,站在小环与野狗道人身后的周一仙,眉头却突然皱起,似乎看到了什度以后的事情。眼中惊疑不定,随之陷入深思之中。

   
被陆雪淇出人意料的偷袭得手,那股黑气似乎也是预料不到,愤怒之余,登时转守为攻,,黑压压一片,如一层乌云向著半空中那个白色身影冲了上去。

   
陆雪琪半空中身形一顿,疾风迎面,秀发飘舞,没有片刻犹疑,只见那身影似被无形大力托了一下,顿时向上飞了出去,轰隆的一理,与她身形看来绝不相符的情景,整座义庄废弃的屋顶瞬间炸裂开去,乱木辟屑粉纷落下,灰尘如雨,只有那白色的身影,却如淡淡浮云,伸天而起,在夭鲜淡淡星光下,更如绝尘一般潇洒。

   
黑气勉强飞追逐了一丈之高,看去便已无力,空旷平野夜虽吹过,不消片刻,登时将这般黑气吹的散了。

    陆雪琪身形在高空中微微一顿,一声清啸,却是再度向那座小屋俯冲了下去。

   
此刻小白早从那门口处跃了出来,负手站在远处看着,而周一仙等三人就显得狼狈多了,忙著躲避天下突然掉下来的无数朽术垃圾。

   
就在适一片忙乱之中,陆雪琪身影已经再度冲进了那背屋子,只听得她清脆叱喝之声,猛然传来,瞬间从屋子中看到蓝光大盛,分作无数条从屋中发射出来,片刻之援,屋中轰然作答,隐约夹带著陆雪琪微带惊喜的一声呼唤。

    「田师叔,果然是你!」

   
周一仙等人站的远远的,确定自己不会再被落下的束西砸到,适才回头看去,只见混乱之极的屋内此刻已经慢慢平静下来,过了一会,那耀眼之极的蓝色霞光也缓缓消失了下去,随后,从门口处,当先走出来了一人。

   
此人却不是陆雪琪,而是一个全身黑衣的神秘人物,连脸上也被遮住了,看不清楚容貌,周一仙等三人都不认识此人,小白却是哼了一声,也不见她如何移动,身子却突然出现在巫妖将要有所移动的前方,挡住了巫妖去路。

    巫妖看了小白一眼,苦笑了一声,顿住了脚步。

   
又过了片刻,屋内脚步声响了起来,适一次,出现在门口的,却是有两个人,而且是陆雪琪操扶著一个容颜憔悴的胖子,缓缓走了出来。

   
小环等人看的真切,这个胖子正是当日在那个魔头手下救了他们一命的人物,只是这苍促之间看去,在这棺材之中被禁锢了多日,不知为何,适胖子的身材看去,倒似乎又胖了老大一圈。

   
陆雪琪扶住这个胖子,攘他在这屋子之前的石阶上坐了下来,口中低声声道:“田师叔,你还好吧?”

   
在场其他人听到她这一句,都是微微怔了一下,陆雪琪什么身份,他俩自然都是知晓的,而听她如此称呼宝这个胖子,莫非此人竟也是青云门下,而且看样子还是辈分不低的长老一辈?

   
这个胖子,自然便是大竹峰首座,前段日子与青云门掌教道玄真人一起神秘失踪的田不易了。

   
田不易向陆雪琪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陆雪琪何等瞧明,随即会意,也未再多说什么,只是不知怎么,她心中却是怦怦的那股乱跳,原先的那股紧张感觉,此刻竟是越发强烈了。

    田不易在追理了,那鹰,那涸更重要的人,此刻又在何方?

    难道竟是小环他俩口中的那个魔头吗?

   
陆雪琪心中飞快地掠过这个念头,不知怎么,背上如有芒刺一般的微微刺痛感。

   
巫妖站在一旁,目光落到田不易身上,深深看著那个胖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看清楚田不易的容貌,只不遇他看著田不易的峙候,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色。

   
不遇他并没有更多的空间时间去观察别人,片刻之后,小白的声音已经回荡在他的耳边了:“我要的束西呢?”巫妖心里咯登了一下,又是一声苦笑,转头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白苦笑道:“我已经对你说过了。”」

   
小白“呸”了一查,道:“南疆千里迢迢,难道我还要为你这一句谁知道真不真的话跑过去啊,我劝你一句,老老实实把我要的东西交出来。”

   
巫妖沉吟了片刻,他面上蒙著面置,旁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但可以看出他正在思索什么?

   
小白有些不耐烦,道:“我是什么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和焚香谷那个老鬼是不一样的。当日你主人在的时候,也答应遇到我那个东西吧!”

   
巫妖默默点了点头,似乎小毛的这几句话说动了他,他缓缓走到小白身边,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话。

    小白忽然皱起了眉头,道:“当真?”

   
巫妖淡淡道:“你也非初次接触巫法,南疆古巫族有些忌讳禁忌,你多少也是知道的。”

   
小白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好,我就信你一回,若是你敢骗我,迟早我找到你,让你好看。”

    巫妖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小白又转头看了看其他褚人,最后目光落在陆雪琪身上,正好陆雪琪也看向她,小白忽地微微一笑,眉间唇角,带上了说不出的那种媚惑,却看不出有丝毫淫荡之处,反而更增她的美丽,微笑道:“陆姑娘,我们好久不见了。」

    陆雪琪面无表情,看著小白,只淡淡点了点头。

    小白嘴角笑意更浓,道:“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她呢?”

   
陆雪琪秀眉一皱,却是冷哼了一声,神色转冷。小白看著她的神情,忽而掩嘴而笑,随即摇头转身,大步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标签:,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