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小小说精选,校园故事之我们和你在一起

六月 29th, 2019  |  文学

■ 彭晓东

踏进山村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真是不该跟父亲赌气。一座又一座的山,好荒凉。大学毕业后,父亲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在城里给她找好了工作,可她就是不干,硬是要来山区教书。她是不想让父亲庇护自己,她想依靠自己,好好锻炼自己。
老校长把她接到学校,指着两间石头房子告诉她说那是教室,然后又指着一边的一间石头房子告诉她说那是她的宿舍。就这样的条件!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工作下去。老校长把宿舍的门给她打开,把钥匙交给了她,对她说,以后,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了。
老校长走了,一切都交给她了。可她还只是一个20多岁的姑娘呀,她的任务很重很重。她整理好宿舍,重重地倒在床上。还没有开始工作,她就已经感到了累,甚至感到了窒息。她多么希望父亲能够给她打电话来,只要父亲说一句话,叫她回去,她必定马上就走。可是,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就是父亲真打电话,也打不通呀。
明天才开学。学校冷冷清清,就只有她一个人。虽然学校处在村子中间,靠在山下,可平时,除了老师,就没有别人来。她很无聊,无聊地把手机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她多希望有亲人或者朋友或者同学给她打电话发短信,那样,她就可以跟他们交流,向他们倾诉一下自己的委屈。虽然她已经爬到了山顶,但手机就是没有信号。握着手机,她在山顶上轻轻地哭了起来。虽然她后悔了,但是她却不能就这样回去,那样,只能得到父亲的嘲笑。
不过,下午就热闹了,村子里的大人都来看她,给她送来米送来菜。孩子们也来了,孩子们围着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一个个笑嘻嘻的。孩子们问她,你就是我们的老师?她点了点头。孩子们说,你真漂亮,就像是天使!她忽然笑了。是的,对于这些渴望知识渴望读书的孩子,她,无疑是他们的天使。所以,村子里的人才那么尊敬她。虽然一个下午都有人找她说话,但是,她依然觉得自己很孤单。许多话,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许多话,她都是在应付。她是天使,是城里意外飞来的天使,而他们,他们是什么呀?沟通?根本无法沟通。
人们终于散尽了,她自己弄饭吃了。然后她把宿舍的门关得紧紧的,还把宿舍里的窗子也关得紧紧的,躺在床上看起书来。她根本没法看进去,她很无聊,也很害怕,她看书只是为了打发时间,驱赶恐惧。白天的时候,山里的年轻男人个个都把目光在她身上盯来盯去,那时她就很紧张。现在是晚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打什么坏主意。深山里,不时传来一阵阵狼嚎。
突然,她听见墙外有脚步声,她紧张起来,把灯灭了,然后在床上缩成一团。心,咚咚直跳。脚步声到墙角就停下了,然后听见有两个人嘀咕起来,而且一直嘀咕不停,好像在商量什么事儿。她就更紧张了,来的不只一个人,他们真要砸门砸窗,她一个弱女子,哪是人家的对手?可是,她等了很久,也不见那两人有什么别的动静。她就蒙在被子里哭了起来……
天亮的时候,她醒了过来,一切都安然无恙,她小心地去开了门,只见门口的墙角靠着两个人,一个大人,一个孩子。她知道那个孩子是她的学生,就叫醒了他们,问他们,你们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大人和孩子看到她,都笑了,说,你昨晚睡得好吧?她没有说话,委屈地哭了起来。大人和孩子一惊,说,老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想家了?她说,昨天晚上我听见有男人在宿舍外面说话,我好害怕。大人吃了一惊,说,老师,昨晚我们吓着你了?!她说,昨晚是你们……大人说,是我们,我们吃了晚饭就来了。她松了一口气,埋怨地说,你们来干什么?吓死我了!大人听了连忙说,老师,对不起,吓着你了。这山里有狼,我们就是怕你害怕,所以我们就来说说话,让你知道外面有人守着,给你壮壮胆子,没想到反而吓着了你。
她明白了,原来他们说话是给她壮胆,而她自己却多心了。他们守了她一夜,怪不得在门口的墙角睡着了。她说,谢谢你们,我不怕狼。大人笑着说,你一个姑娘家,一个人在这山里,哪有不害怕的?老师,你放心,以后每天晚上都有大人带着孩子来守在外面,你就安心休息吧!这是我们大家商量好的,大家轮流值夜守护。她突然伸出手握住孩子的手,说不出话来,只是眼里一片湿润……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6年第5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我在一字梁时,一个村子就我一个教师。

  村子不大,二十里就是另外一个村子,一百里外就是县城了。

  我不怕路远,远不过是一种概念,用想象就可以缩短;我不怕山高,高就有一种与天空的触摸。好多东西我都不怕,我怕从下午五点半就开始的寂寞。

  每天学生一走完,四处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我的那盏煤油灯,十步之外就见不着光。最可怕的是,半夜有狼叫。

  狼的声音太难听,总像哭嚎,不知狼的家族哪来那么多哀怨,凄惨。深刻的凄惨!

  还有关于那匹狼的种种传闻,活灵活现。就像它会随时站在你面前,那双像西洋人似的眼睛看着你。不管它有没有表情,都会令你毛骨悚然。

  所以狼一叫,我的汗毛和骨头就开始舞蹈。

  山里人纯朴,我才去的时候,学生的家长们总会晚上来陪陪我,我总会说,没事,没事。我不能不像个爷们儿。

  老乡们不来,或者农忙时来不了,我的夜就变得长了。好像那匹狼有意和我作对,嚎得更起劲。嚎得山和我的灵魂都有些抖动。

  我给老乡们说,打死那条狼。

  多年来,其实那匹狼早已和山民们相安无事,彼此都习惯了。但一个教师的请求在山民们的眼中,无疑是无声的命令。

  举着火把,家家户户倾巢而出,这种围山捕狼的场景实在壮观。折腾了一晚,那匹狼却侥幸逃过一劫。

  万般无奈之下,我总得想个法子壮胆,连小孩子也知道,唱歌可以壮胆,问题是,我唱不好歌。

  毕竟没有听众,我不怕,我开始夜夜唱歌,拿着手电筒当麦克风,我唱得脸红脖子粗,唱得声嘶力竭,唱得忘忧,唱得神经质,唱得比歌星的感觉还好。

  甭说,还真管用,唱着唱着便甜美而沉稳地睡着了。

  但是怪事也发生了,每当我唱歌,那匹狼的嚎声也跟着来了,似乎要与我一唱一和。我们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停它停,我高它高,我长它长,成了这空旷的山野的天籁。我便好笑,这狼也懂音乐?然后又有些自得:我原来唱歌不差呀,连狼也可以感染。

永利网站平台,  渐渐地,我竟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每当我唱歌的时候,我就希望那匹狼的嚎声响起来。彼此相知,毕竟,在这沉沉的夜里,只有这匹狼在回应我,人最寂寞的时候,灵魂就像搁了浅一样,是这匹狼,把我的生命之舟又拖到第二天黎明。我对狼声不再害怕,每天我唱完第一首歌,要是没有那匹狼的回声,我便觉得我的歌声索然无味。

  但我发现,这些天晚上,都有不少老乡们守在学校周围,四处寻找什么东西。我以为这段时间山里有了小偷,老乡们是来保护我的。这种情况,持续了许多天,还是这样。我就忍不住问他们。他们说,老师,你没听见,这学校周围有一匹狼,每天晚上叫得特凶。现在这山里不知咋的了,那一匹狼没打着,又来了一匹,竟有了两匹狼。每次那狼围着学校叫,可我们四处找,又找不到。我们怕狼伤害您,就每天来这里等。

  两匹狼?我这时才弄明白,原来我唱歌的声音太难听了,就像狼嚎一样。

  我的羞愧多于勇气,我没敢承认那一匹狼就是我。

  在老乡们的眼中,老师是神圣的。他们绝不容许一匹狼这样长期威胁着他们唯一的老师的安全。

  在我和那匹狼彼此的嚎声中,终于有一天老乡们又一次集积起来,一场更大更彻底的大围捕持续到第二天早晨。

  早到校的学生兴奋地告诉我:打死狼了,打死狼了。学生们像过节一样。我竟没有高兴,我站了很久,那匹狼,死了?我甚至没勇气去看。老乡们说要把那匹狼送给我,我忙说,我怕狼,见了心里发怵。

  我再也不敢在深夜唱歌。我怕老乡们还去找狼。我也不想唱了,一个人唱太没意思。我发现我更加寂寞,我的生命的孤单已许久没有向人倾诉,我也不可能向人倾诉。

  是那匹狼懂得了我的倾诉,并回应了我的倾诉。

  但那匹狼被打死了,而且因为我。我常常怀念那匹狼。

  难道我爱上了那匹狼?

标签:,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