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我是来乱谈小说的,白鹿原上

八月 10th, 2019  |  永利网站

白鹿原是史诗巨作,是部男人的书,女性点缀其中,却必不可少。我不是陕西人不是蓝田人不是那辈子人对里面的风土人情不甚理解,对政党之争不感兴趣,所以不谈那些。只谈一下我对其中女性角色的认知。无疑在整部书里女性角色都是被压迫着被残害着,这也是那个时代所有女人的命运,放在其时来看,也并无不妥。
1、仙草。在小说里仙草着墨并不多。她是白嘉轩第七个媳妇,在家排行老五,是因父亲为了报恩白家而许给了白嘉轩的。作为白嘉轩第七个衣媳妇,她能活着也不是说她有多出众,而是因为白嘉轩把祖坟迁到了风水宝地才能为白家传宗接代的。生过15个孩子(可能是15个记不清了)最终活下来的是三男一女。其余的埋在牛棚里讴粪撒地里当肥料了。这是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是在正常不过的。朱德的文章我的母亲里,经他母亲亲手溺死的就有3个孩子。原因是养活不起。女人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其余无他。白嘉轩给自己三儿子孝义精挑细选的满意媳妇在无法生育时,白嘉轩最先想到的是休了再取不能断了老三那一支的香火。幸好,是老三不能生育,媳妇借兔娃的种成功。所以,仙草在书中乃至在白嘉轩的心目也的地位就是广大的传宗接代的妇女代表。她临死事为自己做好了寿衣,把自己收拾的体体面面,总让我想起大象即将老死时远离族群,孤独离去,不成谁的负担。她对白嘉轩唯一的要求就是自己值不值的一个薄棺材。能舍口薄棺材给她,她这些年的当牛做马便是值得的。她的坚韧到此方显。
2,白灵
这个白鹿原上第一个不裹脚,去读书,充满灵性的女孩子,也只是因为是白嘉轩的心头肉,而又不指靠她什么才幸免广大妇女的悲剧的。可她却是白家几个孩子里最有出息,最真诚,最敢爱敢恨的孩子。她冲破了所有的封建枷锁,然后咣当一声,死在了推翻旧社会建设新主义的自己人手里,而且是最残忍的活埋。她无所畏惧,她想改变所有人的命运,想使的每个人自由平等,能像她一样自由飞翔。无疑她的愿望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我始终觉得她跟鹿兆海才是真正的爱情,而跟鹿兆鹏只是盲目的崇拜,那是看偶像的目光啊。鹿老大这人不管怎么粉饰我都喜欢不起来,总觉得他自私的为了心中的信仰,连一点人性都彻底没有了。鹿兆海才是真正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可惜没能留住白灵。革命嘛,摸着石头过河,白灵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摸好把自己掉水里淹死了。我总觉得作者把白灵写死在自己人手里用意深刻啊,否则随便怎么动动笔被抓被杀都很合乎逻辑啊。可能是讽刺政治不是黄毛丫头可以玩的,早晚把自己玩死。所以最后白孝文,鹿兆鹏这样的端着架子装来装去的假仁假义之人都做了官了,嗯,政治吗,就得能装才可以。作者还是心疼白灵跟鹿兆海这俩瓜娃子的一腔热血的,都让他们死在了共党手里。作者居心叵测啊。
3,田小娥
谈白鹿原就不能不说田小娥,所以王安全一不小心把电影白鹿原拍成了田小娥传。
她是书中另一个以另一种迫不得已的方式反抗封建枷锁的女人。如果说白灵是纯洁的挣脱,那她就是用女人天然的优势,肉体上反抗。她用古老的男人女人的肉体欲望想逃脱自己悲惨的命运,却无疑使自己的命运更加悲惨,可是除了肉体她早已身无他物,只此一条路,让她艰难求生。有人说她淫荡,我没看出她的淫荡来。她被卖给举人老头做小妾,天天被用来泡枣,这世上有几个女人沦落到那个地步不想逃出去,可小脚女人想走出那片宅子除了找个男人偷跑出去还能有什么办法,再者,她也就接触那么三四个男人不选黑娃选谁呢?当然估计有白娃红娃绿娃谁的都一样。她刚好需要,他刚好在,她刚好想逃他刚好合适,这就是命啊。除此之外她还主动勾引过谁呢?她陪着黑娃吃苦耐劳,把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如果白嘉轩容下她了,进了祠堂,她有了立足之地她会是另一番景象。这就是我认定了你是婊子,你不是婊子我也得把你逼成婊子然后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就是个婊子。以证明自己有先见之明。鹿子霖让她睡一下再说,她没本钱讨价还价为了黑娃也只能睡一下再说。而这一睡,似乎连她自己都认定了自己是婊子了。她却又不齿鹿子霖的假仁假义,所以她敢于尿他一脸轰他出门。我总觉得鹿三最后的附身不只是鬼怪,而是作者想表达另一层意思,就是人性被教化的再顽固不化而内心深处还是能自辩分明的。作为封建礼教最坚定的拥护着,被洗脑的再彻底但内心还是觉得她不该被如此污蔑的。当所有人被瘟疫折腾的惶惶不可终日时,内心里那种愧疚感就自然而然的现象出来了,人们忏悔,祈祷,烧香磕头给她修庙塑身,以抵消内心的罪恶感。白嘉轩这时候就是封建礼教的食古不化者,他不能认错,不能愧疚不能认为自己错了,他错了整个礼教体系就错了。只能镇压。他镇压的不是鬼怪,是人心那点懵懂的是非观。是人得遵守的规矩。我觉得田小娥的反抗对人们的震撼比白灵要大的多,影响更深远。作者对田小娥是偏爱的,所以她死后幻化成了五彩斑斓的蝴蝶,幻化成了透亮的白蛾,虽然最后还是被村民践踏的支离破碎。
4,冷秋月
又一个被残害了的女人。她是当时社会最正常,最知书达理的女人,她本可以像千千万万的女人一样生儿育女自得其乐,她遇见了鹿兆鹏,她要求不高,给她个孩子就行,只是她遇见了自以为是正人君子,有信仰的鹿兆鹏。他拿她当反抗包办婚姻的筹码,似乎离她越远对她越决绝他反抗的就越彻底。她记下了他的颤抖,她被压抑着能说的不能说的所有欲望。鹿子霖喝醉了,调戏她,她忍着,可是她没能忍住性欲望的蓬勃而出,当她反过头来再试探鹿子霖时却被羞辱的一塌糊涂。那是所有压抑之后的最后一根压垮她的稻草,她彻底崩溃了,她疯了,她终于疯言疯语喊出了内心的渴望,她需要男人,她需要性生活,她渴望关爱。可这些对她来说是永远不可得的。我看过最早的未删减版本,是在她死后,众人给她换寿衣时,发现她下体流脓发臭插着一根玉米棒子。女性被摧残如斯。这是默默忍受下的结果。对照田小娥,你会选择当田小娥做个婊子还是冷秋月做个贤良淑德的性压抑烈女呢?最后再骂句鹿兆鹏,把媳妇逼成这样死活不睡,睡起兄弟的女朋友来是一点也不含糊,你说他是小人还是君子。

永利网站 1

文/狐某妖

     
 前两天看完了小说《白鹿原》,今天又把电影给补上了。还看了简书上关于《白鹿原》的读后感,我读完后和大多数人的感受差不多,就是:当在看《白鹿原》时,察觉不到陈忠实老先生本人对角色的喜爱,亦或是对是非的判断,倒仿佛是站在上帝的视角,心平气和地叙述着白鹿原上发生的一切。

     
 记得有一位朋友这样和我说过,“任何一个组织都有追求自己利益的权利。”我当时只是对她的说法表示认同,但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看完白鹿原,这句话又重新印入我脑海引起我的思考。我对那个时候的中国不了解,通过小说知道那是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封建势力和民主革命势力相对持,共产党和国民党闹内乱,灾荒,瘟疫,外敌入侵……在书中,陈忠实老先生使众多人物以不同角色不同性格的形象跃然纸上。

                                          白嘉轩——封建势力

永利网站 2

图片来自百度

     
 全书以他为主线,展开写了白鹿原上白家、鹿家两大家族的是非恩怨。白嘉轩为人仁义,对长工鹿三和鹿三之子黑娃视如亲人,前期对女儿白灵也是百般宠爱,不让她裹足,由着她的性子让她去上学读书。不过世事无常,后期白灵加入共产党闹革命时,白嘉轩和女儿决裂了。白嘉轩身为白鹿原的族长,待人处事自是值得人钦佩的。甚至对于和他有同等势力,想着暗算他的鹿子霖,他也始终没有撕破脸。可是,当“民主革命”这股新生力量和以白嘉轩为首的封建势力发生对峙时,白嘉轩不认女儿白灵,鹿子霖逼跑大儿子鹿兆鹏。后来闹瘟疫,村民认为是田小娥的魂魄在闹事,要为她修庙,白嘉轩宁愿搭上全村性命也不从,最后决定修塔镇压她,让她永世不得翻身。这也体现了封建势力不容挑衅侵犯,电影中编剧对这个细节展现得更加淋漓尽致,要把田小娥的骨灰下葬时,有人偷偷告诉白嘉轩,疑是田小娥死时怀了白嘉轩长子白孝文的骨肉,怕镇压了,对白家命脉不吉,白嘉轩斟酌一会儿,依旧决定下葬镇压。由此可见,白嘉轩这股封建势力在当时是多么的固执强势。原著中白嘉轩腰被打折后,陈忠实老先生经常用“老狗”来形容他,不知是不是想要体现封建势力面对新生力量,极力想抵抗却已不可能的状态?

                                          鹿子霖——封建势力

     
 鹿家和白家在白鹿原具有相同的实力和威望,但是鹿家却不能继任族长,这是梗在鹿家心头的刺。鹿子霖经常暗地里给白嘉轩下绊子,例如教唆田小娥勾引白孝文,收买白孝文的地皮,还道貌岸然装老好人。他还有得势不饶人,好色……诸多缺点,这是我最讨厌的角色,但是后来他变疯变傻,大小便失禁冻死的结局,让我的讨厌没有了底气。

                                          黑娃——努力求生的平民

永利网站 3

图片来自百度

     
 黑娃不懂什么是民主什么是革命什么是共产党什么是国民党,只是他带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田小娥回原上,想要和她结婚进祠堂入族谱,但是自己的父亲和白嘉轩因为田小娥的作风,死活不愿意,逼得黑娃带着田小娥买了一个破窑洞安家,这件事情激发了黑娃对封建势力的叛逆,此外,黑娃从小就看不惯白嘉轩,觉得白嘉轩腰杆子挺得太直,让他觉得不自在。这次的冲突引发的后果就是——黑娃这个被逼着迫不得已努力求生的平民开始对白嘉轩为代表的封建势力发生冲突。随后黑娃加入了共产党,加入了农协,可是当时各党刚刚建立起来,并不稳定,没多久黑娃就被弄下台,逃离白鹿原离开田小娥,最后出去当了土匪,后来又入了国民党,开始学习……这是一个努力生存,却被封建势力和动荡不安的国情坑害了的青年。

                                    田小娥——卑微的妇女阶级

永利网站 4

图片来自百度

永利网站,     
 那个年代的妇女地位卑微。仙草生第八胎白灵时,白嘉轩才第一次给她端来一碗水。白灵裹足时,白嘉轩不同意,仙草觉得女子不裹足太丑,嫁不出去,在现代,这就是所谓的直女癌。田小娥姿色偏上,话里行间,满满的灵气与情趣,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她的原因。作者对田小娥的描述大多是田小娥和某个男人的对话。如果情侣或夫妻间相处太一本正经,那样的婚姻生活未免太刻板无趣,我并不觉得她放荡,她的第一次婚姻是包办婚姻,给她带来不幸的生活,后来不论她选择黑娃还是白孝文,都是跟随自己心意的。尽管令人心寒的是,两个人都在关键时刻弃她而去,这到底是时代的原因,还是人的问题?陈忠实老先生说,那个年代入族谱写进县志的都是贞洁女子,但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却是田小娥这样的人们眼中的“荡妇”。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人性的矛盾,明明很多女子都被包办婚姻害苦了,明明自己被忽略被歧视,却没有反抗的力量和胆量,明明男人们都在背后讨论意淫“田小娥”这样的女人,表面还在唾弃人家……何等悲哀。电影中,编剧对田小娥的刻画让我更加喜欢,她不畏惧男人与男权。在被主家捉奸惩罚时的嘴硬,从大户人家流落到跟着黑娃住窑洞,她没有半句怨言,她面对组长白嘉轩不卑不亢,从容淡定,能说会道,在被白嘉轩拒绝入祠堂行婚时依旧不失礼节,让忽略她起身想走的白嘉轩楞了一下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末了,对儿子白孝文说,黑娃养不住她,田小娥也敢坐在炕头上和黑娃、鹿兆鹏讨论农协和共产党,甚至参与农协。电影里的田小娥简直就是那个年代的女权代表。

                               鹿兆鹏白灵夫妇及鹿兆海——新生力量

       
 这三个人关系比较复杂,鹿兆鹏和鹿兆海是兄弟,却一个入了共产党,一个入了国民党,起先,白灵和鹿兆海为情侣,因为白灵信仰共产党,二人谁也不愿更改信仰,最终分道扬镳,后来白灵和鹿兆鹏同为共产党同志,一起执行任务,滋生感情。而鹿兆鹏白灵夫妇,为了革命,双双弃家。那个年代,因为动荡不安的国情,无论是亲情、兄弟情,还是爱情都变得无可奈何。

     
 以前看书看影片,总爱分出个“好人”“坏人”来,看完《白鹿原》,我对书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讨厌不起来,因为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生存着,在苍茫的白鹿原上,与天斗、与人争,生生不息。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