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永利网站平台第二十章

十月 5th, 2019  |  文学

永利网站平台,二十
几经周折,都市调频台的编制总算批下来了。市政府的批文上核定为科级事业单位,性质为自收自支,自负盈亏。在职人数为三十名,领导职数为两名,一名正科,一名副科。隶属于银都人民广播电台管理。
接下来的事就是如何操作了。
这天下午,马洁拿着稿件来让方笑伟审阅。方笑伟看过之后改过了一两处错误,就严肃的对马洁说:‘这是个关键时刻,你一定要把好关,绝对不能出错。“
马洁点了点头说:”遵命“
方笑伟说:”以后,尽量少到我的办公室来,有啥事儿,我们抽空儿到外面去说。“
马洁说:”我明白。“ 方笑伟说:”你明白了就去吧,办完事儿也不要多呆。“
马洁说:”可是,我想跟你……“马洁说着突然一扭头说,”胆小鬼,想跟你多呆一会儿都不让。“说着就转身要走。
方笑伟心一软忙说:”晚上我请你吃饭,在老地方,你想呆多久就多久。“
马洁这才转脸来,向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方笑伟看得出来,马洁的眼眶里分明的噙满了泪水,笑的时候,那泪花就显得分外的耀眼。方笑伟禁不住心头一颤,目送着马洁出了门,心里顿时涌满无限深情。在如今这个商品经济的年代里,什么都打上了商品的烙印,并且以明码作了标签。权力如此,美色也是如此。马洁虽算不上粉红佳丽,但也年轻标致。如果像别的女人那样待价而沽,也不至于没有人上钩?可她多年来一直对他一往情深,从没向他提出过经济上或者其他方面的要求。这使他每每想起,在十分感动且又十分自豪之余,不免有点欠疚和不安,总觉得好像有点对不住她。
下了班,他有意磨蹭了一阵子,估计老婆到家了,本想给老婆打个电话告诉她不回家吃饭了,没料老婆却把电话打了过来,说她晚上不回家吃饭了,班上有活动。方笑伟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把电话压了。
他明显的感觉到,自从他没有当上电台台长之后,虽说他的老婆吕淑琴在口头上宽慰他不要当会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但在行动上她对他显而易见的缺少了许多热情与关怀,动不动就以老同学聚会,单位同事过生日为理由不回家吃饭。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心里非常清楚,那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她的实际内容肯定是同那个老家伙在一起寻开心。他有时也想得很开,开心就开心去吧,她不开心去我也不好去开心,这样正好拉平,我不欠她她也不欠我,谁也犯不着为对方内疚什么。
夫妻之间说到底是一种书面的契约关系,家只是他们彼此相依的一个码头。所以你根本犯不着让对方为你怎么怎么,因为你本身就没有对她怎么怎么,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彼此是平等的公正的。弦有时候不能绷得太紧了,太紧了就容易断。这种分散型的家庭,也许寿命会更为长久些。”老地方“在幸福街,这是一家非常有特色的酒家,内设许多小包间,都是榻榻米式的结构,每个房间铺着红地毯,并配置了软垫、靠垫、被单什么的。总之,是那种既可以吃饭,又可以谈情做爱的场所。久而久之,”老地方“也就成了情人相聚的代名词。
方笑伟来到”老地方“,马洁早已在一个名叫”仙人岛“的包间里订好了菜。方笑伟高兴地说,你真是一个好老婆,让我一进包厢就找到了温馨的感觉。马洁白了他一眼说,少贫嘴,我哪有福气给你当老婆?你是谁?我又是谁?方笑伟脱了鞋,走上榻榻米,坐到马洁旁边,一伸手就将她揽到怀里说,还在生我的气?马洁说谁生你的气?你是领导,我是普通百姓,谁让我死皮懒脸的往你办公室里钻?生气我也只生我自己的气?哪敢生你台长大人的气?说着挣脱了方笑伟的拥抱,坐直了身子。方笑伟说好了好了,是我的不是,我给你赔情道歉好不好?在办公室你听我的,在这儿我听你的,你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只要你高兴,我就高兴。说着又去揽她。马洁伸出小拳头就打了起来,边打边说,你真讨厌,其实,我就是想你,想和你多呆一会儿嘛!方笑伟用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说,这我知道,我又不是傻子。马洁说,你知道,你知道还那么凶?说着抬起了头,看着他,两眼幽幽的,仿佛盛满了无限的爱意与委屈。方笑伟说,因为我爱你。说着一口咬住了她的嘴唇。马洁就用小拳头打着他的后背说你爱我就该这么凶,这是什么逻辑?方笑伟就用嘴堵住了她的嘴,那声音就呜呜啦啦的成不了形。亲吻了好长时间,马洁才挣脱说,讨厌!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方笑伟说,不是回答了吗?因为我爱你,才不愿意让别人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你什么,懂吗?马洁说你也犯不着那么凶呀?方笑伟笑着说,你别夸张,我只是给你讲清了道理,哪凶?马洁说脸拉得这么长。说着用手夸张的打了个比喻。你说凶不凶?方笑伟笑着说,那不成驴脸了吗?马洁这才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那么说。
正说间,服务员敲了一下门,他们俩立即坐正了身子,几乎同时说进来,服务员就端着盘子上菜来了。
在吃菜的过程中,方笑伟才给马洁透露了调频台编制被批下来的消息。
马洁说:”笑伟,这次可得抓住这个机遇,千万不能再错过了。“
方笑伟说:”这我知道。“
马洁说:”你跟田振军处的咋样?你能不能名正言顺的兼任调频台台长,田振军可是个关键人物,你必须把他先对付好。“
方笑伟说:”至今跟他还没怎么发生过冲突。这个人虽然脑子简单,能力一般,但有时候比较固执。可能脑子简单的人往往都有这个通病,就是固执。在他认为,只有固执,才能显示出一把手的权威来。对于他,我犯不着多评论了。我倒要给你出个主意。最近你要跟他套套近乎,有意去接触接触他,最好是能把他单独约出来吃顿饭什么的。从中可以摸摸他的底,看这人好什么?看重的是财还是色?如果他看重的是财,不妨给他送一点,贿赂贿赂;如果他看重的是色,不妨先吊吊他的胃口。总之,这一切都尽快的去实施。等你工作做得差不多了,我再提议上会确定调频台的班子成员,这样,你的问题就会万无一失。“
马洁长舒了一口气说:”高明,真的高明。但是,如果他看重的是色,你就不怕我投其所好,跟他好上吗?“
方笑伟笑着说:”人各有志,你要真的同他好上了,我也没办法。“
马洁说:”没劲。跟你说话太没情调了。“ 方笑伟说:”你让我怎么回答好呢?“
马洁说:”你就不能说点让女人高兴点的话。“
方笑伟说:”亲爱的,我相信你,你有足够的能力与色狼共舞,绝不会被色狼吃了你,因为你心里只装着一个人,他就是方笑伟。“
马洁笑着说:”懒皮,你臭美个啥,谁装着你“说着就夹起一块鸡肉,塞到了方笑伟的口中。
方笑伟一边嚼着鸡肉一边想,如果她真的投怀送抱了,不把我气死才怪啦。
不知不觉间,酒足饭饱了。方笑伟就想那个事儿,马洁也在想那个事儿。方笑伟说,我们到宾馆登一间吧,到那里尽兴些,也安全些,这里总像做贼似的,让人提心吊担的。马洁说也行,我正好想冲个澡。说着就站起身来说,我先动身,就在”天龙“宾馆,登好了我给你打电话。方笑伟点了点头,正要掏钱,马洁拍了拍坤包说,我这里有。说着就出门而去。
方笑伟就势躺到坐垫上,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觉得畅快无比。脑海里却禁不住冒出一句当下时髦的顺口溜:”找情妇太累,找小姐太贵,找个同事真实惠。“想想,这真是至理名言。找个情妇真是累,一旦进入角色,相见不方便,就免不了思念之苦。本是幸福的事儿,却搞得谁也累。找个同事就不一样了,天天可以见面,免去许多麻烦,既拥有了一份情感,还不觉得累,真是两全其美。
方笑伟躺了很久,待他收到电话,赶到”天龙“宾馆的413号房间时,马洁已冲起了澡。方笑伟上好了门锁说,你好大的胆呀,门锁都不上就脱得这么光。马洁就嘻嘻地笑着说,我怕啥?我知道你就来,还怕被人强暴了?方笑伟就站在浴室门口呆呆的看了起来。马洁虽是当了母亲的人了,但身材与当姑娘时变化不大,,仍然腰是腰臀是臀,Rx房饱满坚挺,线条优美毕露。看那身材,绝对不像是三十多岁的人。方笑伟正看得傻了眼,马洁就笑着说看你那个傻相,还不赶快脱了来洗。说着就掬了一捧水,向方笑伟扬来,方笑伟一躲,那笑声就更加的响亮了。
两人在浴室里互相挑逗了一阵,把情绪酿造得非常饱满后,就擦干身子上了床。方笑伟特别喜欢马洁做爱时那种心醉神迷的样子,那种样子很像电视中女明星在演床上戏时的表情。微微闭着眼,嘴半张着,尤其到了关键时刻,那由衷的幸福涌动在她的脸上,并配之于一声声的如音乐般呻吟,他觉得那是人间最为美好最为快乐的瞬间。然而,他与他老婆吕淑琴生活了十五年,还从来没有如此美好的瞬间。这并不是他的老婆不会呻吟,也不是不投入,而是每每进入关键时刻,吕淑琴就像屙大便使着猛劲儿似的,把本来还算比较端庄的脸面撕扯得一塌糊涂,不成形状,而且还显得非常痛苦。这使方笑伟无法忍受,本来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儿,怎么让她搞得这么糟?每当他看到她的这种样子,他的热潮就倏然间退了下来。后来,再做这种事儿,他就干脆像女人一样闭起了眼睛,然后,心里再幻想着他喜欢的女人,一切倒也顺理成章。
此刻,当他一边欣赏着马洁那心醉神迷的神态,一边做着他应该做的事儿,觉得心情好极了,睁着眼睛其实很好,做着看着更好。
就在这一切都很好的状态中,马洁微微睁开了迷蒙的眼睛,一缕很亮的东西瞬间滑过眸子之后,脸上立刻溢着微笑说:”笑伟,你估计我当副台长的希望能有多少?“
方笑伟的气不由格登一下泄去了一小半。 方笑伟含糊不清的说:”很大。“
马洁闭上了眼睛,等方笑伟又憋足了劲的时候。她又微微的睁开了眼,眼里仍然发出了那样的光亮。方笑伟怕看那目光,他立即像女人一样闭上了眼。马洁说:”这一次,我争也要争到手,绝不放过。“方笑伟眼睛闭得更紧了。他没有再吱声,他怕再说下去泄了他的气,他就含糊不清的哼哼了几声。马洁说:”你说的啥?“方笑伟一鼓作气,终于如老牛爬坡似的爬到了高峰,才如气球上被扎了一锥子,陡然间瘫软了下来。
马洁说:”你怎么这么快就完了?“ 方笑伟像死了过去一样,一句话都不想说。
马洁就摇着他说:”你怎么不吭声?“
方笑伟这才说:”你烦不烦呀,话咋这么多?“
马洁就忍不住格格格的笑了起来,笑着便轻轻掐了他一把说:”人家还没来,你就完了。“
方笑伟说:”谁让你不集中精力?“ 马洁就笑着说:”这次我肯定要集中精力。“
方笑伟就笑了一下说:”你知道男人最爱听的一句话又是啥?“ 马洁摇了摇头。
方笑伟又说:”你知道男人最不受听的一句话是什么?“ 马洁说:”不知道。“
马洁又说:”你说说是啥?“方笑伟诡谲的笑着说:”男人最爱听的一句话就是’我要!‘,男人最不爱听的一句话是’我还要‘“!
马洁就笑着胳肢着他说:”你不爱听我偏要说,我还要我还要!“
方笑伟就求饶道:”好我的姑奶奶,它不听话,我有什么办法呀?“

八 方笑伟听到这个消息的刹那间,脑袋“嗡”地一下就变大了。
这个消息是市广电局局长万春年在电话中给他透露的。
万春年在电话中告诉他,市委常委会已经上会决定了电台的领导班子。尽管他在会上着力推荐了他,但是市上还是安排了一位曾做过企业党群工作的书记来当台长,他叫田振军。同时,为了加强班子建设,又将市精神文明办公室桑科长配备为副台长。这虽说一正两副的班子配备齐了,但是,这极不随我的心愿。我尽了力,没有办法呀。末了万局长说:“笑伟,你还是想开一些吧。你有你的优势,年轻,懂业务,会管理,以后有的是机会,千万别泄气呀。”
方笑伟勉勉强强说了些感谢领导的关怀,服从组织安排之类的言不由衷的狗屁话,挂了电话,身子像散了架一样,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他无力的躺到椅子上,眼睛一闭,仿佛天地一下转动了起来。
尽管他也作过失败的思想准备,尽管他也做过最坏的打算,但是,一旦这种结果无情的降临到他的头上时,他还是无法承受。
那个伸手可触的权力就这样从手边滑走了吗?几个月来的苦苦期盼终于成了泡影了吗?就这样把手中现有的权力移交到一个陌生人的手里吗?
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这的的确确又是真的。
现实,有时候就是这样残酷得令人颤栗。
方笑伟就这样坐着。有人打来电话,他不接。有人敲门,他也不开。他觉得一个男人,一旦走上官场,权力就成了脸面。它不仅给你带来切实的利益,更能给你带来荣耀、带来风光。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面子没有了,风光没有了,连从手中现有的一切权力还要统统交出去。他就像土改时的一个没落的小地主,将把一切所有交给农会。
一直到快下班的时候,他给马洁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马洁一进门就问:“下午你干啥去了?到办公室来过几趟,你不在。给你打手机,始终关机。”
方笑伟说:“你找我有事儿吗?”
马洁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我们家的那个出差去了,孩子我安排到她姥姥家,晚上你有空就过来。”
方笑伟说:“坐吧!你陪我先坐坐。”
马洁看了一眼方笑伟说:“你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方笑伟苦笑了一下说:“没事。” 马洁说:“我还忘了,你让我来,是啥事?”
方笑伟有气无力地说:“班子定了。” 马洁惊奇道:“定了?”
方笑伟说:“定了。我还是刚上班得到的消息。新来了一位企业干部当台长,市精神文明办公室的桑学文科长来当副台长,我还是原位子。”
马洁说:“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方笑伟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了。常委会一定,就是木板上钉钉子了。”
马洁有点激动地说:“他们怎能这样呢?市上怎能这样呢?放一个不懂行的企业干部来当电台台长,这简直是荒唐透顶的事。”
方笑伟有气无力地说:“现在这社会,有什么不可能的?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一旦发生了,就是合理的,你就必须按着那么去办。”
马洁看方笑伟的情绪非常低落,就宽慰说:“算了,你也想开些吧。再怎么着,你的副台长的位子还给你保着。人们对权力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了副处想当正处,当了正处还想当副地,永远没个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落个轻闲自在也何尝不可?”
方笑伟苦笑着说:“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
马洁说:“他们不让你当台长,你就把调频台的台长兼上算了。那也是一方小天地,自收自支,财务独立,从某种意义上讲,比总台也差不了哪里去。”
方笑伟说:“新领导来了,还不知怎么分工。”
马洁说:“你也是几朝元老了,新来的领导也得尊重你的意见。他抢了你的位子,你退而求其次,兼任调频台台长还有什么不行的?在这个问题上,你一定要坚持到底。”
方笑伟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他早就留了一手。都市调频台创办一年多了,他迟迟没有申报单位编制,没有申报领导职数,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一天,留下兵败麦城之后的退路。倘若都市调频台早已有了正式编制,早已任命了台长副台长,他现在就真的一败涂地了。马洁说得没错,都市调频台财务独立,自收自支,虽没有电台那么荣耀,但也不失为一方天地。我当不上电台台长,我兼调频台台长总行吧。我左右不了市市委常委会,电台的班子会我总可以左右吧。
当然,这些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早就酝酿了千遍万遍,他早就为自己设计好了进路和退路,但是,他却始终没有向马洁吐露过一个字。他觉得男人可以听取女人的意见,但绝不能向女人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尤其是官场上的一些想法。即便她是你的老婆,即便她是你的情人,你都不能说。
官场上失败的教训很多,其中有一点几乎是共同的,就是许多事情都是败露在女人的口中。
没过几天,市委常委会就下发了任命文件。
在下发文件的那天,市委组织部叫他谈了一次话。组织部的李副部长首先讲了一大堆组织原则,最后才说:“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希望你要好好配合新班子搞好工作。”
方笑伟心里想,这样好的机会我都失去了,还有什么机会呀?心里这么想着,表面上却唯唯诺诺,口是心非的表示服从组织安排。
出了市委大楼,方笑伟看天不是天,看地不是地。心里压抑得真想大喊一声:“操他妈!”但是,他却喊不出口,况且,要操谁的妈?谁的妈也不能操。
他刚下了高高的台阶,司机老赵就把车停到了眼前。上了车,心里顿时涌出了无限感慨。再过几天,他恐怕就没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了,司机老赵和这辆奥迪车就要为那个名叫田振军的王八蛋去服务了。“我操他妈的田振军!”他终于找到了感觉。他刚才只想骂人,但不知要骂谁。现在他才明白了他骂的对象是田振军。这个王八蛋!这个猪!这个畜生!这个驴日的!这个婊子下的!这个后娘养的!你不好好在企业上当你的书记,你跑到这里来干啥?你懂行吗?你能驾驭着知识分子成堆的电台吗?
顺着这个思路越想,方笑伟的气就越大。
“不能让他安安稳稳地摘桃子吃。”他想。
“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他孤立起来。”他想。
“最终要让他夹着尾巴从我们电台滚出去。”他想。
他这样想着,车就到了人民广播电台的楼下。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