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

十月 5th, 2019  |  文学

永利网站平台,二十三
胡扬这天刚调节完了一场邻里纠纷,感到尿憋得难受,便寻了一个围墙略高一点的土圈里去撒尿。他正撒得酣畅淋漓,突然看到村头的土路上开过了一辆乳白色的小车,心想可能是县上的领导下来了,怕被车上的领导看到,就拼命的把身子缩了缩,还露出上半身,只好再把头勾到胸膛上。勉勉强强刚把尿撒完,小车就打了几声喇叭停在了土圈一边。胡扬不好意思转过头,一看,高兴得差点儿从土圈墙上跳出来。来者不是别人,原来是叶非、思思和谢婷婷。
胡扬几乎疯狂的大叫了起来:”哥儿们,姐儿们,你们怎么来啦?你们怎么找到这里啦?“说着就伸出手去跟叶非握手。
叶非就嘻笑着打过他的手说:”刚撒完尿就跟我握手,谁跟你握?去跟婷婷握去。“
思思和谢婷婷都被他们逗乐了,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胡扬就故意搓着手说:”你看你看,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对我们贫下中农没有一点阶级感情。“
思思笑着说:”别人对你有没有感情倒无所谓,只要婷婷对你有感情就行了。“
胡扬就拿眼去看婷婷,见婷婷正眠着嘴儿笑,四目相撞间,胡扬犹如被电击着,心头猛然一颤。看那冰雕玉砌般的人儿,身着一条鹅黄色的七分牛仔裤,一件紧身短袖黑色T恤,一下子将她勾勒得线条毕露,青春四溢。胡扬就恨不得上去咬她一口,随便在什么地方咬她一口,方解心头之爱。于是便说:”要是婷婷再对我没感情,这世界对我来讲就没有什么指望了。“
谢婷婷含娇带笑的看了他一眼,眼里分明的流淌着如水般的缠绵柔情,说:”在农村呆了才几个月,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脆弱和悲观?“
胡扬无奈的摊开双手说:”环境可以改变人,在这中国社会的最低层,我感受到了很多很多过去没有感受到的东西,从而,我觉得这是我一生当中最孤独最脆弱的时刻……“
胡扬的话还没有说完,叶非就打断他的话说:”所以,你就让我们站在茅坑的旁边,也想让环境把我们改变改变吗?“
胡扬就笑着说:”好了好了,城里来的先生小姐们,快上车吧,先到我的下榻处喝点水,到晚上给你们搞顿手抓羊肉吃一吃。“
上了车,叶非说:”我们中午饭都没吃,现在饿得受不了了,你到老乡家给我们要几个馍,我们先垫垫肚子再说。“
胡扬说:”这好说,我好懒也是个副村长,解决这点问题还是有能力的。“说着就指挥着车,在乡路上左拐右拐,拐到了一户人家的门中,先下了车,他进门巡视了一下,然后将车上的人统统叫了下来。
这是一个非常整洁的农家小院,三面新盖的瓦房,地面统统用水泥打平,靠墙的一边种着蔬菜,在院内正中搭了一个葡萄架,架上挂满了一串串刚刚成形的葡萄。叶非、思思、谢婷婷一进院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都说,想不到在这穷乡僻壤处,竟然还有这么一家。
房主人把他们让进客房,男主人忙着给大家敬烟点火,女主人忙着洗杯子沏茶上馍。等忙过之后,胡扬掏出钱包,拿出三张百元钞票交给男主人说:”劳驾你给我们搞只羊,在这里做顿羊肉。“男主人用手挡着说:”胡主任,你能来我这里我很高兴,羊我给你们做上,钱就不收了。“胡扬说:”你不收钱我们怎么好意思吃你的羊,来来来,拿上。你不收钱,我就到别处去,不吃你的羊。“说着硬把钱交给了男主人的手中。
等主人一出门,叶非就说:”没想到你还挺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
胡扬说:”那当然,你以为我在这里横行霸道,鱼肉乡民。“
谢婷婷说:”这里的条件不错嘛,城里的有些人都赶不上他们,还让我们扶贫,扶的啥贫?“
胡扬说:”这一户是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类,在村里占的比例相当少,大多数人还很贫困,有的甚至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说着摇控板一摁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上正放着脑白金的广告,画面上闪出了一个鬼鬼崇崇的老头儿,同期声为”爸妈今年不收礼。“画面一切换闪出了一个老太婆,同期声为:”收礼要收脑白金。“
叶非边吃边说:”这个广告最恶心,什么爸妈今年不收礼,收礼要收脑白金?完全是狗屁话。就好比说’今天我们不吃饭,吃饭要吃羊羔肉‘一样,你们说这是不是病句?是不是狗屁话?“
大家边吃边笑,叶非也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胡扬说:”电视上的病句现在已经司空见惯了。可怕的不是出现错误,而是错误出现后没有人纠正。比如说南方有一家电视台在为自己做广告,整屏打出’我台隆重推出有奖猜猜猜活动。‘这显然是一个病句,动宾搭配不当。按这种句式,可以延伸出另一句话’我市隆得推出扫黄打非活动‘。’活动‘只能’开展‘,不能’推出‘,’推出的只是与名词搭配,比如说,“我台隆重推出二十集电视连续剧《绝路》”。且莫说省市级电视台了,中央台也常出错。最近有一个广告说:‘柒牌西服让女人心动的男人。’这是什么句子?柒牌西服就是柒牌西服,怎么成了让女人心动的男人啦?是不是太离谱了?使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广告打了几个月,电视台的人竟然浑然不觉,我真不明白这究竟是电视拒绝文化,还是文化放弃了电视?“
谢婷婷说:”不仅电视上如此,歌坛上也是混乱一片,一些流行歌曲颠来倒去,倒来颠去,不知所云,你真拿他没有办法。“
正说笑间,突然外头传来了打骂孩子的哭闹声,大家屏气寻声听去,原来是小孩子在车上玩耍,大人打骂了孩子。
叶非怕把汽车搞坏,要出去看个究竟。胡扬止住他说,我去看吧。来到院门口,见几个小孩子都围了汽车看,其中一个孩子正在抹泪。女房东憨笑着说,这几个小孩真倒蛋,凡是来上个汽车都要围上去不是弄车门子,就是乱抠。胡扬一看,那个哭着的孩子正是房东的儿子,想必也是杀一儆百,先拿自己的儿子开了涮,想镇住别的孩子,就笑着说没啥没啥,孩子嘛,好奇。
这家男主人原来承包过一个小煤窑,赚了一笔钱,后来上面一律取消小煤窑,不让干了,就在村里当羊贩子,把羊收上,再卖给外地,每年下来,赚得也不少,所以,安居环境和生活质量就远远的高过了普遍农民。
正因为如此,胡扬才选择了这一家来接待他的朋友们。
羊肉吃过,已近黄昏。胡扬就带她们去到田间地头去踏青。
这正是麦子灌浆的季节。放眼望去,绿油油的庄稼连成一片,夕阳拖着一条金黄色的尾巴铺洒在麦田上,荡着一浪一浪的波光。高耸入云的祁连山上还挂着积雪,如一道天然屏障,将长沟村推到了绝域。村舍冒着袅袅炊烟,一缕一缕飘向天宇,放牧归来的少年唱着花儿,那声音一波三折,忽如钻天而上的秃鹰,直冲九霄,忽如一条条长长的河流,拖着一个不尽的尾音。
大家都被这景致感染了,心情异常快乐,都称之为这是世外桃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叶非兴奋说:”太好了,这地方真是太优美了。你看,祁连山,白雪,田野,村舍,真像一副风景优美的风俗画。倘若那天我生意做不下去了,就带着一个画夹来这里画画,没准儿中国的梵高将会从这里诞生。
思思说:“到时候,我就开上几亩地,养上两头牛,再给你连着生上几个娃娃,也跟你学着当梵高,你当不上就让子女们当,子女们当不上,就让孙子们当,子子孙孙无穷尽,到时候不怕在这里产生不出一个梵高来。”说完一下疯笑了起来,那笑声在田野里愉快的荡了开来。
思思也是个性情中人,性格活泼开朗,是那种“豪情一往剑可赠人,清兴忽来诗能下酒”的人。比较感性化,很少顾及后果,所以,她才活得比较开心,一点也不累。所以,她才能因爱之所至,放弃了一家大企业当文秘的职业,跟上叶非过起了清闲自在的生活。
谢婷婷似乎也被这种氛围感化了,跟上思思疯笑起来,边笑边说:“你还要连着生几个孩子?到时候,你怕成了老猪婆?”
叶非说:“如果我真的沦落到了那一步,穷困潦倒的背着一个画夹来这里作画时,她恐怕早就跟上一个大款跑了,哪能到这里来给我生一窝崽?”
思思说“你这人真会败坏人的情趣,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说着便提起小拳头去打叶非,叶非就像只大马猴一样在田埂上摇来晃去的躲着,惹得大家大笑不止。
胡扬说:“我看你们都很开心,以后就多下来几趟,来感受感受我们农村的田园风光,这样有利于你们的身心健康。”
谢婷婷说:“你一口一个我们农村,好像你要长期扎根到这里不成?”
叶非说:“要是有人发工资给我,让我长期扎根我也愿意。这里多好呀,远离尘嚣,逃避了城市的杂噪和各种人际关系的勾心斗角,不失为一个净化灵魂的好地方。”
胡扬说:“你这番宏论完全是城市人的通病,在城市呆久了,忽然来到这穷乡僻壤,觉得空气新鲜,视野开阔,心情愉快。但,这只是暂时的,如果真的让你放弃城市,让你到这里来你们谁都不会来的,你们恐怕再也找不到这种感觉了。其实,你们还不了解这里的农民的生活状况,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现在还在贫困线上挣扎,有病无钱医,只有躺在炕上等死,有的三四十岁了,还无钱娶媳妇,有的老无所依,儿女们都自顾不暇,老人就被推来搡去的无人赡养。”
思思说:“这里还有这么穷吗?刚才那一家,不是挺富有的吗?”
胡扬说:“那只是先富起来的一家,招待你们,我总不能带你们到最穷的那几家去吧?如果到了那几家,切莫说你们吃饭,仅破屋中的那种臭味儿怪味儿就把你们熏饱了。”
谢婷婷咂咂嘴说:“真可怕,这差别也真是太大了。城市如此,农村也是如此。”
胡扬说:“这就叫作物竞天择。人有时候是无法选择的,就跟子女无法选择父母一样,你无法选择你的环境,也无法选择贫与富。如果人要是能选择,非洲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难民,中国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下岗职工,农村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特困户。”
叶非说:“我发现你在乡下呆了一个月怎么突然变了,变成了一个玩深沉的哲学家了?”
胡扬笑着说:“我这次下乡还带着一项任务,就是要写一篇调查报告,所以脑子里经常徘徊着那些贫苦农民的身影,想着怎么能把农村的这种现状反映一下。”
叶非就坏笑着说:“毛主席不是写过好几篇有关农村的调查报告嘛,什么《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怎样分析农村阶级》等等都写得很棒,你找来一篇改头换面的抄上不就得了。你别装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来,费劲八拉的写上,谁看呀。”
一番话说得大家都笑开了。

十三 又是一个双休日。
胡扬想外出踏踏青,就提议到巴丹吉林渡假村玩一趟去,他的提议立即得到了叶非、思思和婷婷的一致赞同。
巴丹吉林度假村设在内蒙古与银都交界处,距银都大概有60公里,趋车出了银都,一曲回肠荡气的《蒙古人》刚刚放完,很快就置身到了四野茫茫的戈壁滩上,顿觉心旷神怡,眼界开阔。放眼望去,浩瀚无垠,远处荡着粼粼波光,仿佛湖泊河流。来到近处,除了戈壁,还是戈壁,根本不见湖泊和河流。
思思惊奇地说:“真是奇怪,明明看见前面波光粼粼的像一片湖,到了近处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说怪不怪?”
胡扬说:“那是地气。远看像浪,像湖泊,到了近处,透明度高了,就只见戈壁不见湖泊了。”
谢婷婷也奈不住激动地说:“大自然真是太神奇了,这一望无际的戈壁平展展的像人工造就,可就是派不上用场,白白的浪费了,多可惜。”
一直在专心致志驾车的叶非说:“要是天安门广场在这里多好,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年接见红卫兵小将的时候,也用不着分六次接见了,一次就可以接见完。”
思思笑着说:“就你会瞎想。”说着就爱怜的在叶非的肩头上拍了一把。
叶非说:“你可不能胡来,你这一铁砂掌打过来,差点把车打飞了。”
思思姣慎道:“讨厌!把我说得像个女魔一样了。”
正在这时,前面突然惊起了一只野兔。谢婷婷用手指着说:“你们看,兔子。这么荒凉的地方,兔子咋能生存?”
胡扬说:“物竟天择。越是荒凉的地方,越是野生动物繁殖的地方。”
叶非说:“兔子算什么,再往里走,还有狼哩。”
谢婷婷惊问道:“真的吗?真的有狼吗?”
胡扬看着谢婷婷那副惊恐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也想逗着她玩一会儿,就说:“有,沙窝中的狼专门吃漂亮的女子。”
谢婷婷说:“骗人。你这样说肯定没有狼。”
又说又笑间,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巴丹吉林度假村。
确切地说,这是一片空旷的沙海,这片沙海正好被几座大沙山环箍着,就形成了类似于盆地的感觉。就在这块盆地上或者叫沙湾湾里,搭起了大大小小几十顶蒙古包和帐蓬,那带彩的小旗挂满了所有的蒙古包,让人一下子感到了浓浓的异族风情。
这就是巴丹吉林度假村。
叶非他们四人一下车,立刻就有几个蒙古族姑娘捧着洁白的哈达,端着银白的酒碗,恭候在了蒙古包口,见客人一到,立刻唱起了动人的敬酒歌。
啊,我心中的桑吉卓玛 桑吉卓玛哟 我是远方飞来的小鸟 请你相信我
你那洁白无暇的心 就像洁白的雪莲花 美丽的桑吉卓玛哟 珍珠项链献给你 ……
蒙古族姑娘一边唱着,一边将酒碗双手呈到了胡扬的眼前,胡扬接过酒碗,很老练的用手指弹出来些酒,敬敬天,敬敬地,一口喝完了碗中酒。
思思和谢婷婷不免吸了一口冷气,嘴里啧啧道,好怕人哟,那一碗下去岂不醉得一塌糊涂?
胡扬说,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喝不尽碗中酒,歌声就不断,你不喝也不行。
姑娘们又唱起了了一首祝酒歌: 银杯里斟满了醇香的奶酒
朋友们欢聚一堂尽情干一杯 丰盛的宴席上全羊肉最美 朋友们欢聚一堂尽情干一杯
……
歌声嘹亮,唱出了草原上那种特有的质感。叶非端着酒杯,伴着姑娘的歌声,竟然跳起了蒙古舞,跳得还真是那么点意思。蒙古族姑娘被他逗乐了,唱得越发起劲。思思抿着嘴笑着说,他真是个活宝,走到哪里哪里热闹。
接下了姑娘们又唱着歌给思思,谢婷婷分别敬了酒,思思喝了一点儿就不喝了,任凭姑娘们怎么劝,她都不喝,谢婷婷以此效仿,最终还是渡过了这一关。
他们四人在帐蓬下榻后,喝了些奶茶吃了些油稞子,就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要去爬沙山。
出了帐篷,看着思思和谢婷婷一蹦一跳的样子,胡扬突然想起了一首民谣来:“露水中的枣儿,风中的旗;十八岁的女子,青草地里的驴。”这是人世间的四大美景。思思和谢婷婷虽已超过了十八岁,可还是青春年少,又加如花似玉的美貌,在这空旷的大自然界不失为一道风景,犹如在青草地里撒欢的驴儿,令人生出一缕情生生的珍爱,不由得端起照相机,瞄准她俩说,请回头。两人则像一对惊恐的小鹿,刚回首,灯光一闪,已照完了。思思说没劲,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就照了。谢婷婷说重给我们来一张,我也没有准备好。胡扬说要的就是刚才的那种效果,在你不经意之间,抓住的将是你们最灿烂的真实。
上了沙山,大家都累得气喘吁吁,但都很激动。叶非张开手臂,大声朗诵道:“啊,沙漠,啊,黄沙……”
大家都以为他诗兴大发了,就敛气收神的听着。
叶非突然把声音提高了八度:“我他妈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
大家一听,都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来。
原以为这座沙山最高,爬上这座沙山就会众览无余了。事实上,登上了这座沙山的顶端,才知沙峰一个连着一个,那一个个相连的沙峰都高于这座沙山。
胡扬像伟人一样,一手叉在腰间,一手指着远方说:“朋友们,这才是真正的巴丹吉林大漠。当你要埋怨生活的不公时,请到这里来吧,到这里,你将拥有一颗宽广的胸怀。当你活得不顺心的时候,请到这里来,到这里,你的灵魂将得以净化,你的忧愁将随风飘去。”
“好,真好!”叶非带头鼓起了掌。“要是这些话被度假村的老板听了,一定会索取作为他的广告语。”
谢婷婷说:“叶非说的对,这段话说得太精美了,真的是一段非常好的广告语。”
思思说:“胡哥,老实交待,你为了说这一段话来取悦我们的婷婷,你准备了多少天?”
胡扬看了一眼谢婷婷,高兴地说:“我自从第一次认识她时,就开始作准备。”
谢婷婷笑着说:“这恐怕就成了最虚假的广告用语了。”
思思说:“我赞成。看起来胡哥像大包大揽,实际上一点不老实。”
胡扬说:“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婷婷是什么时候?” 思思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胡扬说:“那时她还是个中学生。我到她们学校里去搞讲座,她最后一个让我给她签字。没想到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她竟然成了一个大姑娘了。”
谢婷婷就抿着嘴笑着说:“你还记得这么清楚?”
叶非说:“那个时候,他就把你爱上了。”
胡扬说:“所以说,我自从第一次认识她就开始作准备,你们还不相信。”
思思说:“你说的真的?真的那个时候你就爱上了婷婷。”
谢婷婷说:“你别听他胡说,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哪可能?”
胡扬说:“你以为你现在就不是小孩子?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个破小孩。”
谢婷婷就气恼地打了胡扬一把说:“小孩就小孩,还非要加个破字,多难听。”
胡扬就笑着说:“加个破字好玩,说起来上口。”
思思突然掉转话头说:“胡哥,考考你,请问这巴丹吉林是个什么意思?”
胡扬说:“巴丹,是指一个叫巴丹的老人;吉林,是一片海子,它的意思是一个老人守着一片海子。巴丹吉林,藏语的意思是地狱。”
思思说:“地狱?多可怕。我还是接受前一种说法, 不接受后一种。”
胡扬说:“当你深入到巴丹吉林的腹地,你就知道后一种说法的份量了。”
婷婷说:“你去过吗?你去过巴丹吉林的腹地吗?”
胡扬点了点头说:“去过。2OOO年4月份,我随穿越巴丹吉林沙漠的摩托车队去过一趟。中央台、省电视台的记者们也都随车做了采访。我们从阿拉善右旗出发,进入巴丹吉林的第四天,我们就迷路了,我们被一个又一个的大沙窝包围住了,每个人的嘴上都泛起了血痂,漠风像锥子一样刺着肌肤。饥渴、寒冷、恐惧像一个硕大无朋的巨兽一样吞噬着我们,我们每个人都十分清楚,一旦倒下去,全都完了。就在这时,探险人员发现了一片海子,海子旁边还有一户人家,我们终于得救了……第六天,我们到达了内蒙的额吉纳旗。经过那场人生极限的挑战,可以说,一下子改变了我对人生的许多看法。那天,我们到额吉纳旗,看到村舍,看到欢迎的人群,我们都哭了。
婷婷说:”好险呀,要是没有那一片海子,没有那一户人家,也许……“
胡扬:”也许都完了。“
思思说:”我好像在央视体育频道看到过你们穿越巴丹吉林的报道。“
胡扬说:”没错,搞了几天连续报道,后来又放了一个专题报道,讲的就是那次探险的全部过程。“
叶非说:”那次不是我重感冒,也参加了那支探险队。 思思说:“真的?”
胡扬:“真的。那次本来叶非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想开一辆越野吉普车同去的,没料他感冒得不成样子,最后不得不放弃了。”
叶非说:“听你们回来一渲染,我后悔得直要命,那样的机会很难遇到,错过了一次人生极限的挑战,总感觉到使我的人生缺少了点什么。”
思思说:“等五·一或者国庆放长假,我们四人闯一回怎样?”
胡扬说:“你想去送死?我的大小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婷婷说:“我们就权当这是大漠腹地,用心体验体验吧。”
叶非说:“既然如此,我们还得继续革命,看谁先攀登上前面的那座沙峰。”说着抢先一步要走,没想被思思一把扯住了衣襟说:“你不帮我我能上去嘛。”
胡扬就忍不住笑着说:“看你这娇气的样子,还想穿起巴丹吉林?”
晚上,蒙古包旁边燃起了熊熊篝火,随着美丽的蒙古族姑娘载歌载舞,游客们纷纷围笼了来。先是即兴唱一唱,跳一跳,等氛围越造越浓后,大家似乎都忘乎所以的投入到了其中,认识和和不认识的都一个个拉起了手,围成一个大圈子,和蒙古族姑娘一起唱起来跳起来。她们狂欢着,奔腾着,那圈子忽儿变小变大,忽儿又围着篝火旋转了起来……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就像一首拖着长长尾音的蒙古歌,给每个生命的体验者留下了不尽的回忆。

标签:,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