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三世桃花劫,公子世无双

十月 12th, 2019  |  文学

  一世为空,二世为伤,三世为灭。

永利网站平台 1
秦楼公子世无双,玉面玲珑若海棠。一笔勾弦七巧字,两言着墨半红妆。听来江面渔舟曲,别去红尘乱世章。醉卧酒殇宫调里,情迷几个苦鸳鸯。
  
   ———-题记
  
  她是一只妖,一棵散尽妖娆的桃树,开在雪山底下的草屋旁边。草屋的主人是个素然一身的美丽男子,对,只能用美丽来形容的男子,长得安然秀丽,散发着让人心静的气息,她知道,男子叫无双,如同名字听见的一样,青丝三千红尘事,素手白衣泪枉然。她陪着无双,不知道过去了几个春秋,依旧开的得艳丽,无双依旧衣袂静然。无双总靠在她的身上,吟一首诗,轻唱小曲,然后嘴角微微,似笑非笑地掩在半眸阴影中,她清晰地听见无双的心跳,于是她发誓要做一个人,一个美丽的女人,可以陪着无双,一山一壶水,一木一年华,一心一世界。
  
“我唤你夭夭可好?“她闻见无双身上酒的味道,带着无双熟悉的气息,让她红了脸,她在心里轻轻地点头,“好,我就叫夭夭,属于无双的夭夭!”“如若是一女子,你也该倾国倾城呢,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应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灼灼年华,桃之夭夭,独醉桃花,晓寒心苦。哈哈哈,好好好!”于是那一年,她回眸笑浮生,桃花烂熳了很久很久。而无双依旧莞尔流目,一壶清酒,一首诗。
  
无数个春秋过去,无双依然,桃花烂漫。那一天,无双依然在她的身边,一把古琴,弹奏着不知名的曲子,空气里充斥着不知名的味道,她知道那叫做孤寂,她从没见过别的人,无双从没老去,她知道这个地方是个美丽的牢笼,而无双是因为得罪天神,被遗弃在这里,不老不死。她突然觉得心开始莫名地窒息难受,听天神说,那是心痛,是人类才有的感情,听说那是中毒的迹象,而毒药的名字叫做,爱情。那一天,狂风咆哮,美丽的雪山开始拼了命地融化,晴朗的天空开始被乌云淹没,闪电夹杂着雷声向,滚滚的黑云向无双的方向袭来,而无双依旧不闻不动地弹奏着歌曲,依旧笑得灼灼风华,只是眼角的清泪凄然,心碎。她着急地嘶喊着,“走啊,快走呀,有危险!快走呀,无双,离开那儿。”可她的无双,终究没有离开,隐藏在那片乌云闪电中,夹杂着空洞的琴音很久,很久。“不!不要呀!”她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血液开始流动,身体开始发生变化,雪白娇嫩的肌肤,微微透着粉红,漆黑的长发柔顺地贴在后背,高挑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秋水桃花眼,朱唇点点,焦急得贝齿紧咬,因紧张着急的脸蛋带着清晰的泪痕,青涩却也带着丝丝妩媚。虽是焦急的subbranch,只一眼便足以倾国倾城,倾尽千世浮华。“无双,无双,无双!无双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呀?我是夭夭,我是你的夭夭,你在哪儿?我陪着你,你不孤单!你出来,出来呀。”云雾散尽,除了静静躺在那儿的古琴,仿若从没人来过,夭夭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心底有个声音在呐喊“无双,你在哪儿,我一定会找到你。”
  
   那一年你随手摇曳,漫天飞舞,我素手迎接,绚烂飘零
,一条粉红的长生道,你在这头,我在那头,你笑的如桃花绚烂,我心底如二月温暖。如有来世,还你一树桃花,素手摇曳,漫天倾城
。待到桃花烂熳,你身旁小儿娇小,春风拂面,你灼之风华 ,无双,等我!
  
  “公子,这酒可是我特意从老亦那儿偷来的,陈年女儿红,据说那小子留着娶媳妇儿呢。若是知道被我拿来,被公子这么糟蹋了,还不得杀了我!”说话的是一玲珑娇小的丫头,唤名漓儿,那天狂风暴雨,无双从天而降,面色苍白,那一袭白衣染尽尘华,漓儿便背了无双回家,无双醒来,依旧寂寞,整日以酒为伴。漓儿从未问过无双为何从天而降,也不曾问过他是不是会离开,漓儿把无双当做神仙,她说,这么美的男子,定是天上的神仙,而无双便也不曾说过曾经,未来,他的孤寂,他梦里的桃花。
  
无双和漓儿相依为命,而老亦是隔壁风月楼的楼主,妖孽一般的男子,一袭大红的轻纱,长发飞扬,凤眼清美,漓儿常说,老亦是深山的狐狸,逃来了这人间,蛊惑众生。而奇怪的是,老亦第一眼见着无双,便微笑,你我本相识,无双亦是无言,只是一眼瞧见老亦床头那一壶清酒,走过去,喝了半盅。
  
  风月楼是长安街最繁华的青楼,不同的是,这里接客的都是绝美的男子。漓儿本是这楼里的丫鬟,捡来了无双,便成了这风月楼最神秘的花魁,世人皆闻,风月楼,公子世无双,倾国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常以玉笛为伴,子夜梦回,一曲清歌便凄凉了整个冷月。
  某日,无双突然拿来了笔墨纸砚,行云流水地画起了画,这让老亦惊奇很久,从无双到风月楼,除了喝酒,便是抚笛,常年如沐微风,不温不火。不一会儿,便见无双的画,老亦只是一眼,便止了呼吸,半响才惊觉,轻呼:“相思!”无双抬头,眼里竟然禽满泪水,带着血一滴一滴落在这倾国倾城女子画像上,渲染开来,成了凄美的红莲一朵。女子粉黛娇颜,若那池中青莲,半掩羞涩,三千青丝一袭白衣,眉间朱砂一点,脱了红尘世俗,貌若天仙。只是那素手芊芊,紧握鸳鸯扣,目光满是忧伤。
  这老亦惊呼的相思,便是天山一只白狐。天真纯美,只因某天在山里迷了路,遇见了无双,无双本是天神第七王子,德才兼备,颇为天神宠爱。只因与相思相爱,犯了天界清规,天神大怒,贬了无双到碧落深渊。
  那一日,无双与相思在山间下棋,相思正在吵闹着想要赖皮,便见了数万天兵从天而降。便白了容颜,相思紧紧盯着无双,“这不是真的,对么,你不是天界的王子,你说的,你是人间一村夫,你说你会陪伴我到老。你说你陪我看尽红尘繁华,你说你陪我去西湖放纸鸢,还没来得急呢。为什么,为什么你是仙,我是妖?”说完便冲到天兵跟前,弱不禁风的她,竟也咬紧红唇,紧紧盯着天兵天将,将无双护在了身后,“这是我的错,是我妖性不改,勾引了王子,与王子无关。”
  “仙妖姝途,你们相恋本就触犯了大忌,如今怎容得你放肆,你本是修行千年的妖狐,可也是有望成仙,如今却是孽性不改,胆敢勾引天界王子,最该魂飞魄散!”无双紧紧盯着相思,眼里尽是凄凉,他轻轻地一字一句地对相思说:“相思,相思,相思入骨知不知,唯恋相思唇边泪,一点朱砂恨迟迟!”说罢,便从容地走向天兵,“这祸是我闯的,我自会跟父皇解释,只是下凡闲来无事,瞧见这狐妖长得不错,便有心戏弄几天,倒不知父皇尽当了真,这才几日,父皇还真是坏了我的好事呢。走吧,我们回去罢,呆在这深山老林,闷坏了。”便飞升与那天兵天将离去。
  “不!不是这样!不是的!无双,不是这样的,你骗我是不是!不。”相思撕心裂肺的呐喊,竟是冲那无双飞身扑去,“放肆,大胆妖孽,岂容你犯了公子大戒。”天兵那长枪,刺穿了相思的胸膛,飞出的血花像雪莲,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相思!!”“不!”无双拾起相思柔软的身躯,“公,公子,不是,不,不是,不是那样,对不对?你,你曾说,你愿伴我,伴我青山绿水,不,不恋君王,不,不羡,不羡仙!你不是,不是骗我,不是骗我的,对不对?”嘴角的血,从相思苍白的脸庞滑落,刺痛无双的心,那娇躯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消失,“不是的,不是的,笨蛋,你真笨,我要娶的只有相思,相思要做我最美的新娘,此生唯恋相思。”“咳咳,那就好,待来生,西湖比西子,再,醉君一千年。”说罢,相思眼角一滴清泪滑落,竟是慢慢消散在空中,不留一丝青烟。天界神枪,刺中天神,毁千年道行,刺中妖,魂飞魄散。“不!”无双仰天长啸,此后,无双大闹天界,竟是杀尽那日天兵天将,六月飞霜,天昏地暗。天帝无奈,擒了无双压制在那碧落深渊。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再回神,无双已是酩酊大醉,眼角的血泪落得一地哀伤。而老亦,那桀骜不驯的嘴角,竟是微微下垂,弯成悲伤地幅度。“公子!公子!”漓儿匆匆忙忙从帘外进来,见着无双那模样,硬生生止住了嘴,捂着脸哭了起来,“这是,这是怎么了,哪个欺负了公子,老亦,你说,是不是你藏酒了。是不是?”老亦见着漓儿模样,长叹一声,径身走了出去,背影仓皇。“漓儿,莫哭,方才你急急忙忙,何时如此慌张?”无双醉眼迷离,早已回复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见无双已经安好,漓儿方才想起,“哦,公子,有位姑娘要见你,她说她叫夭夭。”“夭夭,桃之夭夭,那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今日人面何处去,桃花为谁笑春风。”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公子无双何处去,桃花一别雨蒙蒙。公子安好。”随着声音,夭夭便进了门,面若桃花,灼之夭夭。无双停顿半刻,随即拿起身旁那未饮尽的女儿红,出了门。
  此后,无双便是刻意躲着夭夭,而夭夭却时刻寻着无双。每次午夜,无双悠扬的笛声,夭夭便在那院中桃树下,舞尽奢华,粉红的宫纱,绝代霜华,无双独自下江南,去了西湖断桥,蒙蒙细雨,在那桥头一壶浊酒,醉眼迷离,而夭夭竟是在桥畔,伴着无双,日日夜夜,风吹雨打。五月初八,无双走到夭夭跟前,“随我去乌篷船,看莲花可好。”夭夭眼里露出神采,狠狠地点了头,那一日,无双没有喝酒,只是在那船头,拥住夭夭。此后,无双便再也没沾酒,老亦的那一坛美酒,搁了很久,落了尘,只留了老亦一声声叹息。
  数日,有老者来到风月楼,寻了夭夭,告知愿收她为弟子,点化成仙,夭夭听闻,手里的秀针刺痛指尖,那一滴血珠碎了满地,开了花,凄美了年华。夭夭提了裙角便去寻无双,轻快地步伐,想告知他,从此只羡鸳鸯不羡仙,从此天上人间,常伴君心,只是走遍了风月楼,也没寻找无双,夭夭便急了心,去了西湖,那西湖柳岸,红了桃花,绿了芭蕉,空留乌篷船,便去了雪山,常年不化的飞雪,空留指尖。夭夭便知出了事,跪在老者面前,不停的磕头,磕的额头流了血,只求老者告知无双的踪迹,老者终是不忍,“无双以仙界王子身份换你成仙,他说,你本是清尘脱俗,该去那仙界,清风明月,做一个笑观红尘的仙女。这不也是你们妖修行的最终目的么。无双公子已经回到了碧落,只是一介凡夫俗子,百年后,留一钵黄土罢了。”
  “哈哈哈,神仙,他终是放弃我,他终是让我去做个寂寞千年的神仙,他终不愿与我天涯相伴,他终是受不得那清规戒律。”那一笑,夭夭三千青丝竟然瞬间白头,喷出一口鲜血,眼角两行血泪,花了胭脂,凄美了容颜,不待老者回神,右手瞬间击在左心口,化作漫天桃花,散落一地繁华。
  碧落,无双醉卧池边,青丝逐渐有了白发,池边的桃树,竟然渐渐长出新芽。公子世无双,琴瑟伴凄凉。千年寂寥泪,尽是酒中伤。相思入骨知不知,贪恋相思谁人识。桃花红了杨柳岸,只恨春水伴相思。
  那一日,风月楼楼主消失,风月楼后池中,竟是开满了莲花,一池白莲。相思入骨知不知,你是天界王子,我是池中白莲,伴着你千年风月,却从未入你眼眸。公子世无双,孤莲问凄凉。千年青梅恋,清欢夜未央。
  
芳草萋萋碧连天,半城柳色半城缘。十月初八,风月楼依旧繁华,只是楼主换成了清新秀丽的漓儿,自那日后,漓儿便不再言语,多了些冷艳,多了些哀愁,每日常在后院伴着那一池白莲轻轻诉说。
  “我本事池边一株海棠,却因为恋上你这白莲,动了凡心,被贬下凡间,轮回千年,我已记不得,这是我的第一次轮回,那些孤寂把我变得失忆,唯记得那一抹清幽的莲花,在心里不曾忘怀。可终究,我亦只是你的一过客罢了。”说罢,还能不动声色饮茶,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唯留那一池白莲,随着风舞动,轻轻的,抚乱那十月流萤。
  就这样,漓儿伴着一池白莲,日日夜夜,倾诉者她轮回的酸苦,可那一池白莲,竟是不为所动。
  碧落深渊,无双一是白发飘然,常醉在那一树桃下不省人事。终于,这天来了众多天兵天将,还有那雍容华贵的天神。“你这是何苦,你本是我最得意的王子,本该是下一届天神,却为这仙妖禁恋失了仙风道骨。儿啊,你让我如何是好。”天神带着痛惜,怜惜地看着醉倒在桃树下的无双,这无双,竟是眼也没睁,只是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微笑,寂寞就在哪嘴角散开,停滞了空气,刹那间,让那天兵天将也忍不住落下眼泪。“唉,罢了,你已是凡人,我便让你返回人间,百年后,老去千年轮回,待你放下你的执着,便可重返天界!”说罢,天神一挥手,无双便不见了。那池边桃树,这时竟是随风疯狂舞动,桃花散落漫天,桃枝扭曲着,挣扎着。“你本是碧落一株神树桃花,修成正果便可成仙入道,奈何也是被情字入了魔,丢了道行,丢了那千年才凝聚的身躯,现如今留下一抹幽魂,怎么还放不下这情字执着。”天神的话,桃树竟是舞动的更加疯狂。“罢了,罢了,你也去吧,去轮回千年,尝尽人间疾苦。”说罢,挥手,径直离开,只留一声叹息在天地之间旋转。
  长安风月楼,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无双回到风月楼,脸上尽是风霜,那白发也落得满地寂寥,终日以酒为伴,只是那一日,那池里的白莲尽然活了过来,第二日,人们便听说,风月楼的楼主回来了,只是妖娆的脸上,多了月华的清冽。

  桃夭夭

  冰冷的剑锋刺入她腹中,霎时间,满院春桃竞相凋零,被这带着寒意的春风吹得满天飞舞。

  她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望着他,那个一脸冷漠的他,她的心突然沉了下去,他的冷漠,比杀了她疼上千倍万倍。

永利网站平台,  她突然笑了,笑得无比凄绝,猩红的液体从她朱唇中溢出

  她,是一只桃花妖。

永利网站平台 2

  第一世,她修行满千年,得到了幻作人形的机遇,那时候的她遇见了他,只一眼,便爱得无法自拔。

  她杀了那只要他命的梨花妖,失去了化为人形的机会,她变作一颗桃核,却被他随意丢弃在这山水间。

  第二世,她成功冲破束缚幻为一面容姣好,体态多姿的绝色佳人,她寻他。

  她从他仇家手里救下奄奄一息的他,将自己的修为尽数给了他,他醒了,等待她的却是因为她杀人而来的天劫。

  没有一丝修为的她被天雷劈的体无完肤,受尽苦楚,最终不足以让她保持人形,她便再度变为一棵桃树,长在山中一片桃花林中。

  这一世,他来到这里,在桃林中建了木屋,与伤好的她相爱。

  她以为,上天终于眷顾她,她以为,生活便可这般平静和谐,可是

  她垂首盯着仍然插在自己腹部的斩妖剑,呵,他竟然找了道士,他竟然用斩妖剑来杀她!

  她道,李云钦,我以为我没错。

  她以为,她是妖没有错,她杀了梨花妖没有错,她为救他屠尽他仇家全族最后忍受天雷没有错

  可是她忘了啊,她爱上他,本就是一个天大的错!

  桃花凋尽,她终是闭上眼,一颗宝石般通亮透彻的泪珠落下。

  满地桃花开始消散,她的身子逐渐虚无,他丢下斩妖剑,在她倒地之前抱住她,紧紧地,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李云钦

  他,是神界一个下凡经历人间生死轮回的上神。

永利网站平台 3

  第一世,他一眼就看出她是妖。他本该被梨花妖杀害,她却拼死阻挠,丧失了化作人形的机会,她变为桃核,他按耐住带她走的冲动,将她丢在了这山间。他爱她,可他还有劫难,他不想她再为他受苦。

  第二世,他是将军府公子,遭到仇家陷害追杀,他原以为自己必死,却不想她来了,她为他屠杀仇家,却因此遭遇天劫。他以他五千年修为为条件恳求天帝放过她,可她却还是伤痕累累。

  第三世,他终是没忍住与她相爱,天帝得知后大为震怒,以她性命为挟,若再他不回天界,她将会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他用颤抖着的手抚过她脸上的泪痕,夭夭,我欠你的一定尽数相还,下一世,换我去找你。

  轻飘飘的话被风吹散

  他强闯阎罗殿,逼着阎王将她阳寿还回,他找到天帝,自废神籍替她换骨为人,天帝勃然大怒,却无奈她还未投胎,所有气都撒在他一人身上,天雷纵横之下他未喊过一声。

  那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她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他历经千年终于在那棵桃花盛开的桃树下与她相拥,他对上她茫然错愕的目光,他道,夭夭,这一世,我绝不放手。

  前生无缘相爱,此生得以厮守,来生再续前缘。

  三生桃花缘。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