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路边野餐

十月 12th, 2019  |  永利网站

也许是日常生活太过琐碎,或者干脆说近日书读得太少索性利用周末连看两场电影以求平衡,就算一旦去求就已经失去平衡。

永利网站 1

先是一场灰姑娘,虽然也被万达大幕加Sandy
Powell设计的12层蓝裙吸引,但感觉最终没有找到,也许正是因为没找到所以接着去武汉天地补上了超能陆战队。脑海里immortals的旋律未绝便听见地下车场那辆蓝色保时捷巨大的轰鸣声,为什么每次来武汉天地看电影这台车也都会来,试想开着如此昂扬跑车的人该有怎样的激情无处释放呢,靠电影能行吗?不是该一群车趁黑夜,飚吗!

电影海报

两天都是黑夜,夜的激情哪里去了?我担心自己麻木无觉,赶紧去图书馆清醒清醒,再点开久没上的豆瓣感染青春,时尚,文艺以及伪文艺。看到亲爱的们仍然是群情激昂,电影中一个小小的波点就能如获新生般浪荡一翻,放心了,世界没有变,我还爱豆瓣。

毕赣的《路边野餐》这部电影的确有点难懂,很难让人有发自内心的喜欢,但它又早在国内外斩获了无数大奖,你要说拍得不好就容易显得你自己很不懂艺术,而且人家导演还没拿当红明星来赚眼球、没拿绯闻来炒作,甚至表示电影只上映十天,摆出一副对赚钱根本就没啥兴趣的样子,你来看,我欢迎,不来看,也随意,压根儿就没给喷子留一寸地儿,那身为普通观众的你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永利网站,那日在家长群中有一位妈妈诗意而忧郁“社会不允许你傻,生活不给你傻的自由”,“培养孩子是一个漫长的工程,怕只怕父母和孩子的配合是一场精彩的表演,熄灭之后,没有火焰”,然后当然是“出啥事了?这么悲观。”,“不要让孩子背负不属于他的人生包袱。”,“快乐的傻傻的生活是人生最高境界。”,果然之后该女子再没消息了,是否为了孩子选举的炒作呢,可要求一个厌弃哼哼呀呀的女人用哼哼呀呀的方式去炒作是不现实的,毕竟女人炒作的方式有很多。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这部片子期待了很久,但我也不能说我百分之百看懂了,在看完这部电影后,我草草记了两页纸的笔记,从镜头语言、声色叙事写到时间、梦境和神秘主义,我的确认为这部电影的结构方式和景言互文的诗意十分有嚼头,而它讲述的故事对我来说则没那么有吸引力,就像后来看微博的评论所说:“这个故事本就无关紧要。”所以我对这部剧真的没有那么喜欢,它就像我丢在路边的影子,在有光的地方,它划出一片黑暗,没有光的地方,它在风中低吟。

不管如何,关注之后发现她的哼呀是一以贯之的,可以说成青春期延迟也可以说是忧郁迷恋,但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她很勇敢,至少说的都是真话,其实正是因为很多说得太直太真而显得忧郁不合群。也许她悲观愤世,但能在一个陌生的公开地讲出自己的真话便是勇敢的人了,想为她说句话也只怕被贴上“What
we are”的标签。

我想,更多人对这部片子其实不会有太多的追捧赞美,也不会觉得有必要对谁大张挞伐,事实也的确如此。

除了我,还有那另一些旁观的人们如果能“be
kind”多好,看到这样情感丰富,悲天悯人的人时多点理解多点赞,不要只是冷嘲热讽,不要只是语重心长,就像我看完两个片子不带感,但看到别人带感了就要尊重还得反省还得到处找感觉。

这部片子是无可非议的了,但看片子的文艺青年却即将要被泼一身脏水。

这个世界不是属于我的也不是属于你的也不是属于他的,是属于那些敏感的天才们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坦诚营造一个氛围能让这些傻傻的天才们勇敢的表达自己释放自己,即他们的courage加上我们的be
kind,那么一切便会immortals。

在网络时代,隐藏了身份的个体在网络上容易释放内心的暴力张狂,就算是对于别人的好恶也一定要品评一番,人家喜欢阳春白雪卢浮宫,而你喜欢宽街窄巷麻辣烫,你就非得说人家矫情、做作、装高冷,自己就真实、洒脱、接地气,其实这是强行将本不存在同等对比价值的东西放在一起一较高下,还得骂骂咧咧地显得自己大义凛然。我就不明白了,人家喜欢人家的,你爱你的,“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么简单的道理真的很难懂吗?

到后来却发现,不是有人要对你的喜好横加干涉,只是对你不懂装懂伪文艺实在是有点看不惯。

自《路边野餐》这部电影在大陆上映第一天起,各个网络平台上就渐渐产生了一些对文艺青年的讥讽,“看吧,这部电影你看不懂了吧,装不了逼了吧?”在众多反文艺青年话语之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APP工作室在昨天所发的有关《路边野餐》电影的微博下的一个评论:“文艺青年们咬着牙看完,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丝触动,不知不觉中眼泪流了下来,背几句台词,发个朋友圈,感觉这一天没有辜负自己。全然忘记了在身体某个阴暗小角落传来的细微的却是最真实的声音:‘这拍了个什么鸡巴万意。’向文艺青年致敬!”

看了这个评论之后,我第一反应是觉得有趣,真是巧妙地讽刺了一把文艺青年,但仔细一想你就很容易会发现,该脸红的还真的就不是文艺青年,而是死要面子活装逼的人。

对于这部享誉国内外的艺术电影,一般人看完之后觉得实在不懂可能也就算了,无所谓,反正自己本来就没那么艺术,但所谓的“文艺青年”可就着急了,那些平常习惯风花雪月、岁月静好的“文艺青年”这下发现自己居然看不懂文艺电影了!这难道不就好比厨子吃不出米其林的招牌菜一样尴尬了吗?要问他们这个电影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说不出来;有什么明显的起承转合吗?好像没有;有重要的情节冲突吗?好像也没有。

而且他们还发现这部文艺电影没那么矫情了,没有那种“我们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痛彻心扉”了,更没有“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的“荡气回肠”了,于是,连眼泪都挤不出几滴,这可怎么办?但是内心又正因为这种种不懂而觉得这部电影真的“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好不一样!”然后会心微笑,或者就像之前评论中的那种觉得:“这到底拍了个什么鸡巴玩意儿?”不管是会心微笑还是暗地吐槽,最后反正都会记几句台词发个朋友圈,至少也得证明一下“朕已阅”。

看完以上描述大家先别急,是不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文艺青年肯定得不乐意了,的确,上面说的“文艺青年”还真和正常的文艺青年有所不同。

其实这首先就给文艺青年扣了个帽子,认为文艺青年就是喜欢“风花雪月”的、就是崇尚“岁月静好”的,看文艺片是得要流眼泪的,说得难听点就是“非矫情不合作”,再极端一点就是忧郁得要死要活,动不动就觉得别人拼命努力都是为了庸俗的物质生活,只有自己才有广阔的、不被理解的且天天被打压的精神世界,说白了就是被迫害妄想症。

这个社会之所以一直对文艺青年呛声不断,绝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存在着这种偏见,或者说是以偏概全,真是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

可是文艺青年真的就是这样吗?“文艺青年”这四个字光是从字面意思来看就很容易理解,就是喜欢文艺的青年嘛。那文艺又是什么?文艺是文学和艺术,文学和艺术都来源于生活,是人们对生活的表达,在弗洛伊德那里是性欲望的释放,在孔子那里是教书育人、施展政治抱负的需要,总的来说都还是生活,不管是琴棋书画诗酒茶,还是唱歌跳舞玩游戏,全都是。汪曾祺可是个最会生活的文艺青年,写四方食事、人间草木、城乡社鼓,就他写得顶好,老舍、林语堂等一众京派作家也是如此,在我看来,要说谁最热爱生活,文艺青年当属第一。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哼哼唧唧、满腔怨念的文艺青年呢?在我看来,文学上最早可见的应该是风行于19世纪世界文坛的“世纪儿”们了,他们高傲顽强、苦闷彷徨、孤独忧郁、悲观病态,他们是拜伦笔下的“拜伦式英雄”,是俄国的“多余人”,更是鲁迅笔下的“孤独人”、郁达夫笔下的“零余者”。

他们的精神世界都是共通的,他们随着社会变革同生同亡,在悲惨的社会现实下,他们深感前途的渺茫无望,更是遭遇了严重的信仰危机,这是每个国家、每个时代都会有的,但他们的悲观有错吗?都说最积极的乐观主义者也是最消极的悲观主义者,就像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最热爱生活的人也会成为最不相信现实的人。

但这种悲观绝对不是看了几本书或电影就落几滴眼泪那么简单,这只是现象,而两者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看电影会哭的人不一定是文艺青年,文艺青年看电影也不一定就会哭得温婉凄凉。

所以,文艺青年是有悲观忧郁的,但不代表所有的文艺青年都悲观忧郁要死要活,文艺青年有时候看电影的确是会哭的,但不会有事没事非要挤出几滴眼泪来证明自己心有所动。

文艺青年不必为自己证明,所以还请吐槽者手下留情,看清了再喷。

与文艺青年相对的就是一群“伪文艺青年”了,他们也许看过几本郭敬明和安妮宝贝前期的一些小说,把言情剧里的经典台词奉为至理名言,活在自己的风花雪月里,把孤独忧郁非主流当成足以自傲的身份特征,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他们会尽力对外显示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极力表现自己是个感情异常细腻的文化人。

于是,比如在电影院里哭一哭啦,在星巴克里自拍一下啦,难得去一次书店就抱怨一下书店人好少呀,破天荒买了一本时下热门的畅销书还一定要拍个照发发朋友圈啦……诸如此类。说得难听点,装逼谁还不会啊!

所以啊,那些一边内心吐槽“这到底拍了个什么鸡巴玩意儿”,一边还要记台词发朋友圈的伪文艺青年们请手下留情吧,多看书少装逼,你不脸红我都脸红,最后,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标签:, , ,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