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桑梓与前程,的家乡动态之思

十一月 23rd, 2019  |  永利网站注册


要:《乡土中国》内容取自作者费孝通于20世纪40年代在大学的授课内容,是作者经过多年实地考察研究对乡土性的基层中国特征所做的高度概括与分析。作为论文集著,这本书在内容上理论性极强;作为面向大众的书籍,这本书又极具文学特色。本文将从书内容的两个方面入手,对作者著书方法、理据等进行评价。

我愿意把这不成熟的果实贡献给新的一代年轻人。——费孝通

郭俨

无论儒学还是费孝通先生,这些都是属于历史的,而我关心的是未来。——朱苏力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四川成都610000

   
朱苏力教授在费孝通先生诞辰100周年讲座上首先便提出:“费孝通先生是儒家衣钵,特别是董仲舒之前的早期儒家思想的真正继承者,是第一个用现代社会学概念阐释儒家对社会制度的建设的学者,是现当代社会学的大师与奠基人。”早期儒学所关注的重点问题应该是在生产力水平低,人口流动少,交通通信不便的社会条件下,主要靠血缘关系维系的小型农业社会的形成和秩序问题,这同时也是费孝通先生《乡土中国》的着眼点,来自于他对乡村社会的关怀。

《天水行政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年第2期122-124,共3页

   
费孝通先生不同于近现代新儒学单纯从美学、宗教、哲学、文学等角度研究与理解儒学的观点,而是扎根本土去做一些现实意义上的分析,他的著作是建立在对社会的观察上的生活逻辑与合理性分析。在《乡土中国》书中,他化身为“乡民”,将他在乡土社会中观察到的现象概括和凝练,他用的是朴实的语言,而不是我们惯性理解的学术著作就是一堆术语和引证。他在书中所表述,都是基于生活经验进行的分析,所以很多内容是一点即通,非常有启发性,这对一般读者来说也是容易接受的。在文字下乡篇章中,
费孝通先生为乡民们“解冤”,一改人们对乡下人“愚”的刻板印象。他指出这是城里人与乡下人之间知识的差别,即乡下人不会应付城市里的汽车,城里人不会应付乡下的动物。同时“乡下人的‘愚’是因为不识字”在逻辑上也不成立。“愚”是智力上的欠缺,他认为乡下人智力并没有什么问题,而是乡下人不识字比城里人少了一种与知识交流的方式。也就是说乡下人和城里人的差距,最多是说乡下人在城市生活所需的知识是不及城里人多。但是他对乡下多文盲现象进一步反思“乡下本来无需文字的眼睛?”。乡土社会的一个特点就是这个社会里的人是在熟人里长大的。他们在生活上互相合作的人都是天天见面的。在面对面的社会里,语言并不是唯一也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反而这事其他的交流方式的作用会被放大,“报名是因为我们不熟悉而用的,熟悉的人大可不必如此,足声、声气、甚至是气味”这些方式反而更有助于乡土社会的人的交流,是因为文字所能传达的情意是不完全的。

乡土社会 差异 社会变迁 动态观照

   
费孝通先生为乡民“解冤”的论述,有助于我们对乡民的理解,同时启发了我们要对以往“城市先进,乡村落后”的观念进行反思,对乡土社会进行再认识。从乡土社会“私的毛病”到差序格局的层层推理,并与西方团体格局的相比较重新认识了中国乡土社会的私的道德,并以此为基础分析了家族的形成。在伦理道德维系下的乡土社会是“礼治”社会,这与国家政治权力维持的法治不同,维持礼这种规范的是传统,而传统是来自于社会积累的经验。而在乡土社会,传统的影响力很大。这与现代社会的法治传统有很大区别。所以这也启发着我们思考“送法下乡”,是不是反而破坏了乡土社会的稳定?费孝通先生对乡土社会探究无关先进与落后,而是要发掘维系乡土社会的稳定性需要的这些特具的体系。他在书中的表述,立足的是乡土社会的特点,以乡土社会的语境和视角来解读乡民,这些都展现出了费孝通先生独到的眼界和敏锐的问题意识。

永利网站注册 1

永利网站注册,   
然而在书中费孝通先生不仅仅是为了主张他的观点,而是引导年轻人对未知的思考,对未来的探索,正如他在序言所言“我并不认为教师的任务是在传授已有的知识,这些学生们自己可以从书本上去学习,而主要是在引导学生敢于向未知的领域进军。作为教师的人就得带个头。至于攻关的结果是否获得了可靠的知识,那是另一个问题。”他希望把自己年轻时的那股冲劲展现给年轻人,引导他们进一步思考和对未来的展望。所以他说:“我愿意把这不成熟的果实贡献给新的一代年轻人。”

作为“他者”的乡土动态之思——评费孝通《乡土中国》.pdf

   
费孝通先生的观点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乡土社会的状况,此外,在这里我认为更重要是要掌握他立足于本土社会的问题意识。仅仅从概念或理念层面思考远不够,务实的思考和问题意识关注的是社会实践的后果和社会格局的变化。费孝通先生关注社会生活经验,见微知著,他关于未来社会基本问题的思考,是具有先锋性和前瞻性的,所以朱苏力教授会说“适应社会发展条件与国际学术竞争环境,费老的著作将可能成为未来社会生活的理论基石之一。”

   
看完《乡土中国》以及结合自己对费孝通先生的一点点了解。使我回想起同时也在反思着,正如叶圣陶先生在《怎样写作》一书中讲的,作文就是表达思想,是要有“原料”,同时也要“真诚”。“原料”是来自与对现实的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充实的生活。因此我要反思自己思考问题有没有像费孝通先生“立足于乡土社会”一样立足于问题对应的生活环境,有没有把握住朱苏力教授所指的“本土资源”,不让他们从自己的眼前溜走。“真诚”是来自于自己对问题的真正的关心,因此要反思自己的是否是真心用心在思考,有没有探求未知和展望未来的真心,从而向朱苏力教授致力于中国法理学未来发展的“理想主义”和费孝通先生关注社会未来发展问题的胸怀看齐。

相关文章

标签:,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