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治理冲突,上海滩五公司齐觅总经理

十一月 30th, 2019  |  财经

  今年以来,国内公募基金界以月均2位总经理离职的速度衍变。治理结构冲突论,被坊间评判为公募基金老总挂靴的重要动因。

  曹元

  文│机构投资  Institution Investment   黄梅

  2011年初夏,许小松没有选择和国联安续签合同,而是准备重返深圳,接替招商基金即将离职的成保良,担任后者总经理。

  这是基金业历史上最火爆的一次总经理离职,已确定和待确定的名单,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在许离开后,基金业已经呈现出史上总经理最短缺的时代。除了国联安需要寻找新一任的掌舵者,中海基金、国海富兰克林、友邦华泰、申万菱信都在通过猎头寻觅公司的总经理。并且这些公司寻找总经理的途径均是外部招聘,一时间,猎头公司分外忙碌。

  最新被爆出的是华泰柏瑞总经理陈国杰。

  “这些看似偶然的事件集中出现,其背后有种必然。”上海某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表示,这当中有职业经理人在业内的盛行,也有职业经理人制度躲不过的困境。

  消息传出时,陈国杰身在国外。“我在开会……”他压低声音,而后匆匆收线,不置可否。

  总经理的归宿

  据华泰柏瑞人士透露,按公司惯例,高管层连续任职时间“一般不超过两届”。到今年底,陈国杰在华泰柏瑞正好整整呆满六年、两届。

  三年前,许小松辞去南方基金副总一职,奔赴沪上走进了金茂大厦46楼——国联安基金,职位较之前荣升一级。在其任期中,国联安基金搬家一次,迁入星展银行大厦9楼。虽然公司租金较之前便宜,但是国联安基金的规模却在成长。2008年末,国联安资产规模52.2亿元,排名第49位;2010年末,国联安的规模增长到173.4亿元,名列61家基金公司第38位。

  若上述消息坐实,陈国杰将成为今年离职的第12位公募基金总经理。

  即便这样,合同三年到期后,许小松依然选择离开。从一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到另一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在此之前,国泰基金总经理金旭、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的总经理于华也走过同样的路。

  此前入列“总经理离职大名单”的,还有国联安许小松、招商基金成保良等。而在坊间风传的大名单中,易方达叶俊英、博时肖风、嘉实赵学军等人物赫然在列。

  每个行业都有个金字塔,基金行业也不例外。快到金字塔塔尖时,基金公司的总经理们才发现,高处不胜寒,由于没有股权激励,这些总经理在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三条路:换个公司、离开、继续向上爬。

  山雨欲来风满楼。

  走第一条路的总经理并不多,并且需要机缘巧合。

  公募界“人事飓风”已临城下!

  2006年,中铁信托入驻宝盈基金,金旭离职。她先是担任梅隆全球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2007年6月,原国泰基金总经理李春平奔赴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金旭接任,重新回到这个行业。金旭因在宝盈基金只担任了两年总经理,其对基金业的抱负尚未完成,国泰基金正好提供了这么一个平台。

  许、成“深沪对调”

  2008年11月份,大成基金股东变更,又恰逢大摩接掌巨田基金急需掌舵人,于是于华和大摩华鑫一拍即合。

  如果说谈及陈国杰的去留尚需时日,那么成保良、许小松的去职已成板上钉钉。这两位分别成为今年公募界第10位、第11位离职的人物。

  而许小松重回深圳也有各种机缘,一方面是招商基金总经理成保良正好离职,另一方面,许小松和国联安合同到期,而已是48岁的他也希望更多时间陪在亲人身边,此时他的亲人多在深圳。于是双方闪电达成协议。事实上,两周前,许小松和招商基金已经敲定相关事宜,但是国联安内部多数人均不清楚此事。

  后者将南下深圳,接替前者担任招商基金总经理职务;前者则将奔赴上海,筹备上海国际集团旗下的本外币产业投资基金——上海瑞力投资有限公司。

  而更多的基金公司总经理则选择离开了这个行业。比如成保良,即将前往上海瑞力投资有限公司做筹备人;还有奔赴私募的,如交银施罗德总经理莫泰山,出任重阳投资CEO;原上投摩根的总经理王鸿嫔选择回家享起了天伦之乐。

  巧合的是,近期,许小松人到深圳。“是来处理一些个人的事情、家里的事情。”他一再强调,此行与招商基金传言无关。

  “但更多的基金公司总经理在离开基金行业后,则不知去向,他们多是在任期间业绩做得不好的。”有基金公司副总表示。

  “两边股东会都还没开——其实还没最后定,更谈不上签订合同、确定南下深圳时间等步骤”。许小松说。

  如果愿意继续留在这个行业,又没有那么多机缘巧合选择新的平台的,摆在这些总经理面前还有另一条路,就是继续向上爬,目标直指更高的掌控力。

  据悉,6月15日,国联安将召开股东会议。许小松解释,这只是一次“例行股东会”。

  5月11日,嘉实基金发布公告称,王忠民因任期届满并退休,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总经理赵学军代任董事长职务。

  但有知情人士表示,此次股东会将主要讨论许小松的去职,以及新总经理选拔、任命等其他相关事项。

  或许用不了多久,易方达基金也会发布类似公告,业内也早已盛传,该公司董事长梁棠即将退休,现任总经理叶俊英接任董事长。

  从2008年至今,国联安管理资产的规模从50多亿增加到2011年一季度的185亿,逆势成长。可以说,许小松功不可没。

  “在没有股权激励的时代,赵学军和叶俊英开创了另一种总经理的归宿,人权事权财务都在手里,虽然不能实现股权,但也将自己和公司捆绑了起来。”有基金公司人士评论。

  而早在一个月前已确定离职的成保良,奔赴上海的行程迟迟未决。“我还在深圳,(去上海的)行程未定。”这位招商基金创始人、总经理表现得相当纠结。

  职业经理人的困境

  4月,《机构投资》南下深圳与成保良有过一次交流。当时他去意渐明,却仍处于犹豫的当口。

  但对于多数基金公司的总经理而言,赵学军、叶俊英模式难以复制。这两人都有相似点,就是对公司的把控力,两人均担任各自基金公司总经理超过10年。2000年10月,赵学军加盟嘉实基金,次年4月易方达基金公司成立,叶俊英担任老总至今。其次,两人的威信和成绩让股东也难以找出毛病。嘉实基金和易方达基金是紧随华夏基金后的两家基金公司,过去两年,这两家公司都在争行业老二的位置忙碌着。今年一季度末,易方达资产管理规模比嘉实多83亿元,超越嘉实基金,成为行业第二。

  “没想法”、“不知道”。对于新定位,成保良选择低调讷言。

  但是大多数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很难有以上两家公司的条件。不知从何时开始,基金业刮起了职业经理人之风,基金公司通过市场化手段招聘公司总裁。这让基金公司总经理的稳定性更加脆弱。2009年,华安基金和金鹰基金就曾大张旗鼓全球招聘总经理。

  成保良一贯内敛、低调。他兼具中西文化,是我国第一家合资基金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我国公募界化解中外股东摩擦的高手。

  事实上,如今大多数基金公司总经理都是由市场化招聘手段获得,一个个空降兵成为当今基金业的当家人。

  正因为此,早年招商基金在牌照、产品创新、业务拓展、风险控制等方面超越同期其他基金公司一大截。

永利网站平台,  这种现象在2006年以后非常明显。2006年以来,通过市场化手段招募职业经理人的基金公司,就有宝盈基金、富国基金、国联安基金、国泰基金、华安基金、华商基金、交银施罗德、金鹰基金、民生加银、大摩华鑫、浦银安盛、鹏华基金、融通基金、泰达宏利、信诚基金、中欧基金、银华基金等十多家基金公司采用职业经理人。

  2003年2季度,招商基金在当时的21家基金公司中,净值规模排名12。刚推出产品则获此业绩,在当年可谓风光无限。排在其后面的有融通、银华等。

  所谓职业经理人实际上就代理人制度,它的好处就是市场化,责任跟权利对等,直接对董事会负责。无论是人事上,商业决策上,有相当多符合基金业发展的市场化行为。这些行为最后便能体现在业绩上。比如国联安、华商基金、大摩华鑫、鹏华基金等都深受职业经理人带来的好处。公司业绩、规模等都有较大提升。

  但随着股东分歧日重、创业团队离析,招商基金未能坚守风光。2011年1季度,在已有数据的61家基金公司中,招商基金净值总值390亿元,规模排名第24。虽勉强跻身前1/3强,但悄然被银华等同期公司超越。

  但是,职业经理人也面临着问题,他们跟股权没有关系,稳定性比较差。基金公司和这些职业经理人往往签订的是3年、5年的协议,并详细规定了在任期间的工作要求。

  这是一张不温不火的成绩单。

  从2006年基金业掀起职业经理人之风至今,基金公司和这些职业经理人前述的劳动合同陆续到期,多数职业经理人选择离开原公司,许小松就属此例。这也是为什么如今有众多基金公司在寻找新的总经理。

  成保良东进,杀入上海;许小松南下,回归深圳。一南一北,两位大佬的运动曲线貌似互补,其实不然。

  此外,近期新基金公司重获扩张,也让基金公司互相挖角更为频繁。

  纵横公募圈近十年的成保良,就此遁离公募,去往产业基金;而前往招商基金“填空”的许小松,则给国联安留下一个新的“坑”。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市场化“故事”

  国联安现任副总经理王峰,被指为新任总经理的热门人选。

  “上面已经找他(王峰)谈过,结果还不清楚。”知情人士告诉《机构投资》。而王峰对此则不予回应。

  但又有一说认为,股东国泰君安有意安插自己的人。“国泰君安能人很多,通过正常遴选程序进入国联安,也未尝不可能,甚至因为来自股东推荐,在遴选中多少可享受优先待遇。”某接近股东层面的人士如是说。

  “新总经理不太会从内部提拔,应该也是由市场化招聘而来。”另一位消息灵通人士透露。

  2008年,国联安首次尝试市场化招聘,通过猎头找来许小松。

  “许小松在国联安内部推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是得到股东支持的。”前述接近股东层面的人士评价道。

  在国联安这几年,许小松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推行公司市场化,尤其团队。

  2008年,许小松从上投摩根、泰信基金分别挖来王峰和冯俊,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固定收益部总监;2009年底,从华宝兴业挖来魏东,担任投资总监;2010年底,从银河基金撬到王忠波,担任研究总监。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实干型人才,王峰更是被业内称为“第一营销”。“大家都是基于市场化而来,没有谁是因非市场化因素——如人际关系、裙带关系等进来的。”上述人士指出,“这使得整个团队比较稳定,即使老总更迭,但平台本身并没有变化,因此团队不会有问题”。

  该人士笑言:“换老总,有能力的人是不会心慌的,只有无能之人才心慌。”

  “不管是谁当老总,国联安市场化的方向不会变,这是股东支持的。”在接受《机构投资》采访时,国联安市场部强调“以公告为准”。

  半年中,除了国联安,还有国海富兰克林、申万菱信、中海、万家、长盛、金元比联、民生加银、华富、天弘、招商等在内的10家基金公司更换总经理(不包括华泰柏瑞)。

  这批公司中,当初以“市场化”名义进入公司的有民生加银张嘉宾、华富谢庆阳、申万菱信毛剑鸣、国联安许小松等4位,其余7位均来自股东派遣。此外,只有万家、华富、天弘3家为本土基金公司。

  “其实,这是基金公司市场化发展的必然结果之一。”沪上某资深基金人士指出,“尤其对外资公司而言,任期到期人员更替是很正常的。如果搞成‘世袭制’,那就违背市场化初衷了——股东肯定也不干。”

  “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公司,职业经理人的更替越不容易动摇公司稳定发展的基石。”前述人士强调。

  最大的幕后推手——治理冲突

  “你们应该好好写一写,写得深入一点,治理结构是个大问题。”一位重量级总经理言语中充满期待。

  今年以来,国内公募基金界以月均2位总经理离职的速度衍变。治理结构冲突论,被坊间评判为公募基金老总挂靴的重要动因。

  “总经理批量离职,暴露出这个行业公司内部治理结构的冲突已经非常严重。”资深基金人士指出,许多基金公司高管层在股东冲突之间煎熬,“炸药桶”爆炸是迟早的事情。

  成保良也曾对媒体坦承“招商最初曾面临(中外方股东)融合的问题,比如在投资理念上的争论,甚至还有人因理念不同而离开”。

  此外,申万菱信、长盛、金元比联、民生加银、浦银安盛等大批基金公司,曾程度深浅不同地纠结在股东矛盾中,发展受阻;甚至部分合资公司因此撕破了一纸“婚书”。

  即便是尚未触及“离婚”底线的公司,往往也面临貌合神离的险境。

  作为第一代基金公司总经理,成保良已做了出走的决定。当然,更多在行业内具有同样标杆地位的总经理仍在煎熬,其中不乏华夏基金范勇宏这样的领军人物。

  5月11日,嘉实基金发布公告称,王忠民因任期届满并退休,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总经理赵学军代任董事长职务。

  此消息立即被坊间解读为“赵学军从总经理转任董事长”的过渡契约。

  与此同时,更多爆炸性传闻充斥坊间。如易方达董事长梁棠将退休,总经理叶俊英将接任董事长;博时总经理肖风将去职某金融控股集团。

  “我看,老高(良玉)还在支撑;老范(勇宏)仍在博弈当中,结果怎样,难说。”华南某基金公司高管无比唏嘘。

  “时间已差不多了——第一代总经理该归隐、退休了。当然他们的归隐各有去向。”上述高管表示,“以赵学军和叶俊英为例,他们完成了公司的使命,并实现财富累积和权力的控制,在这个份上转任董事长,淡入幕后,这是非常成功的转型典范”。

  也有人认为,随着第一代总经理的渐行渐远,国内公募界的成长轨迹或将被改写;未来公募基金业将日益淡化高管层的“个人色彩”,个人与企业“划等号”的时代逐渐隐退。

  提及南下行程,许小松低调回应——“还早”。成保良亦然。

  “……走一步看一步”,是华南某基金公司副手级人物的观点。

  人心浮动。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 相关专题:

  • 基金高管换帅忙
标签:,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