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站

真是一个百看不厌的所在,少小离家老大回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

一月 4th, 2020  |  文学

《回乡偶书・其一》 中国论文网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几年常往广西北海跑。北部湾畔的那座小城,是我的家乡。记得1957年初到北京的时候,人问:“哪里人”,一说“北海”,人皆茫然,闻所未闻的样子。
随父母移居北京那年,我还不满8岁。当年那个8岁娃娃,现在早已被北京“同化”,我成了所谓的“京味儿作家”。当然我知道深浅,对这一“封号”老有点儿战战兢兢。唯一有信心的是,说“京片子”还是够格儿的。我的一位老�l到北京闯荡了好几年,至今那“儿”化韵,还拿捏不好。时不时就把“倍儿棒”那个“儿”,说的“字正腔圆”。
弄明白了北京话,还不算明白了北京人的“精气神儿”。北京人的“精气神儿”,在于他们的活法儿――宠辱不惊的处世哲学,有脸儿有面儿的精神优势,有滋有味儿的生活情致,自信满满的神侃戏说……
我在人民大学的大院儿里长大,其实离老北京还隔得很远。18岁到28岁之间,到京西挖煤,算是混到了京郊的底层,但对北京的了解,也边缘得很。那时忽然读到一本张次溪先生写的《人民首都的天桥》,感到震撼。
这本书是张次溪对旧京游艺场天桥的调查。它一一列举了近半个世纪的“天桥人物”――几代“天桥八大怪”和其他“撂地抠饼”的艺人们,它还记录下尽可能搜集到的相声段子和俚曲唱词,一首一首地读下来,仿佛能看到那人攒动百艺杂陈嬉笑怒骂的现场……这本书,引领我读到了“平民北京”的生活哲学。
30年后,我发现自己当年采访过的人物已经先后离去,曾经名满天桥的艺人“大狗熊”孙宝才、由我介绍为金庸先生表演过“叫卖”的臧鸿、给我讲过家史的“爆肚冯”第三代传人冯广聚……和他们一起消失的,是我曾经非常熟悉的那些胡同和大杂院。用一个北京“老姑奶奶”的说法,现如今城围儿里哪还有北京人呢?那些有滋有味儿的地方和有滋有味儿的人,仿佛一夜间没了影儿。
终我发现,只有回到北海,才能找到那种暌违已久的滋味。其实北海的变化也是吓人的。我欢喜的是,北海虽变,仍有许多足以唤醒内心波澜的东西留在那里。
“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我,已经不被看作是北海人了。在公共场所,好几次都听到当地服务员之间用北海话来喊话:“喂,给那桌的‘捞佬儿’上壶茶!”“捞佬儿”是北海人对北方人的统称。
人在故乡所感受的那种更深层次的得意,实在是很难一言以蔽之的。譬如那条老街,在我看来,真是一个百看不厌的所在。每次回去,我会到街口的一家咖啡馆喝杯咖啡,俨然要先品品“百年”的醇香。然后就站在当街,眺望那由近而远的、中西合璧的骑楼。曲曲折折的屋脊,在湛蓝的天空上勾勒出一对棱角起伏的线条,延伸向遥远的天际。除了大长假,一般的日子里,老街并不熙熙攘攘。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自拍或者被拍,有的则用塑料袋裹着刚出锅的虾饼,一边吃一边闲逛……而我,更愿意在夜半更深时走进这里,好像还能听见石板路上的木屐声和木栅的关门声。每走过一个路段,或想,这个骑楼底下,当年就住着我的外公外婆,或许现在还供着他们的遗像呢……走在这街上你不能不自恃优越,你自以为比所有“到此一游”的人都有滋有味儿,有故事!

永利网站平台 1

永利网站平台,原标题:北海老街中西合璧的混血儿,在我看来,真是一个百看不厌的所在

出门旅游看古城古镇古村古街,是许多人的选择。人们徜徉在这里,可以触摸历史,感受不同时代的风貌。

有人说游历许多地方,见识不少老街,却似过眼烟云。广西北海老街,这个中西合璧的混血儿,深刻他们脑际,果然,当我来到这里,真切感受

所谓古街,就是过去时代的街市。那是一个时代整体的历史遗迹,所以非常珍贵。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最古老的古街,基本是明清时代的建筑,明清以前,因为时代太久远,就无法保留下来。而能够保留古街的城镇或乡村,本身也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地方。

北海百年老街,蕴含有作为一个百年港口商埠城市的地方文化精髓,成为中国岭南直线最长、保存最为完整的老街之一。

看古街,最喜欢原滋原味。现在国内造了许多仿古一条街,没劲,就像喜欢鲜花的人看假花一样。由此看来,古街重在保持古味。古街很难保护下来,是天灾人祸造成的,而人祸是主要的。像西安、北京、南京这样的历史悠久的古都,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像样的古街很难幸存。反倒是偏远地区,远离战乱,小城小镇,容易保存下来,像湘西的凤凰古城,山西的平遥古城,贵州的镇远古城,云南的腾冲古城,云南大理古城,四川的黄龙古城,四川的阆中古城保存得都不错。

展开全文

北海老街,位于海城区珠海路。据传,珠海路,却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取街濒临古珠四海的意思,有还珠祥瑞之义。是北海最繁华的商业街区,店铺鳞次栉比。全长近三里路程,宽约9米,恰似一条悠长的琴弦,曾经弹奏出悦耳、优雅的弦律!

指缝太宽,时间太瘦。奔波的脚步像踩着风火轮,在季节的更替里瞬间就走过了几个轮回。原想,有些事,某些人在记忆的洪荒中已慢慢的淡出。殊不知,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还是又揭开了封存了几年的记忆。

行走在骑楼下,总想寻找一百多年前留下的传奇故事。我屏住呼吸,将自已安静下来,对着无语的老街发出了呼唤。另一度空间固执地沉默着,轻如叹息的微波都不肯回给我。不过我总是感觉它有一种特殊气息,仿佛在我所见不到的隐秘之中蕴藏着,它们请我去摘取,我却竭尽全力而无处觅得。这样的气息无数次的牵引我流连在老街,去一探究

北海之美,莫过于大海。各地之海皆类似,无非水清水浊之分。北海之特色,在于沙滩。北海的沙滩,和别处不同,沙细而白,阳光打过,有如银光点点,遂名银滩。

沿街两边墙面的窗顶,多为卷拱结构。卷拱外沿和窗柱顶端,有线条流畅,工艺精美的雕饰物;墙壁上端不同样式装饰和浮雕,构成了左右两组空中艺术雕塑长廊,颇有一定古罗马建筑风格与特色。不同的是,骑楼的花墙头,下部的长方形扁额构图与左右题写楹联的模式,以及建筑屋顶最高处,安放有龙和凤的吉祥物,无可掩饰的袒露出中国味儿。

站在当街,眺望那由近及远,中西合璧的骑楼。曲曲折折的屋脊,在湛蓝的天空下,勾勒出一对对棱角起伏的线条,延伸向遥远的天际。我深知,这种骑楼式建筑,非西方人独创。

这脱落的墙面,淡绿的湿苔,杂陈的铺面,与其他地方的建筑与陈设相比,不能不显得有点儿老气横秋,富有几份沧桑的容颜,北海老街,确实年迈也!然而,林林总总的店铺,南来北往的过客,熙熙攘攘的人流,夹杂着少许蓝眼高鼻的洋人,无不洋溢着一股股旺盛势头,增添出许多红火。那些越南红木栈、海鲜门市、古玩商铺、北海珍珠、地方特产以及传统小吃店,无不人头簇拥,令一些热衷于美食者,欲罢不能,乐不思蜀,流连忘返。

在我国南方,就早已有之,还有闽派和粤派之区分呢!北海老街,无异继承了粤派岭南建筑文化特色。因而,乃为中华民族灿烂文明的血液,东西方文化碰撞得一个美丽结晶罢了。

到老街漫步,是一种放松的享受,能感受到一种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围,那里的街、那里的楼、那里的人,还有家家户户门边晾晒的咸鱼干,不禁让你忘却是身处都市。
这里没有车水马龙的景象,老人们穿着拖鞋,摇着大蒲扇在门边乘凉,躺在凉椅上看报,或齐齐围着聊天或打麻将,他们眼睛里透着平静与安详,仿佛老街的一切都还和他们小时候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在一枝三角梅的指引下,从这里开始走进老街。

踩着的一块块石头,是前世的。往东,其实不是往东,在这老街中,视野失态,方向散乱,目光从这一刻开始应接不暇——从那一块砖,那一堵墙,那一幢看起好?

临街墙面部不同式样的装饰和浮雕形成了南北两组空中雕塑长廊。这些建筑临街的骑楼部分,既是道路向两侧的扩展又是铺面向外部的延伸,人们行走在骑楼下,既可遮风挡雨又可躲避烈日;骑楼的方形柱子粗重厚大,颇有古罗马建筑的风格。

我曾经设想,像现在有古街的城市,几百年后,能成为一个古街博物馆。在这座城市里,有明清一条街,民国一条街,建国初一条街,改革开放一条街,到那时,人们到这里将有走进时空隧道的感觉。这座城市肯定是世界无双的旅游城市。其实力价值和现实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

它会让你忘记尘世的烦恼和喧嚣,卸下全部的伪装,回到纯净朗朗的世界,重新鼓起生活的风帆。——这就是我所认识的老街了。

北海老街,留下过往昔多少印痕,又迎来无数新的重叠。人类的历史正就是如此,迎新送旧,代代不息。啊!北海老街,仿佛一幅幅耐人寻味的画卷,装裱过数不尽的历史短幁长轴;或者说,恍若一部音色纯正的陈旧留声机,正在谱颂出阵阵铿锵悦耳的旧曲新调啊

标签:, , ,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